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二十章:亲爱的,你一定要快乐)

+A -A

    亲爱的,你一定要快乐

    「你搞什么鬼啊老公?」宁卉突然明白过来我在做什么,手捏着粉拳就在我

    肩头上一通捶过来,那样子粉面含春,滴滴答答的拳头捶得我心里倒是一番春心

    荡漾,仿佛老婆这通拳头捶的是我的身子,拳头里面的娇媚给的却是已经芳心相

    许的王英雄。

    我春心荡漾竟然是因为老婆此刻在为别的男人怀春,这听上去够拧的了?!

    这个念头突然让自己心里有一丝疼,那种疼就像一朵繁盛的罂粟花开放在我

    浑身酥快的身体上。

    宁卉过来就要抢我手里的手机,我自然不给她,宁煮夫哪里肯放过这个「调

    戏」娘子的机会:这出奇特的春宫活剧就像经历了漫长时间的两个人之间的心智

    博弈,已经出场的角看起来是我跟老婆,但实际上背后那个虚拟的男人现

    在所有的现实可能性都指向了一个具有N多英雄元素的王总才像是真正的男

    角。

    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在做什么,宁卉在宁煮夫眼里有多种身份:一个美到不可

    方物的女人,不可方物这个词省事但省略的是你能想象到的所有美好;自己的老

    婆,说新婚燕尔也许过了点,但结婚的时长还不能用多少年头来计算;这个世界

    上我最爱的女人,宁煮夫连把自己的名字都改姓宁了,旧会可都是太太改了跟

    先生姓的。

    如果可能,我常常想,我甚至愿意为爱这个女人付出自己的生命而此时

    此刻,我的脑海里却尽是自己心爱的女人怎样在别的男人身下娇吟的景象,我已

    经不介意,或者已经很期待了,这个男人就是王总其实那个男人是谁并不重

    要,重要的是无论我老婆以怎样的方式在他身下,我老婆,一定要快乐!

    我忍不住会把这种景象追问下去,如果宁卉在他身下是仰躺着,还如果是趴

    着呢天!当我每次从背后插入撅起屁股趴着的宁卉时,我都有一种亵渎天灵

    的罪恶感,尽管宁卉是我的老婆,我行的是法插入,但这个女人实在太美丽了

    至少在我眼里。我后来明白为什么基督徒要规定个传教士的姿势,是不是因

    为如此高贵而美丽的女人趴着让男人从后面来的姿势本身就是对禁忌的亵渎?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禁忌本身就是美,况且当这种禁忌与性联系起来时,这

    美爆发力与诱惑十足,比如夏娃偷吃的那个让自己从此放逐凡间的苹果。

    我现在才想起鸡巴刚刚射过,但此刻它又如同打了鸡血般的肿胀起来,因为

    我脑海里的画面来到了宁卉一丝不挂,跪着,美丽的屁股高高撅起,但不是为了

    我撅起……

    我猛地拽过宁卉,不容分说要扒拉开宁卉的睡衣,那里面什么都没穿,除了

    一条小底裤。我把宁卉的身子反扭过来,这样她只好双手撑在床上,然后一把把

    她最后贴在身上的粉色的底裤扯下来,宁卉光白饱满,手摸上去温润如玉的臀部

    便哗啦啦呈现在我眼前,一团簇黑从前面的勾缝里延伸下来,如同蔓延的溪流到

    了后面只成了涓涓滴滴的黑丝。

    我举着肿胀的鸡巴就要朝勾缝里插入,这时候宁卉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原来,当我专注于将宁卉的身体做成欲让男人后插式的姿势时,宁卉偷空儿

    从我手里拿去了自己的手机,我都没注意到她是看了看手机的屏幕才咯咯地

    笑的。

    我注意到她的笑声是由手机引发,便赶紧再次夺过手机来一看,我傻了眼:

    原来上面显示着刚才我发的短信失败!

    「这是咋了?狗日啥子移动公司哦?」我有种想要找移动公司拼命的感觉。

    「可能是欠费了吧,有一阵没给手机充费了,咯咯咯……看你刚才还瞎不瞎

    忙活吧?」宁卉还在笑。

    鸡巴白射了,刚才。

    奶奶的!

