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十七章:“里贝里”面包店)

+A -A

    「里贝里」面包店

    以汤姐这个如狼似虎的年龄和黑蛋特种兵出身的体魄,这一晚不颠鸾倒凤个

    大半夜是罢不了手的。当黑蛋把已经射了两次的鸡巴再次插入汤姐湿漉漉的阴道

    时,泄身了不知多少次的汤姐已经不知道高潮的界限了,只感到身体仍旧敏感如

    初,快感涟涟,感觉自己的欲望仍然像无尽的黑夜一样深不可测。

    汤姐只是感到体力不如开初,声音也因为刚才一波接一波的高潮激发的喊叫

    有些沙哑,只是紧紧的将阴道绞和着黑蛋鸡巴这么慢慢蠕动着,那种充实感让汤

    姐觉得比现在来一场突兀的,损失体力的高潮更舒服。汤姐愿意久久地延长这种

    感觉,便继续跟黑蛋说着话儿。

    黑蛋也懂事的配着汤姐下体的研磨,鸡巴和嘴上都应和着汤姐。

    「你今年也有三十了吧?」

    「恩,正好三十,汤姐。」

    「该找个对象了呵,最近有没有接触什么女孩子,碰到适的没?汤姐给

    你参谋参谋?」黑蛋觉得汤姐这女人真神,自己还享受着趴拉在身上的情人的鸡

    巴,这边厢倒为人家张罗起婚姻大事来,这神是神经坚强的神。

    「恩,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接触了,只是单位有个同事……经常来……」黑蛋

    是老实人,特别对王总和汤姐从没有什么隐瞒。「……经常来撩我。」

    「谁呀?叫什么名字?」

    「付丽丽,公司财务部的经理。」

    「呵呵呵,她怎么个撩你法?」汤姐的阴道开始有些痉挛起来,其实是她为

    自己这样撩着趴在身上的黑蛋感到无比兴奋。「你们……做过了?」

    「没,没,她只是有事无事的就来找我,不过看得出,她有那个意思。」黑

    蛋也是想什么说什么了,见汤姐激动起来,骤然加快了鸡巴抽插。

    「啊啊……那什么时候就把她给……做了呵!」汤姐开始喘息起来,身体也

    在黑蛋鸡巴激烈的抽插下哼哼哈哈地扭动着,看得出,这番撩人的对话,让汤姐

    有了再要一次高潮的欲望……

    第二天王总仍在外地,黑蛋一天闲着没啥事,快下班的时候,给宁卉打了个

    电话就说要给宁卉讲王总打仗的故事,问宁卉有不有兴趣听。

    宁卉觉得黑蛋找自己有些突然,但没想到是听王总的故事这样意外的惊喜,

    当然求之不得的事儿,便在电话里答黑蛋:「好啊,另外我还正想请黑蛋哥指

    点指点我开车呢,我开车笨死了。」

    「没问题,那我就不开车,坐宁部长的车得了。」

    「嗯,这样吧,正好待会下班我要去法式面包房买点羊角面包,好久没吃了

    嘴馋,旁边没多远就是步行街,我们就去那找个地方坐坐。」宁卉说话间挺兴奋

    的,现在关于王总的一切似乎都能让她莫名地兴奋起来。

    那家有个长得像里贝里的法国年轻面包师并且名字就叫「里贝里」的面包店

    是一间临街的店铺,隔着两个街就是闹市繁华的商业步行街。店里的面包都

    是现烤现卖,加上「里贝里」的名人效应和那张如假包换的长得跟法式面包一样

    确实很像里贝里的很法国的脸,让面包店逐渐有些名气,买面包的人总是络绎不

    绝。

    宁卉见路边停满的车,立刻就傻了眼,这倒是如何停车啊?黑蛋就说让他来

    停,见他在离面包店不远处发现一个要把车停进去角度非常掐的地儿,近乎就只

