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十四章:王总没来上班)

+A -A

    王总没来上班

    宁卉刚才的高潮爆发力十足、身体扭曲到近乎痉挛,持续时间也比平时要长

    上一倍。但宁卉一直控制着自己没有像往常一样叫出声来,只听到哼哼的喘息声

    像闷在开水壶里煮开了的水。当高潮慢慢落时,宁卉眼睛一直也不曾睁开,我

    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意如此来避免别人窥探到自己的秘密在委身于别的男

    人的绮梦中,那条通往巅峰的沿途竟是如此山花烂漫、奇峰迭障。

    似乎一睁开眼就会看到宁煮夫那张熟悉的脸,再逼真的想象不闹到个笑场才

    怪。

    宁卉慵懒地咬着我凑上来的耳根。

    我立刻觉得耳边芳气如兰,酥痒难奈,然后,宁卉薄如游丝的声音从那里传

    来:「奴家想的是……」

    我脚趾头都抓紧了,刚刚射过的阴茎一下子血又冲了上来。

    「泰……森呵!」宁卉故意把那个泰字的音拖得长长的。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朝醒来爪哇国。妈哟,这一声泰森把我乐癫乐癫得直送

    到爪哇国去了。「娘子啊,你这口味蛮重的哦!」我脑海里满是泰森脸上滚刀一

    般的横肉与野兽一般强健的肢体。

    「嘻嘻!官人,现在奴家身子困了,要歇息了。」宁卉送来一个嫣然而诡秘

    的笑容,然后侧着身子到一边,末了还丢下一句:「奴家要去梦里会泰森哥哥去

    了。」

    后来我才知道,泰森哥哥这一出,完全是宁卉骗我的。

    第二天早上,我拉着宁卉到了小停车场演出了一场ig surpri

    se(惊喜)的戏,小小的浪漫了一把我打开那辆宝来的车门,对宁卉说:

    「请上车赐驾,宁部长大人。」驾驶座的方向盘上放着一束鲜花,上面挂着一张

    粉色的小卡片,这花是天麻麻亮的时候我就去花店取来的。

    卡片上写到:「连花带车,送给亲爱的老婆卉儿!」

    宁卉略施粉黛的脸顿时惊叹地变成了一朵盛开的玫瑰花绽放在那里,用手捂

    着自己张得大大的嘴,嘴边溜出一句话来却差点没把我噎得半死:「老公啊,谁

    同意你去买车的咯,以后这钱都得从你宁公馆厨房的账上扣的啵。」

    但,这话还在说的当儿,宁卉的身子已经像一只快乐的小鸟扑进我的怀里:

