【情天性海】(第七至八章)

+A -A

    《四个婚礼与一个葬礼》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乔老应该还没歇着,我赶紧打通了他的

    手机:「感谢乔老想得这么周到,跟您开会也多了去啦,没见过老大这么慷慨

    的哈,会议补贴都兴这么发的。」

    「你小子埋汰人还是葫芦里卖药呢?说明白了发生了啥事?」

    我赶紧把信封里一万块的事说了:「我在老地方竹林茶楼等您,我要向您投

    案自首,您可一定要来啊,我胆小。」

    我与乔总前脚后踵地来到竹林茶楼,在大厅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大厅内

    还有三三两两的地或者长牌的牌桌没散。这里的服务员妹儿都是老熟人了,直

    接将一壶龙井端了上来。

    「看来这个仇老来者不善啊。」乔总一脸严肃看着我说到,我只在报每

    个月发工资的时候见过这种表情,我知道,乔总这是真的严肃了。

    「你搁下电话,我就打电话问了办公室的小吴,她说她给资料装袋的时候,

    江胜集团一个姓刀的先生来过又装了些他们公司的资料进去。」

    「就是说所有的评委都被收买了?」我揣摩着,「那样说来,他是想比赛结

    果按他的意思来咯?」

    「逻辑上说只能这样分析了。唉,就是那帮模特妹儿当中,还真的猜不出是

    谁,个个都如花似玉的。」就着龙井,乔总把那如花似玉四个字说得兴味绵长。

    「这事我就不掺了,钱我带来了,我上交给您,等于也是上交组织哈。」

    我把信封撂在桌上。

    「你把钱撂我这儿想害我啊?我还是国家干部哈,你小子是想纪委找我喝茶

    还是咋的?」乔总示意我把信封收好,「先看看动静再议,万一仇老只是图个

    高兴,其他也并不图个啥呢?」

    不图个啥?钱多得发着玩儿啊?

    第二天晚上,宁卉依然下班不能按时家,她打电话来说要跟王总去机场接

    站,外方资者的老大要从英国来考察项目的作情况。

    又是王总咯!

    我在电话里调侃起来:「看这架势,你们王总是要把我老婆弄成私人秘书了

    哈。」

    「也不是啦,其实昨晚王总请银行行长本来没意思让我去的,是郑总自作的

    张,今天听说他为这事还被王总尅了一顿呢。今天嘛,我去就是当当翻译了。

    不会太晚的,飞机八点就会到。」

    突然,我意识到我刚才那句调侃的话里诡异地同时出现了以下词汇:王总、

    我老婆、弄……我的汗立马就下来了。我他妈的这是怎么了?我已经弄不清它们

    的出现到底是下意识还是他妈的上意识,我只是感到体内蛇信般的火苗又开始炙

    炙冒着了。

    王总的黑奔姿态优雅地停靠在机场新建成的国际航站楼旁,坐在后座的宁卉

    与王总下车后,司机,就是昨晚为宁卉打开车门的那位矫健的男子,将车开去了

    停车场。宁卉很快就从接机大厅显示屏的航班信息上,看到他们所接的航班晚点

    了,晚了一个多小时。没人会毛病到对航班任何形式的晚点高兴,但也许那晚的

    王总除外。

    「那我们去喝点咖啡吧?」王总的提议多么的顺理成章。

    在机场咖啡厅,宁卉要了杯卡布奇诺,王总却只点了杯茶。

    「小宁老家是哪儿的啊?」王总很和善的跟宁卉要拉家常的意思。

    这领导要跟下属拉上家常了,不是关心就是没安好心呐。

    「我老家是湖南的。不过听我父亲说祖上好几辈前就到这里来了。」宁卉呷

    了一口卡布奇洛,微笑着说到,比平日职业性的微笑中多了一份自然与生动。

    「小宁英语很不错啊,我经常看到你办公桌上有很多原的英文书籍,我喜

    欢年轻人上进爱学习,好习惯啊。」恭维女生永远没得错,王总接着来:「听说

    小宁舞跳得很棒的,今年单位春节联欢会的时候,你一个自编的独舞把全场都给

    震住了是吧,可惜那时我还没来公司啊。」

    那是我老婆还没亮出绝招呐,不然地球都hold得住!

