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十九章:晚安,王总)

+A -A

    晚安,王总

    话说王总戎马半生、驰骋商海,又生得英雄伟岸、为人正直豪爽,长着跟成

    龙有的一比的挺拔美鼻,还能用冰山一样浑厚的男中音把本来是男高音的歌唱的

    比男高音还要荡气肠,比如《怀念战友》,还艺术细胞得能把舞蹈的起源说得

    头头是道,我不曾记得这世界上有多少拿枪的干活同时拥有如此的文艺禀赋,海

    明威也拿过枪的,但他老人家拿的那是猎枪,为了把最后一颗子弹射进自己的头

    颅。

    王总的子弹都是射向敌人的,具体来说射向越南鬼子的,但他究竟在战场上

    杀死过多少敌人和情场上征服过多少女人确实都是个谜,如果猜一猜两者哪个更

    多,我会酸溜溜的倾向于选择后者。

    对于女人,这个男人的确有着特种兵一般强大的老少通杀的能量,如果非得

    要挑人家年龄有些偏大的刺儿,对于这种炼成精的人来说年龄就如同人家手里

    的魔杖,玩似的就变出些魔法来让你觉得人家怎么着都是处在人生中最好的阶段

    来气死你。

    不服气是没有用的,人家纵使五十岁了是吧,参见一下7里头的布鲁斯

    南吧,那点鱼尾纹长在你脸上叫褶皱,长在人家眼角就是摄夺妇人心的必杀器,

    再老点?那《勇闯夺命岛》里的肖恩?康纳利还等在那里让你高山仰止,这位有

    着贵族爵位的英国绅士会告诉你什么叫做黯然销魂老来俏。在《偷天陷阱》里我

    怎么看他跟性感迷人的泽塔?琼斯玩儿点暧昧都比泽塔妹妹的正牌老公迈克?道

    格拉斯相配,来得更加黯然销魂,尽管迈克兄其实要年轻滴多。

    我记得早年我家隔壁有个包子铺叫早来俏来着,里面的锅贴很好吃,每天我

    都习惯去来个二两,后来大一点我才明白我原来是迷上了「来俏」这个词儿。再

    后来一经老来俏的康纳利先生问世,才知道原来「来俏」并不是形容包子而是用

    来形容老男人的。

    可惜我不是女人。

    但我的老婆是啊,这个具备成为魅力无解老来俏男人一切特质的王总千真万

    确在这一刻成为了我老婆的第二个男人我是说拥吻的第二个男人。其实一个

    女人真的脱了裤子让你日,并不见得女人心里面多么鸟你,但如若一个女人动

    跟你吻儿了,那一定是动情在先,心曲款款我老婆的嘴唇一挨碰上王总的,

    那一声酥酥的叹息说明了一切。

    我不知道我老婆甜甜的香唇是不是让王总到了十七岁、或者十八岁那年的

    雨季,记忆起多少雨打风吹去的青春年华,反正这个吻看上去真的像发生在两个

    青涩的少男少女之间:只是四唇互相紧紧相贴,没有口腔的咬、没有舌尖的碰

    触、没有谁动地张开嘴做更近一步的探,似乎连心跳的声音都互相听得见,

    其实我知道,听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只溪流不见浪花有时也很美。

    王总不可能是装稳重,应该是真的在那一刻不知道是该前进还是后退,向左

    还是向右,我相信他在越南的热带丛林里做过无数次这样的选择题,次次都是关

    于生和死的考验。这,我猜王英雄心中的确是有些六神无了,是不是我老婆

    身子和香唇的气息把我们的王英雄坚强的神经一时熏短了路也未为可知。

    这也难为了人家,因为他哪里会知道我老婆近些时日跟宁煮夫同志做爱的时

    候都是叫喊着他的名字达到高潮的,他同样不知道我老婆的这一吻包含了宁煮夫

    多少谆谆教诲、呕心沥血的的鼓励和期待呵!

    你以为个个男人都像宁煮夫这么舍得与环保呐?