    「我爱你,老公。我感动得好想哭了,为什么我会这样幸福?」

    我真的发现宁卉眼里开始闪动着晶莹的泪花,如同月光宝石一样,让宁卉美

    丽的上弯月显得更加剔透迷人。

    我疼惜地凑过脸去,轻轻地吻着宁卉的眼睑心里说:为什么这么幸福?亲,

    因为你是宁煮夫的老婆,宁是宁卉的那个宁。

    宁卉才拿到驾照,这开车的把式还不太熟练,我就坐在副驾上陪她去上班,

    在快到高峰路段的时候,宁卉把车交给了我来开。

    这座城市的早上总是充满着霭霭雾气,如同一出戏的大幕,让人感到神秘而

    期待。我驾车穿行这座城市的雾霭中,看着茫茫车流,真有种人生如雾的感觉。

    这雾如果有阳光照射进来,会是极其美丽的景色。

    如同此时雾中的我,宁卉恰好是那一米阳光。

    我感觉出门的时候宁公馆的紫气仍然环绕着自己,以我今儿的心情,开车不

    哼上个小曲啥的那都不算真的高兴,于是我码着方向盘就来了一嗓:「咱老姓

    呀,今儿可真高兴呀!」

    这时我的电话来了短信。手机就摆在驾驶座位旁边,我下意识的让宁卉帮我

    收看一下。

    「咱老姓呀,今儿可真高兴呀!」虽然车在一个立交转盘那里给堵上了,

    但我继续哼呵乐滋的,和着外面啪啦啪啦的各种汽车喇叭的声响。

    我感觉宁卉拿着我的手机半天没有个动静,便转过头去,发现宁卉其实早已

    经直勾勾地看着我,就等我转过身的这一刻:宁卉手里托着手机,让手机上收看

    短信的界面对着我,那个新来的短信上,发送短信电话那里清楚显示着三个字:

    洛小燕!

    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南老师早安,真的不好意思这么早打扰您,比赛还

    有两天就要开始了,今晚我们就要开始封闭了,跟外界的联系全部会中断,我准

    备了一些英语问答环节的内容,但实在没有把握,今天南老师什么时候有空,想

    请您最后给我把把关?:)」

    我背脊骨冷汗都冒出来了,洛小燕同学啊洛小燕同学,你要找南老师补习英

    语也得挑个时辰哦,这大清八早的!

    但见宁卉杏眼一挑,月光宝石也不见了,目露冷光,透着一股子宁胡兰的拧

    劲:「请给个解释,宁煮夫!」哪里还有丁点刚才黏糊糊地叫我老公的味哦。

    「你看到了撒,人家就是希望我给她英语把个关了,我跟她不熟的。」我声

    音里头那股气差点就没提上来。

    「不熟?人家的笑脸多乖的哈!」宁卉看样子要追问到底。

    洛小燕同学啊洛小燕同学,你发短信就发短信嘛,还发个笑脸在末尾做撒子

    嘛!

    「这样吧老婆,你帮我发个短信过去,就说南老师今天没空。」我做斩钉

    截铁状。

    「今天没空哈,那意思明天就有空了哦?」这宁卉拧巴起来你一张嘴都没

    有办法的。

    「错了错了老婆,是写南老师今后都没空!」我赶紧改正到。

    「少贫了,宁煮夫,老实交待是怎么一事,说不清楚我现在就下车!」宁

    卉说完就要去拉车门的样子。

    这下我可真的吓坏了,赶紧拉住宁卉,「老婆大人息怒,宁煮夫这就从实招

    来。」

    接着我便把个模特儿比赛评委、鉴车会、洛小燕、英语问答之间的关系和来

    龙去脉彻彻底底地交待了个清楚。

    看样子宁卉最终像是听明白了,反正她没再嚷着要下车。但脸上的阴云并没

    转晴,一直到了公司才自个兀自地下了车,砰的关上车门就走了。关门前丢下了

    一句:「要是你骗我,哼!今儿哪你也不准去,家乖乖呆着!」

    我从来没看到宁卉这么像母老虎地凶巴过,尽管她肯定算是世界最漂亮的母

    老虎。只是好歹她应该相信了我说的是真话,这点是最关键的,脾气一时消不了

    也可以理解,女人嘛,心眼如针,你不能要求跟宁煮夫一样都有一颗豆大的心脏

    撒。

    可我也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哇?老婆这气从何来嘛?

    我楞在那里,等到公司的保安来催我说挡着后面的车了才过神来。才重新

    发动车,像一头野马朝家的方向开去,看得出,宁煮夫的那油门踩得还是有点

    情绪的。

    此时我倒感觉不到多难过,却也没了心情再唱「咱老姓呀,今儿可真高兴

    呀!」了,扭开车载收音机,里面正好传来一首忧伤的曲子。

    我心里说到:再见了,洛小燕同学!再见了那朵蝴蝶般的麦田守望者,虽然

    我不知道你有多高,但至少我再不需要仰望你了。那一刻,我真的想把心里这段

    话当短信发过去给洛小燕。

    快要到家了,我手机提示音告诉我老婆发来了短信。我心想:哼,不就是来

    检查我到没到家个嘛,把个宁煮夫逼急了……还不是个宁煮夫!老婆啊,只要你

    开心,怎么个蹂躏宁煮夫都成!

