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十五章:女儿劫)

+A -A

    女儿劫

    宁卉这话说出来就有些后悔了,感觉脸开始发烫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自

    己这么着急地担忧着王总,是因为王总对自己特别关照的感激之情?还是被想象

    中弹片嵌在肉里的景象吓坏了?宁卉那一刻倒希望电话里头黑蛋没听清自己刚才

    说的什么。

    宁卉这会儿满脸通红而此刻并没有一丝阳光照进办公室来脸上那朵

    羞涩的红云,宁卉并不想让人看到,哪怕是让人听到。

    但电话里黑蛋将宁卉话里话外的意思听得门清,至于有没有听出宁卉脸上羞

    涩的云朵我倒不能揣摩特种兵是不是真的会神到这个地步。

    「好的,我马上过来公司接你。」黑蛋语气没有一点迟疑,这让宁卉刚才慌

    乱的思绪有些落定,至少看起来黑蛋并没有来窥探自己羞涩的意思,没有觉得自

    己去看王总这个想法有多么的不妥和突兀之处。

    一会儿,黑蛋开车载着宁卉便往王总家驶去。宁卉刚上车,黑蛋便告诉她:

    「你打电话前两分钟,王总正好打电话来让我去他家接他。」

    「王总没事啦?」宁卉连忙问道,一下子激动得心提到了嗓子眼。

    「听他说话好好的。」黑蛋答道,看到前面道路比较空旷,吱的一下点了

    脚油门黑蛋哥这车开得可是比宁煮夫帅气多了,宁卉心里想。想到这里,就

    觉得自己有些激动的心情匀定了一些,便开始欣赏起黑蛋开车那酷帅酷帅的范儿

    来。

    唉,老婆啊,你怎么不拿我跟黑蛋哥哥比哈擒拿格斗嘛,那样的话黑蛋哥哥

    还要帅些,以宁煮夫为单位乘以八个都不是人家的对手,晓不晓得特种兵是啥子

    的干活?

    「王总已经没事了,我还去干嘛呢?」宁卉心里问自己。

    王总的家在这个城市差不多十来年前兴起的第一批高档里,不过现在看

    来也挺稀松平常。小门口的保安远远看到车过来便打开了大门的栏杆,看来是

    很熟悉王总这辆黑奔。

    黑蛋跟保安打了个唿哨,然后将车停在小内一个空旷的露天停车处,拿出

    了电话给王总打过去,「王总我们到了,在楼下的停车场,我们在这里等您?」

    「你们?」电话里头传来王总的声音,「还有谁?」

    「呵,还有宁部长,她一直担心昨晚您头疼的事,说要来看看您。」黑蛋说

    宁部长三个字的时候特别提高了嗓门,让宁卉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宁卉自己也不知道这不好意思是因为「宁部长」第一次从黑蛋嘴里迸出来,

