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十三章:宁公馆紫气东来的一天)

+A -A

    宁公馆紫气东来的一天

    尽管也许是巧,但宁煮夫感觉那是自己跟老婆神仙眷侣般的心灵感应:当

    宁卉下午打电话给我说公司公布了任命通知,并晚上要请王总及一干同事们的时

    候,我正在家中电脑旁敲出最后一个单词「卉儿」来,我恰好把宁煮夫的那

    篇鸿篇巨制的初稿整理完毕,整理成自认为终于可以拿出去得瑟示人的样子

    我在扉页上面,写下了这篇小说文稿的最后一行字:谨以此文献给卉儿。

    写的时候,我如老树吐蕊,五脏如洗,充满款款深情地。

    一直,宁煮夫就打算要把自己这部呕心沥血的洋洋湟作作为送给卉儿的大礼

    还有什么能比在扉页上写下这行字更能强烈地表达出宁Ang煮夫对老婆的这份掏

    心挖肺的爱呢?你试试你把新华词典来来地抄,还不用你自个思千想地组

    句子设计情节,抄到个一万字你看你心啊肺的都要被掏成啥子样子来?

    今儿是宁公馆紫气东来的日子,这行字即为献礼其一。

    其二,我赶紧打电话给皮实,我在他一个亲戚开的4S店里订了辆的宝

    来女款车,因为宁卉特喜欢那款车的造型,在上就盯好了一月前宁卉刚刚

    拿到驾照。

    我当时就说明天就去买,宁卉却说:「老公啊,再过阵吧,过阵或许还有新

    款呢。我再看看其他咯。」我知道宁卉其实是有些舍不得,毕竟是宁妇了,虽

    然听上去像宁煮夫,但人家是宁公馆的话事人,不像宁煮夫只管宁公馆的厨房,

    宁公馆的财政目前还没到个能随意恣洒的状态,她这是勤俭持家,充分体现了中

    国妇女传统的温淑良德。我当时一听这话鼻子就一酸一酸的。

    但宁煮夫哪里能听得宁卉喜欢这个喜欢那个的话,宁卉就是要天上的星星,

    他也能去无论多远的非洲大草原把猩猩给弄来!

    宁煮夫第二天立马就背着宁卉到皮实亲戚家那个卖宝来的4S店把车订了。

    订的时候心里还暗暗发誓:对不起了老婆,这次就委屈你了,给你买个宝来,下

    次一定给你买匹宝马,让你在宝马上幸福地笑,气死那些明明知道只能在宝马上

    哭还要坐上去哭的女人们!

    我打电话给皮实是要叫他陪着提车为其一,是为献礼其二。

    这电话一打过去,我相信了皮实这小子妇女工作着实做得他妈的夯实,在通

    话的当儿,电话里清清楚楚传来一个女人粘巴巴的叫唤:「嗷嗷……皮哥哥,快

    点哟……快点哟……嗷嗷!」那声音还带喘气。

    那绝不是曾眉媚的声音,我相信曾眉媚那个细若游丝的声气不是这个喘法,

    这个要粗犷野蛮得多。我听出的是一番青蛙呱啼、山野农庄的况味来,但我随后

    就明白过来了,那不是青蛙的叫声,那是我吃青蛙的时候听到的叫声,是我和皮

    实经常去喝夜啤酒,吃水煮青蛙的那家大排档的,那个走个路臀部气浪掀掀的老

    娘!

