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十章:较量开始)

+A -A

    较量开始

    那晚那出龙门客栈之英雄救美错了,美救英雄真他妈的太刺激了,也许

    前世我就是一行侠仗义,呼啸江湖的大侠,我老婆便是那龙门客栈里外三里闻

    名的风骚蚀骨的老娘金香玉了,你不看金香玉……扮演者张曼玉那双专为男人

    而生的狐眼,不也上弯月上弯月的嘛。

    何时才能梦龙门?

    这天宁卉家把封行长的饭局和郑总找她的事一股脑儿的给我都说了。

    我立马气从胆边生,身上的所有窍都生起烟来,飞起的唾沫星在空中像盛开

    的烟花:「NND,这也太腐败了嘛,这不是赤裸裸的劫色是啥子?龟儿子以为

    他是谁,跟我老婆耍流氓,看老子不跟他血拼了!」我手挥舞着就要伸向背上去

    取刀,才想起我背上那个刀鞘是没有刀的。

    「唉唉,看你急的老公,你老婆不是还没被怎么着,完好无损的在你跟前的

    啦。」

    宁卉倒拉着我安慰到,看着我手舞足蹈的样子竟扑哧笑了起来。

    「你还笑得出口,敢情要被怎么着了我才急?这些个腐败分子地老财们就

    知道惦记姓家的白毛女,他妈的给谁占便宜也不能给这帮王八犊子们占了!」

    我斩钉截铁地说到。

    话音刚落,耳朵便被宁卉的手拧了个麻花状,「说什么了你,你想让谁占你

    老婆便宜啊,好像谁占你老婆便宜你就忒得劲了你哈!」

    「哎哟,老婆松手,我的意思绝不能让黄世仁们占了便宜啊,白毛女跟大春

    那是自由恋爱哈!」我赶紧认错到。

    「这还差不多啊。」宁卉的手松开来了,心疼地摸了摸我的耳朵,撒娇到:

    「没拧疼吧大春哥哥。」

    「但是如果必然非得要被占便宜的话,俺还是建议这便宜就让劳动人民占了

    吧。」我一脸坏笑。

    宁卉知道上当了,捏起粉拳便捶到胳臂上来,「什么乱七八糟的越说越来劲

    了哈,我就知道你那一肚子的坏心思!」

    「知道我啥坏心思啦?」我莫名地兴奋着。

    宁卉眨巴着眼睛看着我:「别闹了老公,说正事,我该怎么办啊?我今天差

    点都写辞职报告了。」

    我又莫名地怅然着,怎么就不往下说坏心思这事了呢。

    不过封行长耍流氓以及意图不轨这事果真还得好好理落一下!这么下去,这

    工作环境也他妈的太恶劣了,原来我老婆趟的也是个凶江恶湖,险滩纵横呐。

    宁卉垂下眼睑沉默起来,我也做思状。

    半晌,但见我们突然异口同声地开了口,竟然吐出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字来:

    「王……总。」

    原来我想说的是:「王……总,知道不知道这事?」

    宁卉想说的是:「王……总,这些天出国考察去了,我在琢磨着要不要告诉

    他这个事。」

    奶奶的,像王总跟救星,找到了那个芝麻芝麻开门的密码似的。

    我跟宁卉那一刻的目光相触,我感觉只有夫妻间的那种通灵顷刻间弥漫了全

    身。宁卉低头嘴巴一拧,掠过一丝只有宁煮夫小小的慧眼才能看到的难以察觉的

    羞涩。那一刻,我发现老婆本来戚戚嫣雾蒙蒙的眼里泛起一点光亮,好像上弯月

    刚从乌云里钻了出来。

    这王总出国还没来,第二天宁卉倒又被安排去外地出差,说是要作为陪同

    兼翻译陪外方投资方考察国内市场。

    这宁卉前脚刚一走,跟着洛小燕的短信就赶着趟似的像燕子一样飞了过来:

    「南老师,打不打扰您呵,跟您说的辅导英语的事,还算不算数呐?」短信末尾

    加了个笑脸。

    那笑脸干干净净的,怎么看都像洛小燕哦。

    可我立马严肃地纠结起来,心里鼓打得跟锤子擂似的要不要,跟老婆汇

    报呢?

    这结婚以来,除了跟曾眉媚吃过饭,我还真没跟哪位异性在老婆不知道的情

    况下单独的接触过捏。

    T be r nt t be,this is a questin。

    生存或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我下意识手向背上去摸刀……错了,是向兜里摸去,真摸到一个钢镚儿!

