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十二章:宁部长)

+A -A

    宁部长

    是不是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欲望的暗河?是不是「愿天下美女供我片刻之

    肤淫」是每个男人埋藏在这条暗河里最淫野的诳念?

    那五团簇黑便是我此刻的天下美女!我欲念的暗河水势滔滔,正向这五团簇

    黑,以及那它们覆盖着的水草丰美的陇原汹涌地奔去。

    现在,我跟那五团淫盛的阴毛,那些白浪翻翻的丰乳肥臀,那个叫喀秋莎的

    火箭弹不,那个叫卡秋莎的曲线昭昭的俄罗斯肉弹之间,只欠着一声OK的

    距离!

    仇老在等我声OK,那些笼笼碧草、萋萋芳香的阴毛甚至就可以在我头顶

    上编织成一个簇黑的花冠,那些毛毛附着的胯下之门,便会风情万种地打开,让

    自己的欲望变成一条淫欢之河。

    出乎仇老意料的是,宁煮夫这小子紧紧咬着牙帮,始终没有说出OK。

    那条欲望之河最终停留在伸手可及的距离间我明白宁煮夫这小子还想继

    续做宁煮夫,宁是宁卉的那个宁。

    我明白,其实宁卉,在自己心里足足有十个张曼玉加起来的威力,来抵御所

    有这些伸手可及的丰乳肥臀。

    我记得宁卉答应嫁给我的那天,我就对她说过,十个张曼玉换,我都不换我

    的卉儿的。尽管自张曼玉打扮成金香玉的模样出现在《新龙门客栈》里后,在那

    些荷尔蒙过剩的青春岁月里,我无数次这样地唱着自己的青春之歌,手里擦着胯

    下枪,嘴里喊着张曼玉……

    我挺了挺胸膛,努力让自己狂乱的情绪平定下来,待台上那些白翻翻的肉浪

    在眼里都变成了白翩翩的飞蛾,我终于开口说道:「仇老这是太客气了,我想

    知道,是不是只有我享受了这个待遇吗?」

    仇老依然幽幽的答:「是的,因为只有你把信封还给了我。请理解,我

    必须万无一失。」

    沉默。

    我也不是一点没有思想斗争和仇老,你看到了我的沉默。但我的答依然

    在今夜选择忠贞于我的卉儿:「很抱歉仇老,虽然卡秋莎这名真的很好听,我

    也只是一并不高尚的俗人,但我现在想的是该家了,我老婆出门前叮嘱我家

    不要太晚。」

    这话音刚落,我便感到肩上似有一掌从背后势大力沉地压来,我偏头一看,

    看到一块长如三尺的刀疤。

    我把头转向仇老:「仇老这是要留客呢?」

    「南先生误会了。」仇老顿了顿,然后手朝刀巴一挥:「不得无礼,南先

    生怎么来的,请把南先生怎么送去。」

    第二天早上,在我还如往常般蒙头大睡笼觉的时候,乔总的电话把我急切

    地召唤了报。

    我这屁股还没挨着椅子,乔总便开了口,一双要探个究竟似的眼睛盯着我:

    「看来你小子跟仇老的斗争进行得如火如荼啊,说,都发生了些啥?」

    「我检讨,没有跟组织及时汇报这段时间的斗争动向。」我感觉今天乔总这

    一大早的把我召唤来,这情势必有异动。「组织都知道啥了?我可是经受住了考

    验的哈。」

    「不跟你绕弯子了,今儿上午一大早仇老就打电话给我,提出要求我们报

    的评委换人。」乔总慢悠悠的点燃一根烟来,眼睛斜睨着我。

    这仇老现在倒是一招紧似一招,招招夺人,步步惊心的。我跟乔总要了根

    烟,我以为还能抽出点加勒比的海风来,不想抽出的是天安门城楼的气派来,我

    一看原来是根中华我承认,我思绪乱了。这烟是用来压惊的。

    乔总继续说到:「我刚才只是搪塞了下仇老,今儿找你来,是想了解下情

    况,再看你什么个态度,这评委还要不要当下去了。」

    其实,尽管昨晚拒绝了仇老名子很像喀秋莎火箭弹的俄罗斯肉弹,我本来

    已经并不想为难人家,这世界上总有些美女是要留给野兽的嘛,9号妹妹跟仇老

    想破天不就那点事,地球人都明白的。这跟我有何干系?人家一江湖大佬,这

    事身段还放得真低,我又何苦来呢?但今天一朝醒来居然NND要换我,不知道

    姓宁的脾气都是拧着的啊?不知道我老婆的骨头是反着长的啊?