    后来皮实告诉我打电话给他时,老娘在他胯下正要入巷。

    还贼溜溜凑到我跟前来:「要不要兄跟你描述哈毛毛的情况?」

    我受不了这个埋汰,睨了他一眼:「不要,老子口味没得楞个重!」

    那下午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我到报去把稿子打了出来,五号字体都打了大

    几页,双面的。我是叫办公室小吴帮我一起打完的,此事动静大得惊动了乔老

    ,他跑过来办公室看着一叠一叠的A4纸往打印机上送,瞪着我,眼珠子都差

    点从眼镜里挤了出来:「你要咋子?你要咋子?你不晓得现在纸有好贵哇?」

    最后在小吴的帮助下我将那大几页分装成册,足足三大本,重起来有竖起

    一根中指头那么高。

    宁卉跟同事唱完歌到家的时候,脸上还挂着不细看察觉不出来的沥沥星星

    的泪痕,刚进门我便抱着她行吻礼,嘴唇触到脸颊感觉有点咸咸的。

    「咋啦宝贝?今个宁公馆紫气东来的日子谁还敢这么大胆欺负我老婆?」我

    双手捧着宁卉因为酒喝得红润未消的脸蛋问到。

    「没有啦,人家好好的啊,今天很开心哦。」说完宁卉动搂着我便和我吻

    到一处,把个濡湿的香舌递到我嘴里示意让我吮咂,我一含住便有一股木糖醇的

    味道在嘴里化开,那是葡萄酒和宁卉甜津津的唾液的化作用。

    宁卉洗漱停当,躺在床上简单给我讲述了下今天的情况,然后我把那一摞重

    起来有竖起的中指高的稿子恭恭敬敬地捧在了宁卉面前。

    宁卉本来都要恹恹入睡的双眼忽地悠然一亮,「啊……老公,你的大作完成

    啦?」宁卉看到封面的标题立马明白过来。然后翻到扉页,突然就激动地「哇」

    的一声!