    还是上着班的这会儿就突然到王总楼下了是不是有些太夸张。

    电话那头王总迟疑了片刻,再次从话筒传来的声音多了些温柔:「这丫头真

    会挑时间,我马上就下来。」

    黑蛋赶紧下车准备迎候王总,宁卉见状也跟着下车来。不一会王总一手拎着

    个挎包,一手拎着一个小小的生日蛋糕下了楼,黑蛋赶紧迎上前去将东西接过来

    放在车上。

    王总穿了一身黑色的西服,外面还套了件黑色的风呢大衣,宁卉印象中很少

    见王总穿得这样庄重。王总见到宁卉倒立马笑了起来:「哪股风把咱们宁部长吹

    来了?」接着便打开后座车门示意宁卉上车。

    宁卉反倒真的觉得不好意思了,感觉王总这副行头一看就挺有故事的样子,

    像是有什么特别的赴会,但又一时又没想起这究竟该是哪一出里的扮相。

    「王总,我们现在去哪?」黑蛋发动了车子。

    「宁部长下午公司有什么急事吗?」王总转过头来问宁卉。

    「没……没有。」宁卉顿了顿,赶紧摇摇头。

    「那待会我给办公室打个电话,说你跟我出去见客户了。」然后王总朝黑蛋

    示了下意,「去西山公墓。」

    宁卉突然明白了什么,心里骂自己怎么这么笨。

    「汤姐怎么不去呢?」黑蛋问道。

    「她在家,每次去了都会大病一场,今儿我不让她去了。」王总的声音很低

    沉,有些疲惫的样子。

    「王总,我……是不是有些碍事啊?」宁卉终于怯生生的样子问道。

    「说哪儿去了?」王总依旧爽利地笑了起来,「我还该感谢你呢,我说平时

    头都要疼个一天两天的,怎么今儿早上起来就好了呢,原来都是托小宁同志的关

    心呵。」王总的笑声在车内狭小的空间久久荡着,但宁卉总觉得王总今天的笑

    声有些苍凉。

    「王总骗人。」宁卉也笑了,想让那种苍凉在自己的笑声中能消弭哪怕一点

    点……

    西山公墓离城得有七八十公里的路,路也不好走,车差不多开了两个小时

    才抵达。

    公墓由连片的松林坡改造而成,一眼望去层层排列的石碑蔚为壮观。这里是

    另一个世界,陪伴在这里的只有永不停息的风声与涛林。

    在一个山拐角的蜿蜒处,矗立一块已经有些斑驳的墓碑,是王总此行的目的

    地。那里长眠着谁,宁卉这一路过来都没敢问王总。

    显然黑蛋很熟悉这里,他一个人走在前面,很快把后面的王总和宁卉甩得很

    远。等王总和宁卉赶到时,黑蛋已经将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摆放好:有一个布绒的

    洋娃娃,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千纸鹤和一些钱纸,蛋糕也正正地搁放在墓碑前,上

    面插着一根粉色的蜡烛,蛋糕上浇铸了四个字:生日快乐!

    墓碑上镶嵌着一张一个约莫三岁左右女孩的照片,照片已经有些模糊,但女

    孩的笑容确清晰可辨,天真无邪。宁卉后来告诉我,那是她这辈子看到过的最令

    人心碎的笑容。

    墓碑上刻着一行字:王卉卉,99992。看着墓碑,宁卉什么

    都明白了,感到自己身体浑身颤抖,心一下子沉落下去,眼泪立马扑簌簌地流下

    来。

    王总在墓碑前伫立了会,任由山风穿脊而过,吹卷着发鬓。然后弯下腰来拿

    起打火机准备点燃蜡烛。试了几下都没打着,黑蛋赶紧过去用身体把风挡住,但

    还是无法点燃,原来王总的手一直在抖。

    王总拒绝了黑蛋的帮助,坚持最终自己点燃了蜡烛,然后伸着手抚摸着墓碑

    上的照片,开始喃喃倾诉,声音苍凉而动容:「卉儿,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爸来

    看你来了,妈妈也亲手为你折了这么多千纸鹤,还带来了布娃娃,都是你最喜欢

    的。今天,本来你该是二十岁了,是大姑娘了,爸爸妈妈真的好想你。」

    连黑蛋在旁边都开始落泪,宁卉感觉这时好像自己的身体在风中飘,剧烈的

    抽泣让自己的身体不停地在风中抖动。

    看着宁卉要站立不稳的样子,王总赶紧站起来,宁卉一下子身子软软地靠在

    了王总的肩上,哭得更厉害。

    「孩子得的是脑膜炎,当时我还在部队,我都没来得及看到孩子最后一眼就

    走了。」王总揽着宁卉的肩膀,看着宁卉眼泪像决了堤的江水,都不知道该不该

    将这个伤心的故事继续说下去。

    王总拿出一叠纸巾给宁卉:「小宁啊,当我来公司见到你,我还以为是我的

    卉儿来了呢,她还在的话,如今也应该有你这么高,会跟你一样漂亮。」王总

    本来想安慰下宁卉,说到这里自己的声音倒有些哽咽。

    本来像小鸟一样蜷缩在王总肩上的宁卉,用纸巾开始堵截和擦拭脸上的泪水

    和那洪水泛滥的胖了一圈似的上弯月这一会的功夫宁卉把眼睛都给哭肿了。

    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王总,心里想原来面前这个经历过战火的生死洗礼,威武凛凛

    的男人,心里却是浑身的弹片,每一块弹片都重似千钧,再坚强的男人也是凡胎

    肉身呵,宁卉此刻感到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母性的悲天悯人的情怀,然后语气坚定

    地说道:「王总,让我做您的女儿吧,好吗?」

    这一声,说得天地也如此动容,天空开始飘起淅淅纷飞的雨粒。

    两天之后,模特儿大赛在市电视台演播大厅如期举行。

    我是以征战热血沙场的气概踏上了电视台因为中央空调暖气调得过高而热气

    勃勃的大厅。

    宁煮夫的名字被安排在评委席上最边上一个,这正我意,这得感谢乔总的

    照顾。一方面,我本就不是一个什么喜欢旋律闻名与热衷露个热脸凑个热闹的

    儿,我喜欢「边」这个字,比如一句「人生的『边』上」,就能让我陡生出关

    于人生悲怆的浪漫义情怀;比如「边缘」,这又是一个多么具有人文气息和情

    绪张力的字眼,所谓人生业中,在人性与非人性的边缘才可能真正彰显与剖析

    人们最深处的灵魂,才能让我们更具有像人一样真实的千姿万态。

    另一方面,我打的算盘是,要是这场事先操控的比赛中,真的让宁煮夫哪根

    歪经给拧着了,我要耍个杯曷的帅,也可以尽可能的动静小点,比如我直接可以

    起身就从边上溜走,就当去趟没有程的洗手间。

    既然这场比赛已经事先被黑会,或者黑会性质的势力操控,这比赛与我

    剩下的关系就只是比赛的第二十九号选手她的名字叫洛小燕,我的英语学生

    和第九号选手我想了解这究竟是仇老的何方神圣?