    我赶紧打86确认,果真欠费了。上面报的是不多不少正好欠了一分

    钱。

    我日你奶奶的移动,你不可以给老子垫到这一分钱啊,这叫一分钱急死英雄

    汉懂不懂。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不早也不晚,十点多了,外面还买得着充值卡吗?

    不由自己细想,我赶紧一个翻身起来,也不管鸡巴还硬没硬着,胡乱套上衣

    服,就往门外冲去。

    「老公啊,你太……夸张了吧,这么晚了!」宁卉立刻明白我要做甚,见我

    冲出门外,在我后面喊到,「你猴急些啥啊,老公,你小……还翘着呢!」

    我几乎小跑步地了几个小卖部,终于在离我家小三米开外的一家正准

    备收摊的路边烟摊上买到张充值卡,本来我说买一元的,卖烟的那个老奶奶说

    只有五十的了,我听到说有那分钟差点没有内牛满面,扔过去一张元大钞

    因为我确实没有五十的零钞,拿起递过来的卡就往家里冲,老远,人家老奶奶

    还在后面喊我:「小娃,还找你钱呢?这什么人啊?我说清楚了我只有五十的

    啊!」

    这么晚了,寒风刺骨的,老奶奶您不容易啊,谁叫您今天是我恩人呢。

    到家,我已经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如牛,宁卉这时半躺在床上,但把自己

    的身子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旁边的睡衣和小底裤还在那儿,这表明我被子里

    面的老婆仍然是清洁溜溜。

    我赶紧给宁卉手机充上费,然后脱衣上床,脱得跟宁卉一样清洁溜溜。

    宁卉就好好的看着我:「老公啊,平时见你慢不楞吞的,这会儿你倒是着急

    得很呢?!」

    「能不急嘛?」我都不知道我急些啥?是怕过了这村没这个店了!

    「来来,老婆,刚才我手气不好,换个手气,这次你来发!」

    「去,还发啊?」宁卉的脸不由羞涩起来。「这样不好吧老公,咱不发了好

    吗?」

    「不发我大冷天的跑出去买卡搞什么?有什么好不好的,人家是领导,不

    复人家不礼貌知道不?」我见宁卉不接手机,便把宁卉的身子拉过来躺在我的怀

    里,然后理落出她的一根手指牵引到手机的短信发射键上。

    短信还是刚才那个短信,宁卉已经看过了,当然知道是什么内容。

    我的手指按在宁卉的手指上,那根葱葱郁郁的指头这时候在触摸在按键上,

    这时候移动的线路已经畅通无比。我可是用的一块大洋买的五十的卡啊!

    其实我期待的是与老婆这时候的心路畅通,此刻有八千里路云和月,快要拨

    得云开见日出的感觉。

    宁卉的手指没有发力,我相信这时候跟她身子一样软软的。

    「准备发射了哦?」我手指慢慢加力到宁卉的手指上。

    宁卉娇羞地摇摇头,但手指头在我手下乖乖的,并没有挣脱的意思。

    我都没来得及搞个倒计时仪式,我只是激动得很,紧紧地搂着宁卉的身子,

    我打赌我已经感觉到了宁卉突突突小鹿乱撞着的心房,我摁住宁卉的手指尖重重

    地按了下去按键终于被按动了,我感到宁卉手指在那一刻无比性感与优雅。

    「我爱你,亲爱的。」我转过头去,结结实实地在宁卉的唇上亲了一口。

    「你坏死了老公。」我感到宁卉此刻的嘴唇是烫烫的。

    「老婆,我现在……想插你,你看我现在又硬了。」我把刚才宁卉发射按键

    的手牵引到我的鸡巴上来,现在它像铁棍一样,我记不得刚才我从老奶奶接过充

    值卡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像现在一样硬。

    「来啊,老公,给你插,你想怎么插你老婆都可以。」宁卉闭上眼,应着

    我的吻说道,芊芊手指像刚才触摸按键一样温柔地绕环着我热铁似的鸡巴。

    「为什么我怎么插都可以?」

    「因为我爱你,因为我是你老婆!」宁卉的语气坚定又温柔。

    这话让我很感动,又让我浮想联翩,老婆啊,这要是不是你老公的男人插你

    呢?又是因为什么?