    此时,我正伏在宁卉的脚边,搂着宁卉的双脚为她按摩,正软软地揉搓着宁

    卉细皮嫩肉的脚底。宁卉的脚跟她的手一样线条迷人,左脚髁上系了根细细的

    红绳更将一双现代化的六寸金莲衬得个娇俏可爱,这是宁煮夫经常为宁卉睡前做

    的功课,宁卉喜欢让宁煮夫把脚搓得通红通红的然后进入梦乡。宁煮夫搓的时候

    自然不忘了偷个腥啥的,顺便把脚趾头含在嘴里像棒棒糖地吮咂一番,这一吮,

    宁卉说总能把她的身子骨吮得软软的,然后就乖乖的听宁煮夫的摆布。这招宁煮

    夫已经屡试不爽。

    但现在还没到那个吮咂的时机,我只是用手摩挲着宁卉的脚底,像把玩一

    块温润的美玉。宁卉也习惯了这番享受,脚趾头还时不时调皮地蹭在我的脸上和

    胸口兹弄一番。这个时候,那双玉脚总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被宁卉晃得个表情

    丰富,娇媚动人,色意浓浓,浑身都是撩拨的戏。

    随着那一声「哇」,宁卉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老公,谢谢你啊!这是多么

    尊贵的礼物。」

    好戏还在后头,这宁煮夫的好菜都是一盘一盘端上来的。

    宁卉开始翻看着文稿,将将翻到第一页,便娥眉一蹙怔在那里:「老公啊,

    你这是写的啥乱七八糟的哦?」

    我故做惊讶状:「什么情况?」

    宁卉把稿子拿给我一看,稿子上哪里是啥子宁煮夫的历史「巨着」,映入眼

    帘的是一行这样的文章标题:《我把老婆送到情人怀里》。

    「这不是我写的哈!」我一脸无辜状的看着宁卉,手还捎带着抓头挠耳的动

    作。

    「宁煮夫!你别装啦,老实交待你什么鬼把戏来的?不是你写的,但是是你

    送到你老婆手里的!」宁卉拿出了宁胡兰的那番正言厉色的气概来。

    原来,这确实是宁煮夫耍的小伎俩。宁煮夫特地选择这个吉祥喜庆的日子并

    心思巧妙地来做这道关系到日后宁公馆绿色工程命运的大菜。

    这篇文是我在一家夫妻交友站上淘得的,然后打印出来夹在我那篇文稿的

    扉页正文之间,为的就是让宁卉有一个良好的心情来接受这出这突如其来的、结

    果莫测的猛料。文章大意是以一个老公的角度讲述了一对恩爱的夫妻,老公是怎

    样鼓励老婆去找情人,然后获得美好的性福体验的故事。整篇文文笔优美,情趣

    十足,尤其对男女人公心理历程的刻划与描写细腻而深刻,把看起来一个非常

    边缘的绿帽情愫写得就像讲述一次阳光下的野餐,那样落拓明朗,情怀辽远。文

    章特地注明:是生活中真实的故事,绝无杜撰。

    宁煮夫交代完毕,琢磨着是不是要等来一场暴风骤雨或者捧在自己手里的脚

    就直接踹到脸上来,于是手里停止了按摩的活路,有意把自己的身子跟宁卉隔得

    远远的。

    没想到宁卉情绪反应并不激烈,只是把稿子搁在一边,声音竟然全没有上次

    脚踹来时的决绝,还温温婉婉的,「隔我那么远干嘛?你老婆是母老虎啊?」

    「怕……怕你踹我。」我装得楚楚可怜的样子。

    「咯咯咯……」宁卉忍不住笑了起来,一只手伸过来拉我,「老公啊,你太

    可爱了,但你一天不要这么无聊好不好啦?」

    宁煮夫一看机会就在眼前,脚没踹来不说,手倒还伸过来了,跟那次看《四

    个婚礼一个葬礼》恰是天壤之别。关键是这番交流是在正常状态下进行的,不像

    上几次,总是在宁卉个欲情炽炽的时候提出来的。

    高潮中的女人都神智不清了,你问她要不要跟这个猛男那个帅哥的,在女人

    春情泛滥的时候你跟她备上这么道猛烈的春药,还不等于烈火上浇汽油,瞌睡下

    面放枕头,我不相信哪个女人能架住正正经经地答个NO,当然多半这会的女

    人说的YES也是顺着当时情绪使然。

    其实没经过一番真正的脱胎换骨,深入骨髓的思想斗争与洗礼,在俺国家这

    个传统与环境里,能有几个女人能做到在性这个事上立马就能表达出开放与自由

    的追求?

    我连忙重新拿起稿子给宁卉,翻到那篇文章,「这样好不好老婆,你读上两

    页,不考虑内容,就当篇散文看看,欣赏欣赏人家的文笔,那文笔比宁煮夫的好

    滴多啊,如果这两页没法让你继续读下去,吸引不到你,俺就不提这个事啦。」

    我有极强的信心,这篇文章的确是高人所作,叙事唯美,文采斐然,应该能

    对宁卉喜欢文艺范儿的路。

    宁卉看了看我,上弯月在睡雾中眨巴眨巴着就明朗起来,看得出,以宁大侠

    的好奇心和反着长的骨头,她一定会接受我的建议。

    果不其然,宁卉拿起了稿子,还不忘幽上一默:「好吧,我就看看哪位大侠

    的文笔还能超得过我家的南大才子?」

    于是,我继续到了原来的工作状态,把宁卉的两只香脚丫子搂在怀里,抚

    摸得更加得劲殷勤。

   个五分钟过去了,按说两页已该看完,没见着宁卉要把稿子放下来的意

    思,倒看到宁卉的脚趾头痉扯的动静多了起来。

    第二个五分钟过去了,按照正常的阅读速度,这时候文章会出现第一个情节

    高潮,女角终于被老公送上了情人的床,那里有一大段唯美激情的描写。我感

    觉宁卉的大脚趾头开始在我脸上不停地绕着嘴边蹭着我明白那一定是状况来

    了!机不可失,我将宁卉蹭在脸上的脚趾头含在嘴里开始吮吸起来。

    我特别喜欢从自己含着脚趾头的角度往上看宁卉,觉得看女神就要有这样的

    角度,每当我看到我的卉儿像女神一样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光环、高高在上、美丽

    得不可侵犯,但却为我敞开着她心灵和身体所有的秘密,因为我而快乐得像一只

    伸手可躏的小羊羔的时候,都让我感到一种宗教与世俗混在一起的那种奇妙而

    神圣般的感觉,好比我扯着喉咙一边嗨得震天响地唱着在远离地面快要三万英尺

    的距离,我心中其实有个圣洁的歌声在萦萦绕梁,唱的是哈利路亚。

    我这时正含着宁卉脚趾头朝上看去宁卉睡衣里是一丝不挂,因为宁卉开

    始喜欢上了裸睡,以便睡的时候迅速简便的就能让整个身体清洁溜溜那个角

    度首先看到的恰好是宁卉草长莺飞、黑亮浓烈的阴毛。我感觉上帝是个挺有幽默

    感并且懂得美学修养的,要不然怎么让我的卉儿,女神般美丽的女人身上长着

    这么簇淫气勃勃的阴毛?