    我打开宁卉的短信一看,鼻子一酸差点就没掉下来:「老公啊,刚才对不起

    了,我太凶了哦,现在气消了。你去见那只小燕子的时候家换身衣裳,你今儿<banGr />

    出门穿得也太休闲了,我要让别人羡慕我有个有型有范儿的老公。但不许你勾引

    人家小姑娘哈!要让我知道了我可跟你没完。晚上记着开车来接我下班家,吻

    你!」

    看看,什么叫善解人意,这老婆做得是什么境界啊!有此老婆,夫复何求!

    宁煮夫顷刻间又开始得瑟起来了。

    今儿是宁卉荣升公关部长的第一天,但以宁卉低调谦和的作风,你不会发现

    她身上的做派有丝毫的变化。尽管是跟宁煮夫赌着气来到的办公室,但宁卉一进

    办公室了,风景便依然还是那道风景,总让人如沐春风,靓丽养眼。

    倒是宁卉觉得办公室少了点什么似的,扰得自己有些心神不定。

    原来这王总办公室的大门紧闭,都忙活一大阵了,也没见个王总的身影。

    王总没什么吧?宁卉心里有些咯噔起来。

    办公室昨晚那群嗨歌的没心没肺的女人中,也许只有宁卉这会在惦记着王总

    的状况。也可以理解了,毕竟只有宁卉才知道王总头部居然还残留着块弹片。

    宁卉终于被心神不定扰得忍不住拨通了黑蛋的电话。这是了解到王总情况最

    好的途径。

    「我也不知道现在王总什么情况啊,他只是早上打电话给我说,叫我别去接

    他,我这会在宿舍呢。」黑蛋在电话答说。

    「王总的头到底怎么样啊?」宁卉有些急切起来。

    「唉,老毛病了,有时候疼会儿就好了,有时候要疼个一两天的。」黑蛋的

    声音倒是不急不忙的。

    宁卉用牙齿将下嘴皮咬得牙齿印都出来了,这心里,是开始有些火撩撩的急

    了,但却不知道该找怎样的表达途径。

    这领导关心下属嘛,天经地义的。但这公关部长关心老总况且这么个性

    别、年龄的差距,总不是个事吧。

    宁卉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没跟黑蛋打个招呼便把电话挂了,害怕再这

    么急下去恐怕自己会在电话上就哭起鼻子来。

    我跟洛小燕的见面约在了中午,在上次那家牛排很出名的西餐厅。

    洛小燕在复我的短信时说:「南老师不是喜欢吃多汁的食物啊,还是去吃

    那家牛排吧?好吃看得见呢!:)」

    洛小燕还是穿了那身米色的羊毛衫,只是因为天气转凉了,在外面披了件大

    衣。坐定后,因为餐厅有暖气,洛小燕把大衣脱下来挂放在靠背椅上。我真的也

    家遵照老婆的叮嘱穿了身虽然也是休闲,但是是休闲的西装出得门来,稍微捣

    什捣什也看上去比平时更有型有范儿的样子。

    连洛小燕都夸我:「今儿南老师这身穿得好精神哦,英气十足的。」人家可

    是成天跟服装打交道的人哦!