    「没有了,我只是从小喜欢跳吧,我妈说我小时候好动。」到现在宁卉言语

    还不多,基本属于问啥答啥。

    「恩,舞蹈是用身体去表达一种思想与情绪。」呷,这不也奔着文艺范的路

    子去的嘛,王总不知道宁卉男人就是文艺老青年呐,已经使过这招了哦,您这是

    要干嘛呢?按辈分,王总得属于文艺老老……老青年了吧,「舞蹈最早应该起源

    于先人祭祀,就是用来呼风唤雨、驱神逐鬼的,俗称的跳大神了。」

    「哈哈哈,平时王总挺严肃的,看着都有点怕怕的感觉,没想到王总还挺逗

    的哈。」宁卉的微笑也开始升级了,银铃般的咯咯到。

    完了完了,这茬算是真的接上了。老婆啊老婆,你怎么斗得过这样的老江湖

    哦。

    「听说王总参加过战斗咧,是吧?」

    宁卉告诉过我,她问别人问题的时候,眼睛总会盯着人家的脸,我不知道这

    时候王总如何来抵挡宁卉那双迷人的上弯月。

    王总倒把目光穿越了宁卉的肩,落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宁卉告诉我,听

    到她这样问,足足有两分钟,王总如雕塑般定在那里,纹丝不动。

    「是啊,我参加过。那是79年了,你还没出生呢。」王总过了许久才缓缓

    地说到。「战争很残酷啊。」

    宁卉看王总很痛苦的样子,都不敢往下问了。

    不过接下来,王总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为了缓和气氛,有选择性地给

    宁卉讲了一些当兵时候的故事,就是说,他有意把战争中血腥的东西隐去了。作

    为一个参加过那场残酷的边境战争的侦察兵,撂现在就叫特种兵了吧,王总的故

    事,对一个宁卉这样骨头反着长的女孩该有多大的吸引力。任何女孩子,都有崇

    拜英雄的情结的。

    反正宁卉听入迷了。当王总告诉她,他与他的侦察班的战友们在战斗打响前

    足足在敌人阵地前埋伏了24个小时时,宁卉惊呼起来:「哇,这里才是真的潜

    伏啊,比余则成的帅多了!」

    宁卉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当她洗完澡,穿着睡衣进到卧室,见

    我坐在电脑旁,便过来从后面温柔地搂着我,乳房软软地贴着我的背:「老公看

    啥呢?」

    「恩,我要特别推荐给你一部电影的桥段。」我手指着电脑里放着的视频,

    「听说过这部电影吧?《四个婚礼与一个葬礼》。」

    「知道啊,休。格兰特和麦克道威尔演得啦,你告诉我你好喜欢麦克道威尔

    的呢,说我的眼睛像她,上弯月上弯月的。不过我也喜欢休。」宁卉的脸也贴了

    到我的脸上来,我就喜欢她这个粘劲。

    「里面有个桥段太经典了。」我接着把电影故事的大概讲给了宁卉听。「在

    男女人公互相明白了爱上了对方的时候,麦克道威尔给休讲她以前的情史,一

    个一个的数数来着呢,第一个初恋、第二个是什么、第三个、第四个这样的数下

    去,一直数到了三十多个啊,搞得休这小子一愣一愣的,太逗了。」

    「三……三十多个啊?」宁卉也张大了嘴巴。

    「是啊,三十多个,我把这段放给你看啊。」我赶紧调整视频时间到电影的

    那一桥段。接着我反身把宁卉拉过来抱在我的怀里坐着。

    电影里,麦克道威尔开始这样逗休。格兰特了:

    「The first ne……f curse,nt easily ftten,was kind f nice

    (第一个,不是那么容易忘的,很美好)」

    「Tw:hairy back(第二个,背上长着毛毛)」

    「 was n my birthday,in my parents rm(第六个是在我的生日那

    天,在我父母房间里)」

    「Which birthday?(那一年生日)」

    「- 7th。」

    休接着嘀咕到,这才数到十七岁啊。宁卉笑了:「惨了惨了,才十七岁啊就

    五个手指头不够数了,数到现在休怕是要撞墙了吧。」

    「Nine:against afence.very unfrtable.Dnt try it.(第九个,

    是在栅栏上做的。非常不舒服,可别想着去尝试了)」

    「Ten was geus.Just heaven,just……(第十个非常迷人,天堂般的

    感觉)」

    「I hate him.。(我恨他)」这是休。格兰特说的,宁卉听到这儿哈哈大

    笑起来,说你太可怜了休。我紧紧搂着宁卉,手开始抚摸着她的浴后嫩滑滴滴的

    身子,宁卉把我的手顺势放在赤裸的乳房上,乳头有些许硬翘起来。

    「Twelven thrugh sevehe uy years.(第十二个到十七

    个,是在大学的时候)