    一下子我就有些被激怒了,我思忖着这时候我要是骨头顺了,宁卉会不会认

    为我是宁门不幸?

    我便一五一十,将前前后后我拒绝这个贿那个贿的都抖落了,当我说到昨晚

    的富丽夜总会一夜游时,乔总的眼睛吱的一下亮堂起来:「你小子昨晚真到富丽

    去了?」

    「嗯啊!」我点头到。

    「这么说,你是净身出来的了?」

    「嗯啊!」我点头到。

    「仇老那个富丽夜总会,据我所知,进去的人还没一个不打湿身的。」乔

    总猛吸了口中华。

    「仇老那个富丽……你是说仇老就是富丽的老?」我才明白昨晚我原

    来深入的是虎穴。

    「这富丽的背景,深呐。据我所知,仇老是最大的股东。你能从那里净身

    出来,不容易哦,我乔某人深表佩服。」乔总看似很用力把剩下的小半截中华摁

    灭在烟缸里,「看样子你是要把这评委当下去了?念你是条汉子,我这就去把仇

    老的话挡去。」

    我也将剩下的半截烟用力的摁灭:「NND,这评委老子还真的当定了!」

    我以为事情算交代完了,正欲起身离开,乔总一手像摁灭中华似地将我肩膀

    摁住,摁在昨晚刀巴摁我的那个位置,眼睛不知是泛着眼镜镜片的光还是狼光,

    反正看上去是绿的,声音突然降低了个八度:「你小子不忙走,继续交代昨晚的

    富丽一夜游,详细点!」

    已经是雾气霭霭的初冬,阳光开始变成这座城市的稀贵之客。这天上午还雨

    湿淋淋、透凉兮兮的的样子,下午太阳终于懒慵地跺脚出来溜达了一番。阳光照

    在雾上,让天空如点彩画一般充满着温暖的颗粒感。

    在这样一个比阳光明媚差,比阳光暧昧好的下午,王总指示公司办公室正式

    公布了部门领导的任命通知,我老婆光荣荣升,自此多了个响当当的名号:公关

    部宁部长。

    接下来,祝贺的同事便络绎不绝,这一大下午宁卉就没逮着机会好好干件正

    事,特别是那些平时想套个近乎却没找到理由的各种年龄段的男同事们,这下都

    借此机会到宁卉办公桌前到此一游。

    一则会场上王总力挺宁卉的一幕似已传遍全办公室,王总毕竟是公司一把手

    嘛,这时候大家都认为宁卉既然是王总眼里的红人,不过来表个态这以后怕不好

    在公司混;二则可以以如此正当的理由跟公司的宁大美人这么近距离的唠个嗑,

    看看那宁妹妹或者宁姐姐朱颜ang粉玉的脸蛋如何对同志们绽开春风般的笑脸,还不

    跟到今儿下午的太阳中去走一遭一样,赏眼热心的惬意?