    我知道自己不是靠相貌取胜的外形控,但有这么个漂亮美眉夸你淫气,不,

    英气十足,有点那心花怒放啥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宁煮夫顿时真的就心花怒放起来,心想以后每次出门都要听老婆的教诲来捣

    什一番。

    遗憾的是,这么对坐着,如果我不仰望,我还是看不到洛小燕的脸。这身高

    的差距靠怎么个捣什也没得用的哦。

    我就只好这么平视过去,恰好看到的那一陇麦田里突起的峰峦。这次洛小燕

    腰坐得很直,峰峦是向上挺阔的跟上次一样,峰峦上面两点凸起在随着衣衫

    的扯动时隐时现洛小燕依旧没穿ra。(胸罩)

    我激动得差点就问洛小燕是不是模特都不兴穿内衣的?要不是那汁浪翻翻的

    牛排正好端了上来,我想我是不是真的就问出口了。

    这又多了一个纠结我的关于洛小燕的秘密。

    「南老师咱们先吃哈,吃了我再请教您,我怕像上次一样咯,专门请您来吃

    牛排的却只让您闻着个味。」洛小燕说这话时,放了小块牛肉在嘴里。那吃法嫣

    嫣然然的,比笑起来更让人销魂。

    「上次还得感谢你送我去我老丈人家呢。」我急忙说到,「本来一直想好好

    感谢你,但这段时间确实太忙了,等比赛完了,我好好请你。」

    「南老师客气了,那只是举手之劳罢。我才是真正需要您的帮助。」洛小燕

    拿起两块纸巾,递给我一块,然后用一块抹擦着自己嘴唇上的流汁。

    我不得不承认,这家牛排的汁是真他妈的好吃。当然,是不是洛小燕唇上那

    纸巾裹抹着的更好吃……老婆,我错了,是宁煮夫那小子一不小心就想歪了,我

    心里狠狠给了宁煮夫一耳光。

    但我真的好尴尬,连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看了,要么去仰望就看到洛小燕唇

    上的汁,要么就平视,看着的是没穿ra的峰峦与凸起。

    其实,洛小燕的英文基础还真的不错,当她告诉我她只读了高中,英语是靠

    自己自学的,这点就更让我感到惊异了。能自学到这个程度已经不是几个人能坚

    持得下来的。

    但南老师总得说点啥的啊:「这马上就要比赛了,技术上讲现在说得太多也

    没意义。我只说两点,第一:要有强烈的信心,千万别慌,前面一慌,你那个英

    语的思维和意识流就乱了。第二,这样的问答方式,同样的意思,尽量拣简单的

    表达说,能说清楚,让别人懂意思就行了。比如……」我喝了口水,在想怎么举

    这个例子,眼睛还是没有逃脱那没穿ra的峰峦与凸起。

    洛小燕的胸型真漂亮,并算大,但惊人的挺!

    「比如吧,当说『我爱你』的时候,就说『I lve yu』就行了,就别想什

    么『fall in lve with yu』啊之类花拳绣腿什么的了。」我顿了顿的,终于

    还是仰望了洛小燕的脸,「我说清楚了吗?」

    「嗯,我听明白了,谢谢南老师教诲啊。」洛小燕俯着身看我,嘴角上扬地

    笑了。

    什么时候我能不能俯视一下那张轮廓精致而美丽脸庞呢?

    奶奶的。

    在我跟洛小燕享受着美妙多汁的牛排大餐的时候,宁卉在公司就可怜了。

    这一大上午,王总愣是没来。宁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会有些心神游弋。昨

    晚王总唱《怀念战友》那一幕,也许除了黑蛋,只有宁卉真正听懂了王总内心深

    处的痛苦宁卉知道王总身上其实有两块弹片,一块在他心里沉沉压着,是对

    那些战场上倒下的出生入死的战友们的思念之情;一块弹片嵌在他的头部一

    块弹片嵌在头上可不是闹着玩的了,宁卉想着弹片那金属铁壳的形象还嵌在肉里

    就打寒噤,一会就有一点痛到心上去了的感觉。

    一上午就这么恍惚地过去了,中午也没心思吃饭,惹得小李赶紧过来问以为

    宁卉哪不舒服,要不要吃个药上个医院什么的。

    宁卉一看时间离下午上班时间还早,也不考虑那么多了,便又拨通了黑蛋的

    电话:「黑蛋哥,我……我想去看下王总。」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