    能恰恰容身一辆车的空间。黑蛋用鹰一般的目光瞄了瞄,三下五除二,那盘子没

    甩两下就变魔法一样的把车塞进去了。这个不得了,让宁卉觉得黑蛋的车技更加

    神乎其神,以至后来多次在宁煮夫耳边海夸黑蛋那中国特种兵的身手是如何的了

    得,神情崇拜得很。

    「哇,黑蛋哥你这车技炫的!」宁卉惊叹道,「我现在去买点面包就来,

    你就在车上等等我,最多十分钟,然后我们就去步行街。」

    今天面包房的顾客不多不少的,排了约莫五分钟的队,宁卉买了一大袋摸上

    去还暖手的新鲜出炉的羊角面包和其他形状的面包。付了钱,宁卉转身刚一出店

    铺,因为那步履急着要赶路的样子,眼睛也没怎么注意路上的情况,「噗!」一

    下便跟对面行来的人结结实实撞了个满怀。

    宁卉应激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倒下,但手却失去控制,面包哗啦啦散落

    了一地。

    宁卉这才定睛一看,对方牛高马大的一彪汉,临近冬天却披挂着一件敞怀的

    单衣,半个胸像是故意露出来的,因为从敞开的胸部看得见一条青龙的龙头纹身

    (那一多半都是黑会的标志)看上去混不吝当的,一股子邪乎劲头。

    宁卉下意识地说了句:「对不起呵!」便弯下腰,去捡地上食品袋,因为里

    面还有些面包并没有滚落到地面。

    这宁卉刚伸手要捡起食品袋,一只脚突然横贯过来将食品袋踩住,宁卉注意

    到那脚腕子处也刻了条小青龙。看着新鲜出炉的羊角面包被这只凶狠的大脚丫子

    像踩蚂蚁一样的碾碎,宁卉心里立刻有些心疼并满怀怒气。

    「一声对不起就算了?」一声浑浊的声音从宁卉头顶上炸响。

    宁卉循声站起来,看着这位似乎浑身刻着青龙的彪汉如此出口挑衅,杏眼一

    瞪,也没管后果如何,正气凛然地击到:「你别太不讲理!」

    「呵呵,妞儿,你知不知道你生气起来有多乖。」彪汉突然变得嬉皮笑脸起

    来。

    宁卉这时候意识到是真正遇到流氓了,没准还是带着黑会性质的流氓,心

    想这样纠缠不是个办法,便从旁边闪开,准备绕过面前这堵满身刻满青龙的横肉

    脱身而去没料到不知从哪儿闪出另外三个跟眼前这位差不多装束的痞气十足

    的彪汉,恰好形成了前后左右四面夹击的包围圈,将宁卉死死地堵在中间。

    「龙哥,她是不是碰坏你了,妹儿你看着办怎么补偿我们龙哥了哦。」左边

    那个说到,对那位满身刻着青龙的「龙」哥一幅谄媚得紧的模样。

    「啧啧,日哦,这个妹儿乖得跟仙女似的。」右面那个色迷迷的,说的时候

    吞了口口水。

    「妹儿,跟哥几个去喝一杯,哥几个都是怜香惜玉的哈。」后面那个叼着

    根烟,手就流里流气地伸过来要搭在宁卉的肩上。

    此时有了些围观的群众,但大家看着宁卉周遭那四位的凶痞相,没有敢吱个

    声,大多数做敢怒不敢言状,也有少部分群众怀着事不关己的心情,拉开一幅看

    热闹的架势。

    宁卉下意识的将手袋紧紧护在胸前,胸前山丘起伏,心跳得砰砰作响。但经

    过短暂的惊慌宁卉便马上冷静下来,脑海刹那间想到了坐在不远处车上的黑蛋!

    其实,只消大声喊叫,黑蛋应该一定听得到自己的声音的。这事儿我后来跟宁卉

    求证过,在这危急的时刻她首先想到的是不是宁煮夫,宁卉毫不犹豫地答到:

    「不是的老公,我那时候想的是黑蛋。」当时这个答让我真的心突然有些疼但

    又有些莫名的兴奋!