    接着便有平时走得拢的几个同事咋呼着要宁卉请客。

    连这时节不大出来的太阳公公今儿都像掐指一算地溜达出来,要为今天的喜

    事助个兴的样子,辜负了这么好的阳光还真没有理由。这客,看架势是躲不过去

    了。

    宁卉正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去请王总今天跟大伙好好去轻松一番,突然财务部

    打电话来说请她过去领钱。

    哈哈,谁说的福就不双行了,今儿我老婆幸福的快车道就是双行线的嘛。

    宁卉到了财务室,便有些惊诧地问出纳这是要领什么钱。

    坐在出纳旁边的付丽丽把话儿接了过去:「王总通知我们财务部说你父亲做

    了手术,按规定公司对员工有个慰问金,你不知道啊?宁部长!」

    这最后一声「宁部长」,被付丽丽说得个酸溜溜的。

    宁卉没去理会付丽丽的作态,只是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怎么又钻出个慰问金

    来?一阵疑惑还没等问出口,出纳便把准备好的钱递过来了:「一共是三千,你

    数数,来这里签个字,随后请把你父亲医院的手术单复印件补给我就行了。」

    宁卉突然心里一热,架不住脸上飞起了不知是羞愧还是羞涩的红云,宁卉立

    刻明白了,昨晚那一万块是王总自己送的。

    出了财务室,宁卉若有所思地朝王总办公室走去,本来今天的请客还不知道

    有没有勇气去请王总,但现在宁卉决定,无论如何,要把王总请到表示隆重的感

    谢。

    这时候窗外的阳光正好洒进来,宁卉身子内外都感到热乎乎的。

    当坐在王总对面,宁卉低着头双手并落在自己的腿上,一副怯生生楚楚可爱

    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上次直闯王总办公室宁胡兰的气概。很少有说话不看对方,

    宁卉这时候却仍旧低着头说到:「王总,我刚才知道昨晚那一万块钱是您自己送

    的,非常感谢您的关心,但……我不能收。」

    「哈哈哈!」王总爽朗的笑声似要将房间里的每一粒尘埃都给震动起翻个个

    来:「那事就不要提了,小宁同志,现在是在公司,我是领导,这个你得服从命

    令,其他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宁卉也被王总的笑声给震得抬起头来,眼睛就水亮亮的看着王总,突然露出