    Head(头)汇报,tail(尾)就免了这个麻烦!干脆,简单,要整

    错了也是上帝老二的错!

    反正也不做什么,最多吃吃喝喝了,其性质跟皮实去喝两杯没个两样的。虽

    然这个吃喝间其实也辅导不了啥英语的老子英语到现在算起小学都学了二十

    多年了,不都还整不完全利嘛。

    管你认为我是不是此地无银三两,反正那个时候我真的纯洁如刚出生的婴

    儿,不晓得歪意三个字是咋个写滴。

    我便把硬币抛向了空中,尽量地把弧线抛得个荡气肠,啪的一下,我看到

    了head!

    不算,因为动作演砸了,钢镚儿掉地上了。

    我重新屏住了呼吸,弧线再次抛得更加的荡气肠,啪的又是一声!tai

    l!这总没有不算的理由了!因为钢镚落在我的手背上。

    我思忖了片刻,心里总有点那么不是不是地给洛小燕了短信,单一个字:

    「算。」

    后面也加了个笑脸。

    一会儿,洛小燕的短信再次像燕子一样飞过来,「谢谢南老师,那笑脸真像

    你呵。」

    洛小燕便打电话来问我喜欢吃什么,说要请我吃饭来着。

    我见推脱不了的架势,便说:「随意了,二两小面也成,我这个人吃不讲究

    哈。」

    我是说的真心话。

    「那哪儿成啊,我还把这当成拜师宴的呢。」看样子洛小燕这话也是真的。

    「那牛肉面嘛,这个已经很隆重了!」

    「哈哈哈,南老师真会开玩笑。」洛小燕电话里的笑声让我想起了短信上的

    笑脸。

    「要不这样吧,我晚上七点在阿菲阿罗餐厅等您。」

    妈哟,我知道那是一家西餐厅,我平生最怕三件事,第一开超过半个小时的

    会,第二看芙蓉姐姐摆S造型,第三就是吃这西餐了!