    宁卉正欲大声喊叫我后来又问宁卉没喊出口那声的是什么?不至于喊救

    命吧,宁卉嫣然一笑,答我的是,喊黑蛋哥哥呗!听得我一愣一愣的,但这声

    「黑蛋哥哥」奇怪地让我心疼没有了,剩下的都是兴奋突然夹击宁卉的包围

    圈被撕开个口子,口子是从「龙」哥和靠街的左面的那个小子之间撕开的。但见

    黑蛋窜出来两只手分别扒拉住这二位的肩膀,稍稍一使力,这二位就差点一个趔

    趄没倒在地上。

    「这几位大街上欺负一个女人不是个事吧?」黑蛋目露冷光,一把把宁卉拉

    到了自己身前。

    「龙」哥一伙这才过劲来,先对黑蛋进行了一番打量其实黑蛋长得并

    不太高,一米七多一点,天气有些冷让黑蛋穿得也挺严实,那一身黑塔塔的腱子

    肉并没有很好地显示出来。

    「龙」哥一伙像是松了口气儿,他们明白眼前这位只不过是一只来找死的蚂

    蚁,况且这人数四比一的优势加上似乎谁也不敢惹他们的思维让他们顷刻间狂妄

    起来,块头大一点叼着烟的那位「啪」的把烟吐在地上,嘴里就咋呼着朝黑蛋冲

    将过来:「你娃找死啊,学英雄救美是不是?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这英雄不是楞

    个好当的!」

    说着一拳就向黑蛋的脸上挥过来,黑蛋轻轻将宁卉朝边上一推,在他看来扑

    上来的这位动作非常业余,光有一身斗狠的蛮勇,整个身体与命门却暴露无疑。

    黑蛋看着来拳也不用手格挡,只是电光火石般的一个闪身,两只手却已经将这位

    老兄的腰围抱了个结实,一只脚靠在其裆部,双手发力,一个搓面团的动作就将

    这位身子撂起来,横在空中然后扑腾在地上。那个彪汉起码有得一六十斤的肉

    呵,这一出看得围观的群众霎时都呆了。

    一切都发生在两秒钟之内。开始宁卉还有些担心黑蛋,但看到这一幕她明白

    今天黑蛋哥哥是要让这青「龙」哥哥一伙知道当流氓也不是楞个好当的。哼!以

    为刻几条龙在身上就可以耍流氓装老大呀。这宁卉是看嗨了。

    再过了个五秒钟的功夫,「龙」哥这四位都齐刷刷地躺了地上,揉着胳臂,

    捂住腿地哎哟罗兹地声唤着,黑蛋过去将地上被踩碎的一块面包塞进「龙」哥嘴

    里,说了声:「不要哪天让我再看到你几个!」

    「Jackie !(成龙) Jackie !嚯嚯!