    调皮的笑容:「那可是您说的呵,王总,不许耍赖!今晚几个同事正闹着要我请

    客,我要求王总跟我们一起去!」

    「哈哈,你真会将我的军啊!请什么客啊?」王总笑声依然爽朗。

    「吃饭,唱歌啊。」宁卉眨巴着眼睛。

    片刻稍顿,但见王总大手一挥:「好,今儿我就跟你们这帮年轻人疯去。谁

    怕谁哦,到时我就跟你们露一手!」

    晚上的饭局,除了王总、黑蛋王总的司机、宁卉,就是平时宁卉在公司

    关系比较好的五六个同事姐妹,当然包括那个宁卉的小跟班,办公室的小李。

    饭桌上,这王总的酒量就是宁卉她们几个小姐妹加起来都不够喝一壶的。王

    总极富感染力地导着饭桌的气氛,加上王总竟也是说俏皮话的高手,一桌人就

    这样欢歌笑语地,吃、喝、笑一线平推地啥子都饱了。

    因为今儿宁卉是角,被同事们狠狠地灌了几杯,饭局完时,也有些晕乎乎

    得不轻。

    这帮子丫头便拥着王总咋咋呼呼地朝歌城进发。

    宁卉,却一直惦记的是王总说过他要露一手的事。

    等那群程度不一的麦霸们一个个都三两首的过了下瘾,宁卉这才宣布:「大

    家安静了,拿麦的都把麦搁好了,现在请王总为咱们献歌一曲,王总来时可给我

    说好的要给大家露一手的哦!掌声在哪里也?」

    这话让这群已经嗨得不轻的妞们听到,况且大家多少都是喝了点的哦,顷刻

    就听见喳雀般的大呼小叫,连那平时说话声跟蚊子似的小李此时也变成了喳雀里

    面分贝最高的那只哪里看得出大家在办公室平时都端庄得跟淑女似的。

    宁卉便拿了支麦递给王总:「王总最拿手的是什么,我给您点去。」声音那

    个醉酥酥的。不过这不怪宁卉,宁卉这醉确实是喝出来的。

    王总身直直地站起来,声如洪钟地说到:「好,我来一首。给我点个《怀

    念战友》。」

    屋子里闹雀们还在叽叽喳喳的当儿,《怀念战友》那哀伤抒扬的过门快要过

    完,便听得一声亢亮而略带沙哑的唱段「天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悠然响

    起。

    「王总的声音好霸道也!」喳雀们全是这个味的赞美声,还夹杂着「哇……

    哇!」的惊呼。

    虽然宁卉晕乎乎的,但感到调调有些不对,正想过去点歌屏看咋事,王总

    倒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是瞎咋呼啥呢,重来重来,刚才那是刀郎唱的,原声

    都没消,我可是男中音的干活。」

    这下,把这群妞笑得都直不起腰来,宁卉在那里更是直接笑岔了气。

    一会儿,过门重新缓缓响起……

    王总的男中音还真不是盖的,气厚韵长,磁性十足,开头一句「天山脚下是

    我可爱的家乡……」便唱出了冰山雪莲的傲寒风骨和天山脚下的茫茫沧原。

    这这群妞是真给震住了,喳雀般的声音慢慢在一阵尖厉的呼叫后,落停下

    来。宁卉那一刻感到震撼的倒不是因为王总的音色有多么浑厚,唱腔多么出色,

    是随着歌曲的深入,宁卉听到那声音的最深处有一种撕人肺腑的颤栗。

    王总极力在控制着什么,当歌曲来到「当我永别了战友的时候,好像那雪崩

    飞滚万丈……」王总那在高音位飘荡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在最应该高亢的时候

    突然便停了在那雪崩的飞滚万丈之中,只听到伴奏音还在继续。

    宁卉记得,下面一句应该是:「亲爱的战友,我再不能看到你雄伟的身影和

    蔼的脸庞……」

    王总纹丝不动的身躯,在孤独、哀伤、悠悠过耳的伴奏音中久久地站立着。

    许久,才微微晃动了下,倒坐在沙发上。

    宁卉赶紧过去关切地问到:「王总,没事吧?」

    王总摆摆手,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头,很痛苦的样子:「没什么,我有些不舒

    服,我先叫黑蛋送我去,待会儿他再开车过来等着完了送大家,你们自己玩开

    心。」

    这时,宁卉看到王总额头开始渗出盛密的汗珠。

    当黑蛋开车送宁卉家的时候已经是快半夜了。其实黑蛋并不是他的真名,

    人家这么叫他,黑,是因为他长得黑,蛋,是因为他长的结实,一身的腱子肉。

    他本名叫王飞龙。

    「黑蛋哥,今天王总怎么了?没事吧?」宁卉小心地问到,这时酒已经完全

    醒来,一点不晕乎乎的了。

    黑蛋开着车沉默了会,宁卉都以为他可能并不会说点什么,平时就见他很少

    说个话啥的,却突然听到黑蛋的声音传来:「王总头痛的老毛病犯了。」

    宁卉一下子来了兴趣,王总身上那股子神秘的军人气质和魅力让宁卉顷刻间

    有了探究下去的劲头,「为什么会头痛?」

    黑蛋又沉默了,估摸着是在琢磨着到底是该不该说。宁卉的上弯月开始启动

    到眨巴眨巴模式:「黑蛋哥……」

    谁架得住这么个楚楚哀怜的样子。

    黑蛋果真没架住:「王总头上还有块当年战斗中留下的弹片,后遗症了,经

    常会这样头痛。」

    宁卉的嘴张成了大大的O字形,久久没闭拢:「你怎么知道的?」

    「呵,我都跟了王总六七年了。」黑蛋看了看宁卉的表情,似乎感到有些滑

    稽的可爱,小得意地笑了:「我就是原来王总那支部队上的,当年他们那支侦察

    部队后来改成了特种部队。」

    「你也是特种兵?」看来这今晚抖出来的料让宁卉的嘴要一直O下去。

    「是啊,不像啊?」黑蛋哈哈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像极了王总:「我复员那

    年,王总正好通过以前部队的关系,要在我们那批转业的特种兵中找一个他的司

    机,结果就挑到了我。」

    「哦!」宁卉不愿失去这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你一定知道好多王总当年参

    加战斗的故事了?」

    黑蛋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算起来,王总当年从阎王爷那里都走了好几遭

    了。79年那会,你还没生吧,我正好那年出生的。自卫反击战开始前一天他们

    一个侦察班就摸过境了,后来他们一个班9个人,只有2个活着来了,其中就

    有王总。王总头上的弹片是后来的战斗中负的伤。」

    宁卉一下子懂了王总声音深处的那种撕人肺腑的颤栗,突然就感觉眼里阵阵

    湿润,就有眼泪掉了下来仿佛是王总歌唱《怀念战友》时,一直极力控制的

    泪水从宁卉眼里流了出来。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