    「Eighteen brke my heart.Years f year ning(第十八的个让我心碎,

    悲伤了很多年)」

    「Twenty……Oh,my Gd,I t believe Ive reached2(第二十个,

    我都不相信我这才到二十啊」

    「Twenty-ne:elephant tngue(第二十一个,大舌头)」

    「Twenty-tw kept falling sleep.That was my first year in England

    (第二十二的个,做着做着就睡着了,那是我第一年到英国。」

    「哈哈哈,太衰了哈,这么个美女,还是男人啊,都能做睡着啊?」宁卉的

    手开始找我的宝贝了,「老公啊,你会不会跟我做着就睡着呢?」

    「鸡鸡在逼逼里睡觉倒是挺舒服的嘛。」我的言语配着我的手也开始行动

    了,我的手伸进宁卉的内裤里,撩动着她的阴毛。

    「哼,试试看,它进了我逼逼,我就不相信还能睡得着?」宁卉也撩我没商

    量。

    「Twenty-three.and 24 tgether(第二十三个跟第二十四个,一起做

    的)」

    「哇,老公啊!」宁卉的双腿突然紧紧夹着我的手,「她同时跟两个人也,

    这叫……什么来着?」

    「这叫三人行啊,老外就是开放啊。」我的手从盛密的阴毛往下,那里已经

    小溪潺潺了。我的手便饥渴地沐浴在那温润的湿中。

    「Twenty-seven.Nw that was a mistake(第二十七个,现在看来是个错

    误)」

    「But Spencer ged my mind,thats 28(但斯宾塞改变我的想法,

    他是第二十八个)」

    「His father,29(他老爸,是第二十九个)」

    「哇,老公啊!」宁卉身子在麦克道威尔那意乱情迷情史的数数和我的撩拨

    下已经彻底瘫软了,下面已经洪水泛滥。「她……她还老少通吃也。」

    宁卉的身子坐在我身上,我的鸡巴也在和她屁屁的扭动研磨中硬挺起来,当

    这一软一硬相遇,神仙也挡不住要发生啥了。我直接粗鲁地剥去了宁卉的内裤,

    让我的鸡巴直耸着插进了她已经湿滑不堪的阴道里。宁卉坐在我的鸡巴上也配

    地扭动起来。

    「嗯……啊……啊……」宁卉开始娇吟。

    麦克道威尔的情史还没数完。

    「Thirty-tw was lvely(第三十二个很可爱)」

    「And then my fiahats 33。(我的未婚夫,是第三十三个)」

    接着休问她,那他是第几个?麦克道威尔说他是就第三十二个!

    「啊……啊……老公啊……她把情史讲得这么美啊……女人原来可以给他的

    爱人这么讲情史咯……我看到麦克道威尔在数数的时候表情好迷人呐……」

    「是啊,这么多男人滋润她,能不迷人啊?」我的鸡巴加了把力插了几下。

    「啊……啊……老公啊……好舒服……」宁卉动地将屁股耸动着,每次耸

    动都没到了我的鸡巴的根部。

    我蛇信般的火苗已经不是炙炙冒着了,在熊熊燃烧着了:「老婆对不起啊,

    人家都三十多个男人啊,你跟结我婚前都没有啊,老公要……要补偿你,老婆我

    也要让你享受到这么多男人好不好?我要让我的老婆做这世界上最快乐最幸福的

    女人。我爱你老婆!」

    「嗯……啊……」宁卉的叫声狂乱起来,不知道是说好还是不好。

    「我要补偿你,让你跟别的男人,我要让你快乐,做世界上最快乐的女人,

    我也要你有一天像他们那样数数,好不好老婆,好不好老婆!」我一下子完全不

    知道身在何处,蛇信般的火苗现在已经把我整个身体完全燃烧。

    「好不好老婆,答我老婆,好不好啊?」

    「啊……啊……好的老公……好的我给你数数……我要起来了……我听你我

    跟别的男人……我要起来了……啊……Im ing……」宁卉全身的重量死死地

    贴在我同时爆发的鸡巴上,高潮了。

    那一刻我俩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疯狂的公兽与母兽!