    很多时候,只消看着宁卉的阴毛我都会硬。

    我的手便不由自得沿着宁卉雪白嫩嫩的大腿滑向了那团淫气勃勃的阴毛,

    这时宁卉没有一点含糊,拉着我的手直接就伸向自己的胯间,用两腿紧紧夹住。

    我老婆那里已经湿了。

    「过来,老公。」宁卉声音已经开始喘息。「让我躺在你的怀里看完它,真

    的写得好美。」

    当宁卉在我怀里看完了那篇文章的时候,我们已经赤裸裸地交缠在一起。我

    把宁卉压在身下,让她两条雪白的大腿盘结在自己的腰间,阴茎便没根插入进滑

    滋滋的水帘洞里耸动起来。

    「宝贝,看了文章什么感觉?」

    「真的,有这样的事呵?老公,男人……男人真的可以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

    人啊?」宁卉此时的脸上真的如东来的紫霞纷飞,红云灿灿,声音娇娇弱弱的:

    「难怪,曾……」

    「难怪曾什么?」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难怪曾眉媚……经常给我说起这种事,她说之所以选择现在这个男朋友,

    很大原因是因为他同意,不,是鼓励她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做爱……啊!」宁

    卉说「跟别的男人做爱」的时候几乎叫了起来,那时正赶上我的阴茎插了她个满

    怀而紧紧地砥着子宫。

    「原来曾大侠经常跟你灌输这些啊?」我此刻感觉味杂陈,心里暗想要是

    我没有及时知悉曾眉媚成天跟宁卉还在灌输着这些思想,都不知道宁卉会不会被

    她引导到一个我无法控制与知晓的路上去。

    老公鼓励与知晓是一事,背着来是另外一事,性质都不同了,奶奶

    的曾眉媚,那样要出人命的咯!我不知道我该感谢她还是咋的,我感觉尽管那次

    宁卉用脚踹了我,但似乎宁卉在这事上也并没特别追究我什么,一幅不反对也不

    同意的样子,后来不也有答应我当然也是在一种特殊的情态下说的要为

    我数数的事来着。

    我不知道这个曾大侠在我老婆耳边的这番侵淫,是不是真的起了一些微妙的

    作用。毕竟曾眉媚是女人,还是她最好的闺蜜,有些东西女人跟女人之间更容易

    感同身受。

    我一边心里骂着曾眉媚这个骚娘们,脑子里却迅速闪过皮实说的那细卷细卷

    的毛毛和走路一步三摇的样子。

    「宝贝,那我们现在玩个游戏好吗?」我尽量用阴茎撑满宁卉的阴道,慢慢

    地蠕动着,突然说到,「你当现在是在跟你的,你的情人做爱好吗?」我鼓足了

    勇气,今天宁公馆真的如紫气东来,什么事儿都顺得跟不像真的似的,但我决意

    也要乘着紫气,一顺到底。「你当你逼逼里的鸡巴不是老公的,是另外一个男人

    的鸡巴好吗宝贝?」

    宁卉没有直接应我,只是不易察觉地笑了笑,将刚才半眯的上弯月完全闭

    上。我在阴道里的阴茎突然感到了那里传来了一阵汩汩夹击的力量……

    我立马开始快速地抽动起来。

    宁卉以前跟我做爱,从来不会把眼睛完全闭上的,相反她会直勾勾地看着,

    仿佛要看着你怎样去征服她。

    另外宁卉在我近乎疯狂的抽插下,却只听见喘息不见叫声。看得出宁卉在控

    制自己叫出来。以前,几乎就没有过这样的情势。

    我当然明白这样一个心理学的原理,当一个人在集中精力幻想什么的时候,

    是会尽量减少外界其他因素的影响。

    这个状态约莫三分钟的功夫,宁卉闭着眼,在一声陶醉的长叹和身体的强烈

    抽搐中到了高潮。

    我俯下身去问她:「宝贝,告诉我,你是想谁了?」

    宁卉娇媚地让我的耳根贴近她的嘴边,哈出一口如兰的芳气……说出一句话

    来……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少妇夏禾【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艳母淫臀(非绿版)翁媳乱情新婚豪乳老师刘艳短篇合集潜轨者善良的美艳教师妻母上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