    嚯!嚯!Gongfu! Gongfu!」不知什么时候,这面包店里的那位

    长得十分像里贝里的法国老兄已经站到宁卉身边,目睹了刚才黑蛋矫健的身手,

    在那里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双手比划着他能学到的最大众化的几个功夫招

    式在宁卉看来,那动作就像一只白猴子在那里耍宝,十分滴滑稽但宁卉

    又不好意思笑。

    「You oy friend is so cool!(你男朋友太

    酷了)」「里贝里」不知是不是有意要跟宁卉搭讪,因为他并不知道宁卉听不听

    得懂英语。

    「Sorry he is not my oy friend。Ju

    st friend。(抱歉,他不是我男朋友,只是我的朋友。)」

    宁卉转过头来看着「里贝里」平心而论,这位法国老兄比「里贝里」还

    是要帅滴多,很重要的是没有「里贝里」看上去那么沧桑,长着一只高卢人的挺

    拔的鼻子非常醒目,但蓝色的眼睛却有着特别的杀伤力。作为男人,当我后来有

    机会近距离看着那双眼睛时,我承认它们仍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力,所有老

    外身上的部位我跟宁卉探讨过这个问题我最喜欢的是老外的眼睛,男女

    皆然,不信你看看保罗。纽曼那双眼睛嘛,你会想到一首叫《蓝色的多瑙河》的

    曲子。宁卉跟我的观点在这点上是一致的,后来她告诉我,她说里贝里长得挺帅

    的,原来是那双眼睛蓝得特别有味道。

    「You  speak English?(你会说英语)」「里

    贝里」的蓝眼睛突然放出电光。

    「A little。(一点点)」

    宁卉对着「里贝里」嫣然一笑,心情突然特别的好,不知道是因为欣赏了黑

    蛋刚才勇斗流氓的矫健英姿,还是「里贝里」的滑稽耍宝。

    说着宁卉就准备跟黑蛋离开。「里贝里」见状赶紧说到:「Wait a

    sed!(等会!)」说完便冲进面包房又冲出来,拎了袋羊角面包到宁

    卉跟前递给了宁卉。

    「How much?(多少钱?)」宁卉接过面包有些感动,觉得这个法

    国老兄挺心细的。

    「No,no,no,布要钱!」「里贝里」摆摆手。

    「呵呵,You  speak ese?」宁卉觉得这位

    法国老兄愈发可爱,特别是说着洋腔洋调的中文的时候。

    「依点点。」「里贝里」不好意思起来,不晓得是因为觉得宁卉在夸他,还

    是自己的中文就只会「依点点。」

    宁卉莞尔一笑,说了声「Thank you!」便跟黑蛋朝旁边停着的车

    走去。

    「里贝里」愣在那里,突然响起了什么:「嗨,美女!May I hav

    e your numer?(可以要你的电话号码吗?)」

    「谢谢你的面包。」宁卉没头地说到,学的是「里贝里」体的中文腔,

    也不知道这位法国老兄听懂没听懂。

    宁卉跟黑蛋在步行街找了间环境舒适的咖啡厅坐了下来。

    「谢谢你呵,黑蛋哥,刚才要不是你还指不定会怎么样呢,不过你制伏他们

    那几招简直太帅啦!」宁卉还沉浸在刚才那一幕中,上弯月仍旧充满着盈盈的崇

    敬之情看着黑蛋。

    「呵呵,不就几个小流氓罢了。我也没怎么发力,要不那几个现在都躺在医

    院了。」黑蛋被上弯月这么一看,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心里边清楚今天找宁卉

    的目的。「宁部长……」

    「黑蛋哥,不在公司就叫我小宁吧,宁部长宁部长的我听着挺别扭。」宁卉

    灿灿地笑了,看得出,心情特别利落开怀。

    「嗯,宁部长……不,小宁。我性子直,也不太会说话,我只想问问你一个

    问题。」黑蛋顿了顿。

    「什么问题?」宁卉眨巴了下眼睛看着黑蛋,看架势黑蛋挺认真的,想象不

    出会有什么要紧的问题问自己。

    「你……」黑蛋欲言又止,「你觉得王总好不好?」

    「呵呵,当然好啊,怎么啦?」宁卉没想到黑蛋问这么个问题,因为这时候

    她并没有察觉出黑蛋话里的意思。「你今天不是还要给我讲王总的战斗故事吗?

    我从小就特别爱看那些打仗的电影呵,对那些战斗英雄就特崇拜。他女儿的遭遇

    让人好生心痛。王总其实挺不容易的。」宁卉谈到王总便言势滔滔,眸子里的光

    是透亮透亮的。

    「我……的意思是,你……喜不喜欢王总?」黑蛋终于鼓足了勇气把话问了

    出来。「我知道,王总,挺……挺喜欢你!」

    宁卉听到这话,脸蛋霎时绯红!