    当我们从疯狂的兽类变了人间,我搂着宁卉躺在床上温柔地安抚她睡去,

    我吻了吻她的胳膊,想起什么似的说到:「老婆,刚才你好疯狂也,坐在我鸡鸡

    上,差点都扭断了哦。」

    「呵呵,我有这么疯狂啊?」宁卉撒娇地看着我,「这个麦克道威尔也是个

    大侠啊,老外真的活得好自在。」

    「你也可以啊,老婆啊,老公要补偿你,你答应我的,要跟别的男人的哦,

    哪天也要跟我这样数数,老公希望到时数它个天昏地暗,像天上的星星数也数不

    完啦。」

    我还在期待着什么激动人心的答时,却见宁卉被子里就一脚朝着我踹来,

    「去你的!我答.BZ.Wang应什么了?你脑子有病啊,让老婆跟别的男人!宁煮夫,你可听

    好了,我什么也没说也没答应,别一天想歪脑筋!」

    说完被子一蒙,扭头便睡去,丢下我在那儿愣愣地半天没过神来,十分委

    屈,老婆啊,你以为这个桥段是个人都想得出来啊,末了还要给我一脚。

    女人真他奶奶的口是心非,不知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第八章  初识洛小燕

    看来老婆这段时间真是太疲倦了,刚才的高潮又如此强烈,被子蒙着头不一

    会便沉沉睡去。但她高潮前后,天地两番的表态却让我兴意阑珊,无法入眠。

    我起来打开电脑,打算整理下我刚刚完成的一个长篇小说的初稿,从构思、

    动笔到初稿落成,足足已经两年过去。

    书是关于这座城市历史的,一个有着三千年历史的城市,不能没有属于自己

    的宏大叙事,奇怪的是,我发现关于这种城市的话本却真的只有龙门阵般的市井

    典故与只言片语,一阵慨慷的豪气从胆边而生,我便要做了那个吃螃蟹者。

    期间纵然有万壑千山的辛苦,但写作有时如同中了毒的瘾,欲罢不能般的,

    一万字的大部头竟然在自己的指尖俄然而就。

    但今晚,我的思绪始终进入不到自己构筑的那恢弘上下三千年,风雨江山八

    千里的世界里。我脑海里,满是宁卉八爪鱼般在拧在我身上,淫雨翻飞地高潮时

    候的呼喊:「老公,我答应你跟别的男人……」

    我承认这正是我期待的答!但当宁卉,我的老婆,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女

    人,扭动着万般妩媚的身体,在赤裸相裎的肉与肉的碰撞中,用滚烫的阴道近乎

    疯狂地绞着自己铁棍般的尘柄,狂乱地呼喊出这样的话语时,我感到一种前所

    未有的震撼的力量从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爆发开来。

    一粒粒罂粟般艳丽的花朵伴随着荼毒般的快感在自己体内猎猎盛开,让自己

    的灵魂,在那一刻托付着一切可以相触到的肌肤、一切可以产生快乐的器官、在

    我深入骨髓般的对这个女人的一切的迷恋与爱情中,在空中升腾,幻化而去。

    为什么?会有这般荼毒的快乐?幻化中灵魂看到的天空竟是万花筒般的美丽

    与迷离?

    固然这世间的爱情可以专心所属、天荒地老,但上帝造物又为何要捏拿出万

    千不同的凡胎肉体,和人与人性格不同的细差迥异的可爱妙处?当性将这种千差

    万别联系起来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一样的快乐?

    我是男人、爷们,我不能代替女人答这个问题,但在我看来,对于男人来

    说,那种关了灯脱光了的女人都一样的观点见他妈的鬼去吧!

    你关了灯,你总不能关了我鸡巴插入到不同阴道里给你的润湿不一、肉紧或

    肉松的感觉,你总不能关了我的耳朵去听不同的女人在奔向高潮时候的高唱或者

    浅吟,你给我找到世间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我就相信所有女人的高潮都是一

    样的,或者相信她在你身下高潮给你的感受与快乐也是一样的!