    比赛果然不出我如刀般锐利的目光所料在头型如刀和眼神如刀中,仇老

    和刀巴属于前者,宁煮夫显然属于后者洛小燕在整个参赛选手中表现了高

    人一筹的实力,可以说是那晚最光彩夺目的明星。但比赛的进程却被头型如刀的

    人控制,大半场了几个比赛环节下来,九号选手的积分一路领先,但洛小燕虽然

    暂居第二,那分看上去不多不少,多到恰好位居第二,少到怎么看上去都不可能

    追上第一名。

    搞笑的是,我打的所有洛小燕的分都被当成「去掉一个最高分」给去掉了,

    他妈的这也太黑色幽默了!老子敢跟仇老打个赌,如果不兴个去掉最高分

    和最低分,现在洛小燕和九号的排名是什么情况还真要两说。

    奶奶的。

    结果本来就是控制好的,后面的比赛还比什么比嘛,我感到有些无聊起来。

    要不是收了个学英语的,个头比我高的女徒儿,我还真后悔来当这个木线拴着的

    评委。我有些愤愤地跟乔总发了个短信:「我想离场,以对今天比赛评判的不公

    表示抗议,特向乔老大请示。」

    乔老大的短信立马就过来了:「我喊你声老大好不好,你现在才是我的老

    大!你搞清楚现在在向全市电视实况直播,你小子想要害死我啊?」

    我于是脑壳飞快地转着,想法设计一条既害不着乔老大,又能个性化地表达

    自己不满心声的办法。

    我妈说我从小脑筋就活络滴快,歪意急点子那是层出不穷,这不,很快,

    我就把写着宁煮夫的座牌倒翻着,名字朝下放在桌子上。我不清楚有多少现场和

    电视机前的观众注意到了宁煮夫这个勇敢而意味深长的壮举,但我认识的人中,

    确定至少有三个是看出来了:第一个是乔老大;第二个是仇老;第三个自然是

    洛小燕。他们后来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此事。

    还有一个居然是一家没有什么影响力的小报的实习记者。那帮子跑这个比赛

    新闻的大报记者们也没有看出啥子职业敏感性与新闻嗅觉,倒是这个实习记者,

    看起来是一个才从学校毕业清嗅未干的,还扎着马尾辫的小妹儿,在一干的名流

    达人中找到了在任何场都喜欢梭边边的宁煮夫。

    怯生生地提了个这样的问题:「我注意到了南先生对二十九号选手的评分很

    巧地都被当成最高分去掉了,到比赛下半段,南先生的座牌不知为何以异常的

    姿态摆放在座位上?请问这二者之间,以及跟比赛结果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他妈的gd questin(好问题)!

    我答道:「二十九号是今天比赛的当之无愧的无冕之冠。很遗憾,如果不

    去掉最高分,这顶桂冠将毫无疑问落在二十九号身上。至于座牌嘛,那是风吹倒

    的哈。」

    第二天那张报纸上居然把采访我的报道登了出来,文章题目变成了《模特儿

    大赛疑似潜规则:关于评委与模特的故事》。

    奶奶的,还好这张报纸确实影响不大,才没有对我造成进一步的不良影响。

    那个新闻嗅觉如此敏锐的实习小妹儿后来被我直接推荐给了乔总,被挖到了我们

    报。后来人家见到我不停的对我说抱歉,说那篇文章是当时她们报的总编改

    成那样发的,完全跟原来她写的报道面目全非。

    我信了,在总编辑与实习记者之间,我选择相信实习记者,因为实习记者很

    边缘。

    我以为模特儿比赛这出充满着悬疑、斗争、香艳、梦幻、刀、黑会等等元

    素的大剧就这样曲终人散、落下了帷幕。仇老得到了他想得到的,宁煮夫也保

    持了个人的气节,结局有惊无险,大家皆大欢喜。我以为自己跟仇老也自此会

    相忘于江湖,毕竟我们不是一个道上的人。

    但我没想到的是,这出戏,其实才刚刚开始。

    比赛完毕,我刚刚要离开电视台的时候,仇老和刀巴神不知鬼不觉地不知

    从哪条道上闪了出来,在门口堵住了我,仇老很和颜悦色地说,要请我去喝一

    杯,叙叙旧。

    我实在不想跟这些头型如刀的人打交道了,况且脑海里马上就闪出麻袋把人

    包扎好再压块石头往河里面丢的情景,「仇老这是要秋后算账呢?」

    仇老赶紧摆摆手:「南先生多虑了,我们是朋友嘛,今天我是有其他事相

    求于南先生。但绝对不是什么为难你的事。」

    我才不上这个当,要是又去富丽一夜游什么的纠结一番,他妈的面前浪里白

    条一般的卡秋莎那样的极品洋妞在你面前白屁股大腿的晃一晃的,你还要装着没

    看见不在乎当良民的感觉太折磨人了。我不干!「不必了吧仇老,咱们这河水

    井水自此两不相犯,仇老的美意我领了。」我双手抱拳,「就此别过!」

    我别开这二位头型像刀的大侠就朝门口走去,我以为我快要逃离了仇老的

    魔掌,这时仇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九号是我失散多年的女儿,想听这个故

    事吗南先生?」

    我怔了一下,停住了自己的脚步。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