    宁卉低下头,手指绞接着咖啡杯,久久没出声。

    「黑蛋哥,我们……不说这个好么,我……很尊敬王总!」最后,宁卉才吐

    出这番声音只有她听得清楚的话来,说的时候自己的心绪都不知道在哪里……

    我跟宁卉这段时间小俩口的夫妻生活倒是蛮滋润的,要是每次我都要赖着

    宁卉乐此不彼地玩游戏,总让她想象自己是在跟其他男人做爱。宁卉看来也挺享

    受其中,已经习惯闭上眼承受我鸡巴抽插的同时,和脑海中幻想的男人在别处云

    雨欢娱,每次都能很快抵达高峰,有几次高潮都强烈到都要把我的鸡巴扭断在她

    逼逼里面的阵仗。

    每当此时看着宁卉闭着眼那份娇媚迷醉的享受之情,我总有种错乱感觉

    明明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蔓延着肢体纠缠在自己体下,却真切感觉到那咫尺眼前的

    高潮却是在为别的男人飞翔那种感觉真他妈如罂粟般一样有荼毒的快感让人

    魂飞魄散。

    宁卉已经变着法地告诉我她那份幻想中的情哥哥的名单:泰森、布拉特。皮

    特、梁朝伟……但我知道,这些ang人其实都不是在她脑海里的,她脑海里真正只有

    一个人。

    但今天晚上,当我照例让她幻想跟她的情哥哥时,我插进宁卉阴道里的鸡巴

    却没有得到往常一样激烈的应,宁卉眼睛都没闭上,而且身子反应也有些木,

    我感觉有些异样,便温柔地问到:「宝贝今天咋了?人不舒服?」

    「没有啊……」宁卉期期艾艾地应着我,「老公……我想,好好问你个问

    题。」

    「嗯,问吧亲爱的。」我俯下身温柔地吻着宁卉的嘴唇。我喜欢她说话的时

    候,这样边吻着她,我喜欢宁卉说话的时候闻着她嘴里如兰的香气。

    「老公,你真的希望我跟……别的男人做爱?」宁卉好生生的看着我,我从

    来没看到宁卉以这种正经的表情跟我谈论这个,我顷刻就感到被宁卉温润湿滑的

    阴道包裹着鸡巴一阵激灵。

    「真……的!」我忙不迭地答,生怕老婆这立马又改了话题。

    「要是我真的跟人家做了,你会不会不要我了?」宁卉眯起了的眼睛,那眼

    神除了挑逗还有挑战。我如同听到千年的冰山在崩落的声音。

    「傻老婆,你记住宝贝,不管你跟谁做,你永远是我的老婆,老公只会更爱

    你!」为了表达我的爱,并且我的鸡巴已经激动不堪,便开始迅速在宁卉的阴道

    里抽插起来!

    「嗯嗯,一说这个……老公你就……忒来劲了!」宁卉不一会就娇憨地哼哼

    起来。「老公啊……你要是真的喜欢,老婆的身子可真的就给别的男人了啊……

    你可别后悔……」

    「老公不后悔!你的身子要给别的男人干嘛?」我鸡巴就像一直灌着气的气

    球,还在不停胀满,随时等待砰的那一声爆炸。

    「你老婆的身子给别的男人鸡巴插啊……操……啊……」宁卉的身体开始剧

    烈扭曲起来,双眼闭上,脸上红云翻飞,我知道那是为别的男人的高潮正要开始

    起飞。

    「告诉我宝贝,你想的那人是谁?」我的鸡巴没根插入,死死抵着宁卉的子

    宫:「好老婆,求求你告诉我,那人……那人是谁?」

    「嗷……啊啊啊……」

    「宝贝!告诉我是谁?」我把鸡巴拿出来悬停在宁卉的阴

    道口,我感觉宁卉的身体立马就黏了上来,紧紧要缠住我。

    「啊……啊……老公啊……我要鸡巴,别拿开啊,插进来啊老公!」宁卉因

    为那种阴道胀满的感觉突然变得空荡荡而变得焦灼不堪。

    「要谁的鸡巴……告诉我宝贝想要谁的鸡巴?」我举着鸡巴在宁卉的阴道口

    研磨着故意不插进去,宁卉的耻骨一直朝前在砥砺,身体扭曲地渴望着!

    「王……总的,我要王总的鸡巴啊……」一阵短暂的沉默后,宁卉终于爆发

    了,近乎是叫喊着王总的名字!

    这时候我终于将铁棍般的鸡巴一插到底,在我的老婆,我亲爱的卉儿体内的

    幽幽深谷中翻江倒海地搅动着,宁卉满足的呻吟开始粗壮与响亮起来,喊的却已

    经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王……总……插我!王……总……要我……插我……」

    这个男人据说孔武英气,曾经的侦察兵战斗英雄!这时候我的卉儿扭曲在我

    身下,却在为彼疯狂!

    在荡在宁公馆绵绵不绝的喊叫中,胀满的气球终于砰的一声爆头,我的鸡

    巴在宁卉体内一泄如注,那荼毒般的快感蚀得我人形都散了开去……宁煮夫此时

    连自己都已经分不清插入宁卉体内的鸡巴到底是自己的,还是王总的了。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少妇夏禾【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艳母淫臀(非绿版)翁媳乱情新婚豪乳老师刘艳短篇合集潜轨者善良的美艳教师妻母上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