    而此时我老婆只是闭着眼睛,仿佛周遭的时间与世界已经停止,所有的感觉

    都如汇集在一块强力贴般的贴在王总厚实的嘴唇上,激动、羞涩、惶然无措、征

    服或者被征服、电击般的若动心扉、不知是在现实还是梦境这其实更像

    一个豆蔻少女对英雄的情怀。

    此时请原谅真的不是我要故意安排这么俗气狗血的情节王总的电话

    偏偏响起!

    宛如梦中人被惊醒,我老婆的嘴唇嗖地从王总的嘴上弹开,那一刻弹开的力

    量很大,恰恰说明刚才贴上去的力量有多大。宁卉拂了拂自己的嘴唇,身子下意

    识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王总拿出手机,面对我老婆离开自己怀里并未来得及阻拦,看着我老婆的指

    尖从自己的手掌滑落,王总的目光有些犹豫,最终没有将我老婆的手攥在手里,

    可能是那个电话很重要,可能为了逃避一时的慌乱,王总很快恢复了常态,专心

    开始应答电话。

    这果真是一个很重要的电话。

    「我要马上赶到集团总部去,黑蛋,你先送我,然后把宁部长送公司再过

    来接我。」

    王总挂完电话对黑蛋说道。王总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坚定,似乎刚才什么都

    没发生过。

    宁卉这时候目光正看着车窗外,车子正经过一个城市公园,虽然是冬天,望

    出去却是一片葱葱郁郁的绿色。

    我今天一整天都处在一种莫名的极度亢奋之中,我在家里屁股上像长了根刺

    一样的坐不住,总觉得需要做点什么,总想夜晚很快再到来我觉得昨晚宁卉

    在我身下奔向高潮以及高潮中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那种迷醉的表情给我的是亦梦

    亦幻的感觉,我需要再来一遍来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的确是真的,王总确有其人,如假包换的战斗英雄加伟岸雄男我脑海

    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令我窒息的画面:在一辆行驶的小车的后座,那辆车像是一辆

    黑色的奔驰,这辆奔驰在路上姿态优美,一个男人朝我老婆俯身过来,我爱彻心

    骨的老婆,我的卉儿竟然欲拒还迎。

    不知怎地他们的嘴唇就贴到了一块,开始很缠绵地亲吻着,我老婆表情是那

    么自然,那么享受,画面很清晰,他们的嘴唇贴得很紧,连嘴唇互相搅和的曲线

    都看得清清楚楚,我不相信那不着缝隙的搅和里面没有舌头的交缠,没有唾液的

    相送……他们吻得就像情意绵绵的多年的恋人,想象中这幅我老婆跟别的男人如

    此亲昵的画面固然不是第一次在我脑海里出现。

    但当我感受画面中我老婆跟别的男人接吻竟然有如此享受的表情或者单单是

    我老婆如此享受这个意念就足以让我热血沸腾,我感到一股酥酥的电流从胯下传

    来,漫过整个身体,直冲头皮头皮发麻这个词儿发明得真他妈的好我一

    会儿便感到自己身上除了鸡巴是硬的,什么都是软的,连头皮都是软的。

    那个男人正好是王总,一定是王总……因为我老婆在我身下高潮的时候是喊

    的他,她一定因为很快乐才喊的他或者这样喊他会很乐。

    亲爱的老婆,是不是你已经把在老公身下的高潮当成是王总给你的了?!我

    见过王总呵,鼻子很大像成龙的鼻子,据说鼻子大的男人性器官也大,客观地说

    我知道我的物件其实真的不算大我不敢将那幅画面继续演绎下去……我身上

    唯一硬的地方已经处于喷射状态,里面全是滚烫的液体燃料。

    我猛然将脑海里的画面掐断,我不能这整天的在家里就这么让这欲射不射,

    像吸食鸦片一样的感觉折磨自己,尽管那种荼毒般的快感已经逐渐在我身上清晰

    起来,在我身上的状态就像是以前是一个非法的地下组织现在获得了法政党的

    身份,我已经允许这种快感在自己的身体上流淌,我已经认可,或者喜欢,或者

    迷上了这种快感。

    不急嘛,我有大把的时间,我对自己说,还是该干嘛干嘛吧,该干正事还是

    要干正事,宁卉不是我老婆嘛,急什么急宁卉是我老婆,想到这里我心里有

    一股说不出来的舒快,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神情幸福得跟花儿一样,

    坦然与得意的很,像是在跟全世界的男人炫耀。

    我收拾了下心情,努力让头皮硬起来,让鸡巴软下来,让里面的液体燃料冷

    却下来,然后拿出手机,跟洛小燕发了个短信,比赛完了,我答应要约她吃饭来

    着。

    奶奶的,这就是他妈的自己说的正事?