    装嘛,装自己是个很随和的人嘛,这下安逸了。

    虽然我从来不装酷,但我到达阿菲阿罗餐厅的时间却很酷:「七点零七分零

    七秒。」

    洛小燕已经坐在一个靠窗的卡座上等我,餐厅在二楼,那一壁落地的橱窗看

    出去正好是以俯视的角度看这座城市最繁华的街景,这一刻正华灯初上,人流如

    织,暮色似海。

    今天洛小燕那一垄麦田的守望者换成了无领的米色羊毛衫,这模特儿就是天

    生的衣架子,洛小燕高挑的身子骨把今晚的米色穿得个飘然逸致,裸露而动感十

    足的肩胛骨不经意让身体的气韵流动起来。

    可那身米色的飘逸中,我总觉得有些什么异样。

    我们俩对坐着,我还得抬起头才能看到洛小燕的脸,我需要慢慢习惯这种尴

    尬。

    「这儿的牛排挺有名的,南老师您别客气啊,到时候辅导我英语的时候我才

    好意思不跟您客气。」这话说得很俏皮,一下子把我们身高的距离拉近了。

    跟宁卉不一样,宁卉说话及说话完了都总会用那一双迷人的上弯月看着你,

    稍不注意会把你魂都看没了。洛小燕说话时的眼光是游离的,不说话时总是低着

    头,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把眼睛遮住,那目光总是在离自己身体不远的地方逡

    巡徘徊。

    比方说,按照她现在那低头的角度,她看着的正好是自己修长的十指绞结在

    一起放在桌上的手。

    那双手真好看。

    我要了份牛排,跟服务员说:「不管几分熟,要最不熟的那种。」

    洛小燕笑了,「南老师您真逗。」但笑容也是堪堪从脸上划过,你会看到她

    其实是努力让自己极力的豁然与明朗,但总有股更强大的像黑洞般忧郁的力量紧

    紧揣住了她。

    「唉,不好意思没让自个长得高点,让你总低着头跟我说话啊。」我这话明

    显是要找到一个契入到那个黑洞的途径。

    「是吗?」洛小燕立马抬起了头,下意识地挺了挺胸,笑了起来。

    关于那个米色飘逸的异样的谜底顷刻便揭开了。洛小燕挺胸的那一刹,两个

    微小的凸起印衬在胸尖,羊毛衫上并没有任何其他显露的折痕洛小燕没穿文

    胸。

    我心里咯噔一下,身子一个激灵。

    是不是女人总有方式表达自己的娇媚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洛小燕性感无

    比。

    牛排热腾腾地流着红汁端上来了,当第一刀切入到汁浪翻翻的牛肉上的那种

    快感还没体会完,我电话响起来,一看是宁卉的。

    我立马起身对洛小燕说:「我去接个电话先。」

    「老公,快去我家啊!」电话里宁卉的声音都急得要哭了,「我爸在家摔着

    了,听妈说摔得好重啊!」我脑壳嗡的一声,各种可能的设想一下子拥塞在我脑

    海。

    我赶紧到座位上,对洛小燕说:「不好意思,我爱人家里发生了点急事,

    我得赶紧去!」洛小燕站起来:「啊?那您开车没?多远啊?我开了车的我送您

    吧。」

    「还真的有点儿远。」我若有所思地说道,事不宜迟,我立马决断道:「好

    的!」

    我电话立刻打给了老丈妈,老丈妈在电话里就数落起来:「这个倔老头,叫

    他少喝点不听,喝得醉醺醺的还去洗澡,不小心就滑到了,现在在这里痛得哎哟

    罗兹的叫唤了。这个背时的哟。」

    老头子意识清醒,应该只是伤着了骨头:「妈,您别着急。我马上叫救护车

    就到,您让爸千万躺着别动!」

    我一下子倒冷静了,脑子飞快运转起来。有一个说法是,按照熟人的链条理

    论,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最多经过六个人的环节便能相互联系起来。

    现在仅仅才第三个环节问题便解决了。我突然想到我的忘年之交,大学时候

    的老师秦校长爱人就是市骨科医院的副院长。我赶紧电话打给了秦校长。

    十分钟过后,秦校长电话告诉我说骨科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出发了。

    骨折。老头子送到医院诊断后,医院当晚便要实施手术,秦校长的爱人安排

    了医院最好的医生操刀。当老头子推进手术室时,我还闻到一股子那种熟悉的泡

    酒的味道。

    当我疲惫地坐在手术室外的走廊时,我才突然想起,洛小燕呢?此时已经不

    见了身影。我只记得我们跟救护车几乎同时到的宁卉父母家,我是坐的救护车一

    起到医院的。

    我记不得后来可曾跟她打过招呼。

    这时已经夜里十二点,我赶紧给洛小燕发了个短信:「今天非常感谢你,很

    抱歉这里忙着就没跟你打招呼了,你后来去哪了?」(笑脸)

    「我开着车一直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等了会看看不需要我做什.BZ.wANg么了就去

    了,你忙也没来得及给您打招呼,叔叔没什么大问题吧?」(笑脸)

    洛小燕很快了过来。

    「在手术了,应该没事的。今晚的牛排真不错。」(笑脸)

    「你都没吃,怎么知道不错呢?」(笑脸)

    「看得到啊,汁多。我喜欢吃汁多的食物。」(笑脸)