    性于男人而言,最快乐不是射精,而是怎样去射精,不然你用你自个的手撸

    撸鸡巴得了,要女人的身子来作甚?

    我鸡巴最不了然那种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让所谓自己的老婆在家

    里为你守贞卫节的男人,太他妈猥琐了这,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男人啊,

    你他妈这样就是一烂人!

    为什么男人就可以!女人就不可以?

    宁卉的呼喊让我相信了,这世间的男女的人性是相通的。

    那天曾眉媚不也跟皮实在宾馆「喝茶」完了晚上照旧跟其未婚夫其乐融融地

    夫妻双双把家还了?你要是真跟这事叫着真地急了,说不定那未婚夫就永远当不

    成已婚夫了。宁卉心是我的,但身体是她自己的,才二十二岁就跟了我,这么如

    花似玉的尤物般的人儿,凭什么你自封一个宁煮夫就把人家美妙的身体能蕴藏与

    创造出的无限可能性的快乐给扼住了?

    哈哈。

    这一漫天漫地的思绪让我立马释然开来。我终于知道这段时间我纠结中的体

    内那时时窜出来的蛇信般的火苗是有来处的,这个来由在我看来十分温暖并且透

    着人性的光辉。

    我决定了,我一定要让我的老婆,我最心爱的女人,我的卉儿,做这世界上

    最幸福,哦,也许是最性福的女人。因为我爱她,所以我要让她快乐。

    然后,我快乐地关上电脑,爬到睡熟的宁卉身旁,温柔地吻了个她的光滑的

    脸颊,心里无比深情喃喃到:「我真的爱你,亲爱的老婆。」

    那一刻,我无比释然。

    第二天一大早,我依旧早早起来将早餐弄好端在宁卉的床前,心意恋恋地看

    她享受完它,拾缀停当出门而去。出门时宁卉调皮地挂在我身上要给我个例行的

    深吻,但我有意敷衍过去,宁卉有些诧异地瞪了我一眼,但要赶去上班也没问什

    么,便急忙出得门去。

    我故意的。

    然后我例行的睡了个笼觉,直到手机响起来把我吵醒,皮实的。

    「我不是差你顿伙食嘛,晚上出不出得来嘛?要不要我去跟嫂子请个假?」

    「哈,老子啥时候出门要请假了?」兄伙面前,这个面子是必然要撑的。

    跟皮实都喝了快二十年酒了,照例的路边大排档,一盘炒田螺,一盘水煮青

    蛙,若干碟凉拌豇豆、苦瓜什么的,然后这个城市几十年牌子的老啤酒。我他妈

    的好多美好青春年华就这么地消耗在马路边了。

    老娘见着我们赶紧上前来打招呼:「哟,老顾啊,好久不见了嘛,哪儿

    发财了去?」

    「嘿嘿,一些天不见老娘哪里都见长了嘛。」皮实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的

    衣服都快要兜不住的胸部看。

    「哈哈哈,老真会开玩笑,就是钱包不见长啊。」老娘笑起来整个身子

    都颤巍巍的,掀起的气浪都快掀到马路对面了。

    当老娘肉墩墩的屁股一甩一甩地,动态十足地走了,皮实谗眼地目送了一

    阵气浪掀掀的屁股。转个头来对我说:「我打赌,这个娘们今天刚干过。」

    「何以见得?」

    「你没看到她的神态,眼闭眼闭的,说话嗲得很。」皮实诡笑到。

    「你他妈的啥子逻辑?你是觉得大家一天到晚都像你没正事干?」我算服了

    皮实这小子。

    「不是,你没看到她脸还红彤红彤的哈。」皮实打开两瓶啤酒,递了一瓶给

    我。

    「啊?你还提醒了我,那天曾眉媚从喜地酒店过来就是个这个样子哈。」我

    倒满了一杯,跟皮实碰了个响,然后一饮而尽,「你崽儿艳福不浅啊!」

    皮实像是在味,咂咂嘴边的酒星子,半天憋着一句话来:「曾眉媚这样的

    女人,搞一少活十年都愿意!」