    一会儿洛小燕的短信过来:「我太受宠若惊了,南老师竟然会请我啊?我

    现在正在外地演出,来跟您联系,谢谢!」

    我还是出了门,带着我那竖起来有竖起的中指那么高的稿子朝报而去。

    来到乔总办公室,我把稿子朝乔老大的桌子上一摊,乔老大差点眼镜后面的

    眼珠子没滚出来,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心疼那一叠A4纸。

    「你小子在家一天不务正业就干这个?」乔总拿起稿子翻了翻,眼珠子朝我

    一瞪说道,不务正业几个字说的口气有点重。

    「这不向您老人家汇报来了嘛。」我动从桌子上一包打开的中华中抽出一

    根来点上,美美地吸了一口,看着乔总就嬉皮笑脸地笑了,「俺生是报人,死

    是报鬼呵。」

    我明白乔老的心思,这个私下跟我经常老不正经的男人其实非常器重我,

    人家曾经官至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因为受不了官场那一摊子摆不上桌面的事儿

    动要求到报来求个清闲。此人其实肚子里有硬货,新闻时评写得极好,有鲁迅

    投枪与匕首的风骨,只是现在年龄见长了有些难得糊涂起来,常常一副老顽童的

    心态其实乔总也不算老,应该在这两年办满五十的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乔总吟诗弄词书法画艺样样精到,也是个风流才子的,平时还喜好围棋斗