    「我明天还有演出,先睡了,晚安。」(笑脸)洛小燕这最后一个短信,笑

    脸是打在前面的,很明显是应我说的关于汁多的话的。

    谁都听得出来,这话说得有多流氓。

    在外地的宁卉这一晚可是闹腾得睡不着了,半个小时一个电话地打来,我不

    断安慰她,还把秦校长爱人的关照讲出来给她听,她才渐渐地镇静下来。

    「我要不要明天飞来啊?」宁卉电话里问我,「可明后天外方跟客户都有

    非常重要的商务谈判啊,我走了没人能做翻译的了。临时找翻译对我们这块业务

    肯定又不熟系,怎么办啊老公?我都急死了。」

    「没事的老婆,有老公在,保证爸不会有事的。这里都安排好了,你来也

    帮不了什么忙,妈也叫你在外面安心把工作做好,现在你在公司处于很敏感的时

    候,不要拿话柄给人家说三道四的。」我在电话里还是把情况分析得头头是道,

    让宁卉尽量放下心来。

    手术非常成功,医生说只是老年人伤筋动骨的肯定要恢复得慢点。接下来几

    天我都是泡在医院里的,老丈妈年龄也大了,不能让她太累着,晚上都是我在医

    院蹲守着,虽然是特护病房,但有些事让人家小护士来做总归不是个事。

    第四天宁卉终于完成了外地的公干赶了来,飞机到达已经是傍晚了,她直

    接从机场便风尘仆仆赶来医院。看着她爹打着石膏吊在那里的腿便眼泪扑簌簌地

    掉下来。

    老丈人倒乐呵呵的:「卉儿你来得正好,好几天没喝酒了憋得慌,要不丫

    头去给我买点酒去,我跟小南喝两杯,你妈咋个求她都不给我买去!」

    宁卉脸上还挂着眼泪便扑哧笑出来,「爸你什么人啊?都喝成这样了还喝,

    喝酒对伤口愈不好的,我不许你喝!」

    这老丈人看来最服还是闺女,在那里咂咂嘴不吭声了。

    宁卉便咋咋呼呼地说晚上要守在医院照顾老爸,我怎么劝她都不去。

    还是老丈妈说话有水平,几句话便把宁卉说得跟我一起夫妻双双把家还了:

    「你个丫头太不懂事了,这几天多亏了是小南在医院照顾,头都没挨着家里的枕

    头,你还嫌在外几天不够啊。现在你头等大事是家伺候你老公去,我老公有我

    来照顾。你不去人家小南咋个去?」

    说得宁卉在家的出租车上都还一愣一愣的。

    说真的,家里的枕头还真他妈的舒服,当我靠在床上,宁卉沐浴净身完一丝

    不挂的身体鳗鱼般贴在我身上时,那种酥软入骨的感觉直接从头发传递到了脚趾

    头。

    宁卉爱怜地抚摸着我的脸,丰挺的乳房紧紧地挤在我的胸前,「老公谢谢了

    啊,你都瘦了。」

    「哈哈哈,哪里这么快就瘦了。」我伸出手在宁卉的裸背上抚摸着,手指顺

    着臀缝就要往下拨弄进去,「要瘦也是想你想瘦的。」

    宁卉像得到什么启示,突然让我背朝上的四爪八叉的躺着,然后乳头在我的

    背上撩拨了会:「老公你辛苦了,今天奴家要好好的伺候官人。」

    说完便将灵巧的舌尖在我背脊骨上细细酥酥地舔弄起来,慢慢滑下,上来,

    再滑下,我以为还在上来的时候,舌尖却沿着背部和臀部的沟线继续滑将下去。

    这是要干什么啊,「呜呜……」我的手紧紧拽住床单,前面挤压着床单的阴

    茎也紧紧地肿胀得铁棍似的。我身体的快感全部在宁卉舌尖的掌控之下,随着宁

    卉的舌头的节律翻滚着。

    宁卉的牙齿已经在我臀部上轻咬起来,然后舌头撩开沟缝径直在我的肛门四

    周打着转儿,一只手也伸向前面捉住了我的阴茎抚揉着,在我的身体扭曲到了一

    个最大值的当儿,宁卉将她温热、湿润、滑嫩的舌头整个覆盖在我的肛门上……

    一种难言的感觉在体内刹那间升腾开来,我脑子一遍空白,只看见漫天的菊花和

    一条美丽的小银蛇在空中飞舞。

    「老公我爱你,我爱你!老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老公舒服吗?我要你舒服

    快乐!」宁卉的舌头一边继续在我的肛门上紧紧地舔吸着,一边嘤嘤地说道。

    从来没有过这种一前一后的波浪相涌,快乐争锋的感觉,当我的阴茎在宁卉

    的手里汪汪地射出精液的时候,我却感觉我的快乐最终是由肛门爆发在宁卉的舌

    头上,「老婆……我爱你……我要听你……给我数……数!」

    迷乱中,我听到宁卉的舌头依旧砥砺着我的肛门,呜呜说道:「只要你开心

    老公,我一定给你数……数啊。」

    第二天,宁卉准时去公司上班。王总已经国,这天正要持公司一个重要

    的人事会议,讨论几个中干职位的正式人选,其中就有宁卉的公关部经理一职。

    会议走流程般地到了领导成员发表最后意见的时候。

    该郑总发言了,但见他用中指正了正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才慢条斯理用

    一种极其怪异、冷苟的语气说道:「其他的人选我没意见,但我不同意宁卉当选

    公关部经理。」

    郑总这番表态让王总内心一震,因为宁卉是王总破格提名的,但王总军人般

    的身躯却没看出有纹丝的挪动。也许他心里在想:「这场较量迟早要来的,或者

    说早已开始了。」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