    「你小子就这点出息。」我们对端了第二杯,「你崽儿怎么泡上她的?按理

    你这熊样人家不撂你才对?」我跟皮实说话用词从来就刻毒之极。

    「哈哈哈,这个你不会了吧?」皮实卷起衣服袖子,摆了个健美操的动作,

    「看到没?肌肉,肌肉!咱靠的是爷们的力量。」

    还别说,皮实那胳膊上还真鼓起点肌肉的模样。

    「这个他妈的体力活,要干好也不容易啊,又费马达又费电的,身体是本钱

    啊。」皮实就要来干第三杯了,这是我们的规矩,先连着干三杯再说。「我练得

    苦啊,健身房我是一周七练,我不像你一大才子,只好走猛男路线了。」

    「你健身就是为了泡妞?」我哭笑不得。

    「还别说,还真的有效果,那天算是把曾眉媚弄舒服了。从下午两点到五点

    多,我们都没停过。这娘们一碰就出水,一动就来。她都记不得来了好多次,开

    始还遭我弄得叫唤得呼天抢地的,后来气息都接不上了哈。老子也连着扣了三扳

    手。」皮实直讲得眉飞色舞,那眼神如狼,如果曾眉媚在,估计得把她活吃了。

    对于我这样因为写作,形象思维需要异常发达的人,言语所到之处,犹如栩

    栩如生的画面过尔,画面如这嗲死人不偿命的曾眉媚如何在男人身下莺啼婉转,

    扭动的娇躯如何白浪翻滚,实在是怎么也躲不过去的。

    我忍不住大呷了口冰凉的啤酒试图去平衡下体内的因为那淫艳的画面制造的

    燥热,「你娃说起黄书来还有点生动也。赶哪天电台开个频道去。」

    「哈哈哈,没个身临其境还说不出来哈。」皮实依旧亢奋异常,「不过,曾

    眉媚这娘们还算有点良心,喜地这种腐败酒店是他妈的咱们老姓住的地吗?曾

    眉媚说下次就不一定要求去喜地了,这次只是要看看我的诚意。下次嘛只要档次

    不太差的酒店就行了,只不过她让我不要动跟她联系,她说会找我的。」

    我忍了忍,没告诉皮实曾未婚夫的事,只是说:「那你注意点就行了,这种

    女人你是娶不去的。」

    「这个,我明白。」皮实点点头,「做她的男人,估计可以开家店铺专卖绿

    帽子了哈。」

    「恩……曾……」我小声的嘀咕着,我憋着个事要问,但终于没问出来,我

    知道,还差酒。

    接着我跟皮实各自六七瓶啤酒下肚了,我有些晕乎乎的,借着酒劲,我知道

    我不问,今天晚上我他妈睡不着觉的。

    「告……诉我,曾眉媚……下面的毛?」

    皮实立刻明白了,眼睛滴溜溜地看着我:「哈哈哈,老子明白你那点阴毛控

    的见不得人的癖好。那可是极品啊,细卷细卷的,稀稀疏疏,像老外的毛毛,不

    是纯黑的,摸上去手感那个叫他妈的舒服!」

    啊,我一声叹息,闭上眼,脑海直奔那细卷细卷的毛毛而去,它们该是怎样

    吊挂在那一壁炫白耀眼的酮体上,散发着淫荡的芬芳?

    我裤子里的鸡巴,直了。

    好久没去报了,这天我说到报去现哈身,让乔老知道我其实是多么的

    以报为家的。正好,乔总还真有事找我。

    「我们报有个地产客户,他们一个楼盘的会所今晚要举行个法拉利的鉴车

    会,都是些吃饱撑得慌的有钱人在那里显摆,说要让我们报去个代表顺便帮他

    们吹捧几句,你就带个摄影记者今晚去溜达一下吧,省顿饭不说,打打望,要

    看看车模,顺便鉴个车,然后你就随便比划几句应付下得了。据说今天都是请的

    顶级车模来的哦。」

    我心想好事啊,就领命去了。

    这种场,真正的车车发烧友和应付场面的来客应该各占一半,我嘛大致算

    介乎于两者之间吧。

    会所的装修竭尽豪华之能事,富丽堂皇的厅堂摆着几辆不同款式的法拉利,

    据我一个酷爱飙车的朋友说,那种速度飞翔的快感超过了跟女人做爱。我他妈的

    不明白了,就算这法拉利再靓车,骑着有骑着女人舒服?