    个地什么的,这太我意了本人自诩为下围棋中斗地是斗得最好的,斗

    地中围棋是下得最好的,这点禀赋还得益于我老爹的遗传,他老人家十来岁就

    是县城的少年象棋冠军。

    不提我的专栏现在已经成为报的一个金字招牌,单是棋牌这点架子就在报

    镇住了场子,让报一大帮子对乔总如此器重我而对我心怀不满的人没得撒子

    脾气,大家都知道乔老也好这两口,报有几个会下围棋的,最好的我都要通

    让两子,斗地更不用提了,赢他们的钱跟玩似的。当然乔总这两样也都差我一

    大截,只是在经常跟我的切磋指点下,乔总最近围棋及地技艺大进。

    乔总跟我都不情投意,还能跟谁情投意?我明白乔老的意思是一直想

    我在报呆下去,有着力栽培我的意思。

    「你美个啥呢,媳妇怀上了?」

    「哈哈哈,这个还没呢,我们不是年轻着嘛,事业为重,现在还不考虑那事

    儿,不过我老婆生了一定会拜您干爷爷的哈。」我这嘴甜的,当然我对乔总是打

    心眼的感激与佩服,这嘴甜得真滴没有一点做作。

    「我没这么老吧。」乔总白了我一眼,但看得出心里面应该是乐滋滋的。继

    续翻看着我的稿子。

    「说真的老大,我知道您在这个圈子也是泰山压顶的人物,就给老推荐个

    出吧,当然货您先看着,欢迎给我提提宝贵意见,您要是觉着货不好您也给

    我直说,我不为难您。」我从那包中华里再抽出了一根,递给乔总然后十分殷勤

    地给他点上,尽管这包烟本来就是人家乔总的。

    「这样吧,稿子先放我这儿我慢慢看着。」乔总沉吟片刻,不知道在办公桌

    的哪间抽屉里摸一阵,然后摸出一张名片:「你可以先去找找这个人。」

    我接过名片,上面写着:「江山出:慕容芳菲长。」

    我心里立刻觉得一股春风拂面的感觉,故意惊叹到:「哇……好琼瑶的名字

    哦。」

    「她手里有个出项目,市委宣传部放在他们出的,正准备要出一套

    旋律的丛书,其中包括小说类的,如果进了这个出计划,政府还有一笔补贴资

    金,据说补贴得不少。」乔老继续看着我的稿子,头也不抬,那话说得些轻描

    淡写,经意不经意的。

    我心里不知道是感激还是什么,一时没搭上话。

    见我不搭话,乔总喷了口烟,看着我那表情又有些神秘莫测起来:「你自己

    先去试试吧,慕容长是北大中文系的高才生,当年北大着名的才女。」

    「北大?」我想起了什么,「那不跟您老是同学了?」

    「比我小几级,她进来的时候我已经读研了。」乔总说这话的时候,尽管有

    烟雾和眼镜阻挡着我看清他的表情,但我仍然体会出来话里的意味深长。

    宁卉临到下班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晚上要跟曾眉媚逛下街,并准备跟曾在外

    面随便吃点什么,晚上就不来吃饭了,我当即表示很高兴,说老婆你好长时间

    都没逛街了啊,我的卡反正在你身上你随便刷,想买啥就买啥。

    因为是跟曾眉媚嘛,我心里很激动,我没想到曾眉媚居然也有个好这口的男

    朋友,这女人不仅没给宁煮夫的大计添乱,没想到关键时刻添的是一把火,就不

    知道两个年轻貌美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在讨论各自男人有这么个嗜好的时候,是不

    是觉得这天下已经大乱,在说这景象是不是比哪天天下真的无贼了还不可思议。

    夜晚的等待总是那么漫长。当宁卉晚上十点多钟显得很疲惫地家的时候,

    我急不可耐鞍前马后地伺候着老婆沐浴更衣,洗漱停当。

    然后冲了一杯热腾腾的睡前牛奶端给老婆,发现宁卉的疲惫有些复杂,不像

    是单单的睡眠不足或者辛劳过度。我发现宁卉总是欲言又止着什么。

    连牛奶都没喝完,这种情况在以前很少出现。自我当上宁煮夫以来,宁卉在

    我面前从来都是前胸能看到后背般的透明,一次眼眨巴下来,我都知道后面是要

    哭还是要笑,要哭的话我都能算出要有几滴眼泪滴出来。

    我在床上极尽温柔的能事,但故意不去触摸宁卉身体敏感的部位,只是吻吻

    她的额头,触摸下她脸蛋,给老婆搓脚也是必不可少的功课。

    我不敢肯定宁卉是不是真的有话要跟我说,但当我给她搓脚的时候我发现宁

    卉的脚没有往常那么配和享受,脚趾头的表情有些生涩。我的头便下意识的抬

    起来,发现宁卉正怔怔的看着我发呆。

    「怎么了宝贝?」我突然脑袋拐了个弯,忽生一计,「我正好有件事要给你

    说,我差点都忘了。」

    「老公……我……也有件事正想给你说呢。」宁卉低下头,都不敢看我,脸

    蛋在灯光下微微泛红,像秋天开始成熟的苹果。

    我心里窃喜,这宁煮夫的小聪明还真来事:「那你说吧老婆。」我过来伏在

    老婆半躺床上的身子上,轻轻吻着宁卉的嘴唇,我喜欢边说话边闻着宁卉口里如

    兰的芳气。

    「你先说。」宁卉对我贴上来的嘴唇既不迎也没拒绝。

    其实我是真的有正事要禀报老婆:「是这样,仇老想聘请我去他们公司,

    年薪都开到四十万了,还不算年终分红哦。」我捏了捏宁卉的鼻子,我知道宁煮

    夫故意把语气说得十分得意,不就是想在老婆面前显摆一下自己是多么的俏。

    「老婆你说我是去还是不去呢?」

    「哦,我老公原来这么俏啊。」这么震惊的消息都没完全让宁卉的眼神完全

    盯着我,眼睫毛依然把上弯月大半都遮住了。「过去虽然待遇好,但工作适不适

    你啊,你要想好了哦,况且人家乔总这么器重你。不过意你自己拿老公。」

    「恩,我也是这个意见,我听老婆的吩咐。」我心开始砰砰地跳了起来,我

    知道该老婆了。「该你说了,老婆,什么事?」

    「我……我……」宁卉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都要听不见了,脸蛋明显看出

    来越来越红,像秋天已经熟透的苹果。「老公……我……我说了你别生气啊。」

    听到这话我身子突然像吊车的铁钩突然从后背抓了起来,我大气都不敢出:

    「什……么事?你不说老公才要生气。」

    「老公。」宁卉这才把头完全转过来,眼睛今晚第一次的完全跟我的正面相

    触,那目光让人堪堪怜落:「今天,王总……吻我了。」

    「什么……」这句话我没说出口,因为我已经听得清清楚楚,然后脑袋嗡的

    一下!!!!!

    我刹那间感到抓起我身子的不是吊车了,是喷气的火箭!身子突然失重地飘

    在空中,像陀螺飞速旋转,周围世界的世界已经消失,我能看到只有我老婆翕动

    的嘴唇,因为那句话是从那里蹦出来的……那是一张美得令人心醉的嘴唇,如同

    一朵鲜艳的梅花。此时,她的娇艳已经被别的男人侵犯。

    「啊」我的身子突然痉挛起来,双腿绷直,突然感觉鸡巴一阵上千伏的

    电压才能制造的那种强烈的快感直冲上来,后面跟着一股飓风卷石般的狂流。

    「怎么了?老公。」宁卉看出了我猪肝色的脸和僵直的身子,连忙拉着我的

    手臂。

    「嗯嗯……啊……」那股狂流因为我这声呻吟没有将最后一口气守住,其实

    那时我已经知道什么都无法阻拦了……

    我赶紧攥住宁卉的手朝我的鸡巴拽去,刚刚触摸到内裤,我鸡巴在里面喷射

    了!

    「啊……」我紧紧将宁卉的手按着自己的下身,让她感受到爆发有多么强烈

    与超音速,从宁卉说出口到喷射只有短短的十秒!

    「老公……你射啦!」宁卉的眼睛突然亮堂起来,不敢相信发生的是真的似

    的看着我。

    「恩,老公射了。」我狠狠地咬了咬宁卉的嘴唇,仿佛要探那里今天残留

    的不一样的滋味。「你看看,老公不生气,老公……兴奋啊!」

    「咯咯咯……」宁卉突然笑了,头直接往我怀里埋,「老公啊,你真的不生

    气?」

    「你看到了啊,我生气会是这个样子啊,老公兴奋都来不及呢。」

    「奇了怪了呵,早上我这么帮你吹都没帮你吹出来,怎么才是听听我说说你

    就射得一塌糊涂呵。」宁卉在我胸前小拳头捏着捶了起来:「你坏死了,这才是

    说只是吻了我呵,要是……」

    「要是什么……」宁煮夫这会已经快乐得跟神仙似的。

    宁卉不知道是不是发现自己说漏了嘴,伸了伸舌头赶紧把头埋进了被窝里。

    「快,继续汇报,到底怎么事?」我也把头钻进了被窝。

    宁卉这会没有了刚才的生涩,很自然地叙述了过程。边说的时候,我边吻着

    她的嘴唇,宁卉这会也开始很动地应我的吻了。

    「就这么下,就完了。」我似乎有些不甘心。

    「是啊,你还想你老婆被怎么着啊?」这时候我老婆的脸蛋妩媚无比。

    「后来呢?」

    「后来……」宁卉想了想,拿起旁边床头柜上的手机,翻开了一条短信给我

    看:「小宁,今天我太冲动了,真对不起,如果我的鲁莽给造成了伤害,请你原

    谅。」

    短信是王总发的。

    「那你怎么的?」这时候,我知道,事情已经不可阻挡了,王总呵,这个

    长着跟成龙一样大的鼻子的男人,据说鼻子大的男人那里也大!

    宁卉看着我,摇了摇头:「我什么也没。」

    「切!」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我知道宁煮夫这时候夺过宁卉的手机,

    「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女人。」

    我拿过宁卉的手机,在王总的短信复栏上飞速地写下:「今天对我是很美

    好的一天,我这会要睡了,相信也会有个好梦!晚安,王总。:)」

    然后按下了短信发射键。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