    「我想从……后面插你!」我脑子里满是宁卉跪着,准备让不是自己老公的

    男人从后面插的情景。

    「我就趴着让你从后面插啊!」宁卉上弯月醉蒙蒙地半眯着,宁卉这个样子

    总让我心魂神荡。然后自己翻过身来,双手撑在床上,浑圆而弹性十足的臀部翘

    在空中,臀部的弧形像只迷人的月盘。

    以前每次都是我引导宁卉到这个姿势然后从后面进入她,这是第一次,宁卉

    动摆好这个姿势这么美丽的女人,上天的尤物,摆好了这个姿势,渴望你

    从后面进入她,侵犯她,插她……

    其实要从后面插,对所有的男人都必须是这个一样的姿势,并不因为我是老

    公,这个姿势就会有什么不同。

    想到这里我浑身激灵。

    我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刚才终于成功发射短信的激励,还是这个姿势的刺激,

    抑或感动于刚才宁卉那番温柔的话语,我终于不可抑制地举起了自己的鸡巴,深

    深地将它没入到宁卉美得令人心醉的臀部里。

    「啊……」宁卉臀尖一挺,一声细细的娇喘从前面传来,我感到她温热的阴

    道其实早已春水涟涟。

    第二天宁卉出门上班前,我建议老婆穿得鲜艳并且性感点,然后老婆嘴地唠

    叨说为什么现在不是夏天,不然恨不能老婆穿个吊带就出门,那吊带还得露着点

    不深不浅的乳沟来。

    「让你老婆穿吊带上班,你秀逗啊?」宁卉一副摊上你这歪老公没好气的样

    子说到。

    不过今天宁卉穿的这身鹅黄色的套装与往日的确不大一样,以前也穿过,但

    今天的搭配有些不同,原来是系上了条暗黄色的驼毛纱巾,那是我特意送给老婆

    的生日礼物。这一身出去绝对hold得住。我期待看的是浑身诱惑的味道。

    其实我老婆穿啥衣服都好看,都会让男人神魂颠倒的。

    当我依依不舍,又充满期待地我也不知道我这是要期待着什么把老

    婆送出门时,我突然像记起什么事来,追着出去对等在电梯口的宁卉说道:「记

    着老婆,今天有什么情况马上及时立刻向老公汇报啊!」

    宁卉当然知道我指的什么,看着电梯来了,却故意说到:「汇报什么啊?」

    我一声语塞,见我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宁卉突然扑哧一笑:「知道了啦,

    老公,你一天正经点好不好啦?」

    这时候我的手机短信传来,我打开一看,是天气预报,上面说今天有太阳。

    接到刀巴电话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多钟的样子,天空吐亮,这冬天稀有的太阳

    正有些探出点头的意思,电话中说仇老今晚要请我吃饭。

    我都不好意思起来,都是人家请客也不好嘛,有些不想去,更重要的原因是

    今天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不想这个时候有其他事情分心。

    「仇董说务必今天要请到你。」刀巴听我有些犹豫,连忙说到。

    我想也好,今天就借这个机会把决定不去江胜公司的事儿当面跟仇老说清

    楚,也算跟人家正式的一个交待,人家这么看得起自己,怎么着我都挺感动的。

    我答应了这个饭局,刀巴遂约好了来接我的时间。

    搁下电话,我的心却没搁下,自此我开始了今天一整天的心神不宁之旅,不

    停地把玩着手机,心想要是今天电话线路扯拐,我非抱个炸药包把移动公司的大

    楼炸了不可。

    快近中午,我发了个短信给宁卉:「没有动静吗亲爱的?他来办公室没?」

    漫长的等待过后,宁卉的短信过来:「没呢亲爱的。」其实这个漫长就只