    我一向行低调之风,但来宾好多都跟我很熟似的来跟我打招呼,他妈的好多

    我都不认识,叫不出名字,就一个一个挨着发片子应付着。

    倒是突然看到几个老外,是我认识了好久的朋友,因为我时不时地会到几家

    老外经常聚集的酒吧里去,要是想练练口语了,免得长时间不用英语生锈了。

    我便热情过去招呼着,哇啦哇里跟这群黄毛们咋呼着。正好,我们站在一辆法拉

    利的旁边。

    突然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窜过来,拉着我的衣角,十分可爱的童声对我说

    道:「叔叔,我想在这里照张像,想照着模特阿姨,你跟这群外国叔叔正好挡着

    了,能不能借个地啊?」

    我哈哈大笑:「好啊!」然后下意识的头一望,我生生地怔住在那里。

    「洛……」我嘴里嗫嚅着,「洛……小燕!」

    一袭白色的深V长裙,衬着小麦色的,在华灯下微微泛亮的肌肤,一边肩带

    上的挽结犹如美丽的蝴蝶在守望着那一陇金华灿灿的麦田。

    眼里含水,鼻端挺拔,嘴角依旧是不易察觉的上扬着,让轮廓精致的脸庞顷

    刻间丽气逼人,只是发型变成了犹犹过耳的短发,让整个人更加高挑灵动。

    洛小燕好像明白了我怔在那里看她,微微颔首算是对我的应,以为我又是

    一个希望跟她影的粉丝?

    我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悸动,在那三十个模特当中,洛小燕是唯一能让

    我从内心感到美丽的。其实,照片上的她传达出来的形象损失了很多信息:比如

    那种璀璀夺目的女性光彩,那种落拓朗朗的气质,虽然,你依旧察觉得到她脸上

    有种挥之不去的忧伤。

    我想了解,这三十分之一概率的忧伤。我想最大可能地多了解人,因为我码

    字的职业决定我必须这样做。尽管我承认,洛小燕的有种特别的魅力深深吸引了

    我。

    我赶紧找到办方,问了今晚模特演出的安排。一个值场经理善解人意的把

    我引到了模特休息室旁,末了还叫服务生端给我一杯咖啡。

    他妈的这服务,我必须得好好写写的。

    我在休息室旁转悠着一杯咖啡的功夫,洛小燕步态优美地从大厅款款过来。

    我直接迎上前去,微笑:「你是洛小燕?」

    洛小燕怔了会,很礼貌地应我:「是啊,请问先生?」

    「哦,我是这次市里模特大赛作媒体报的,我看了你的参赛资料。」我

    赶紧掏出名片。

    「啊,您就是大名鼎鼎的南先生啊,他们说宁煮夫也是您的笔名?你的专栏

    我挺喜欢看的,您文章写得好逗的。」洛小燕的声音真像只燕子的。

    「哈哈,是吗?」我不知是装谦虚还是真谦虚地说到,「都是瞎掰的。」

    「瞎掰就这么厉害啊?」洛小燕大方地伸出了手。

    我有些手忙脚乱,洛小燕的手形骨节优美,一水的流线型。

    「我这会还要忙着去赶场呢,非常高兴认识您。」洛小燕说到,俯视着我。

    那一刻的场面我感到突然十分地滑稽,我必须得仰望才能看清洛小燕轮廓分

    明的脸庞,更不用说要去她的目光。

    一个男人,这时候却被女人俯视着。我试了下,如果我俯视过去,正好看到

    那肩带上的蝴蝶般的挽结,那朵麦田守望者。

    敝人一米七五,不矮了啊。

    当洛小燕快要进去休息室的当儿,她突然转过身来叫着正欲离开的我:「南

    先生,刚才我看见您跟一群老外在那谈笑风生的,您一定英语很棒,模特比赛不

    是有一个英语问答环节吗?什么时候您方便给我辅导下英语好吗?」

    我有拒绝的理由吗?有,他妈的太多理由必须拒绝,但我没有:「没问题,

    随时call我。」我做了个打电话状。

    洛小燕莞尔一笑,终于转过身一溜烟进入休息室。

   个谜底揭开了,洛小燕会笑的。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少妇夏禾【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艳母淫臀(非绿版)翁媳乱情新婚豪乳老师刘艳短篇合集潜轨者善良的美艳教师妻母上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