    过了五分钟而已。

    「急死人了,是没动静还是他没来啊?你倒是说明白啊老婆。」我又发了过

    去。

    又是漫长的五分钟过后:「没动静也没来。老公啊,你这是干嘛啊?我这在

    上班好不好?你净想些什么啊?」

    「恩恩,好的,老婆我不打扰你了,有什么情况立即向老公汇报啊!」

    「跟我妈似的唠叨个没完,知道了啦老公,一定最快速度向你汇报!啵!」

    后面那个啵是吻我的意思,这才让我稍稍放下心来。

    一直到下午刀巴开车来接我,宁卉那里依然无战事,这我上车的时候心里是

    那个的忐忑不安。

    仇老的饭局设在一个外面并不十分打眼,但内部装修十分有讲究的一间酒

    家里,看得出来是请了知名的设计师设计的,风格走的是传统的园林路线,小桥

    亭榭弄得个婉转流连的,连喷泉都引入到了包厢里,十足的亲水,但因为良好的

    灯光衬托,让你在冬天里看着水儿都觉得打心底的暖和,还时不时传出几声鸟在

    山野间的啼叫,我四处张望,没见着鸟的身影嘛,后来才知道是音响特地弄出来

    的声音。

    有钱就是他妈的硬道理啊,啥子名堂都鼓捣得出来。这地儿离富丽夜总会不

    远,看这架势,我怀疑这是不是仇老的另一处产业。

    刀巴把我引入到旁边有个喷泉的包厢,已经等候在那里的仇老示意我在他

    身边坐下,他身旁的另一边空着,但摆放着一副用餐的行头,看样子是还在等什

    么人。

    「不好意思,仇老。」我一艾坐下,赶紧说到:「本来想找机会当面跟你

    解释的,今天正好借这个机会吧,我慎重考虑了下,也征求了我老婆的意见,现

    在我来贵公司时机还不成熟,也不太方便。非常抱歉,但我很感激仇老这番盛

    情。」

    我尽量说得委婉些,仇老微微颔首,像是接受了我的解释:「恩……知道

    了,如果南先生什么时候想来了,告诉我一声,敝人随时都欢迎。」仇老递过

    一根烟来没得说,这成了规定动作了,递过来的是古巴捎来的雪茄顿了

    顿,「今天请你来,倒是另外的事。」

    还是刀巴殷勤地给我把烟点上,我喷了口,真他妈舒服,这辈子一定要去加

    勒比海一趟,去证实一下那里的海风跟雪茄抽出来的一不一样。「什么事?」

    「我曾经给你说过,我本来不打算告诉婷婷的我跟她的关系的,但我这把年

    纪了,思女心切啊,前些天我忍不住要求她妈把实情告诉了婷婷。」仇老说这

    话的时候像是得到了什么解脱似的。

    ang

    我明白了旁边空着的座位原来等的谁,「哈哈,敢情是让我见证父女相认的

    人间喜剧啊!」

    「唉,但婷婷好像不愿认我这个爹!」仇老一声叹息后说到。「她妈告诉

    她了后,我说要见见她,这丫头死活不肯见我,今天我特地亲自打了电话给她,

    说在这儿等她,随便也算个父女相认的仪式。今天请你来,我知道南先生是文化

    人,知书达理,口才也好,我还看过你报上那些治理各种家庭矛盾的文章。我想

    要是这丫头来了还是那么拧,没准你能帮上忙,开导开导她。」

    敢情把我当成治疑难杂症的江湖医生了。不过这么些家务事都想着我,我对

    仇老的这份信任还是挺感动的。「哈哈哈,哪有闺女不认老爹的道理。这个您

    放心了仇老,这比起我治理的那些家庭矛盾啥的还真算不了什么。」

    「好啊!有你这么一说,我放心了。」仇老手一挥,叫刀巴把酒拿上来,

    「虽然菜还没上,冲南先生这句话,咱先干上一杯!」刀巴拿上来的是茅台,给

    我跟仇老面前的杯子都给满上了。我正要举杯,此时手机的来了短信。

    老婆的!这还了得,也顾不得茅不茅台了,我赶紧打开:「老公,王总约我

    了。」

    短信寥寥数字,但我却觉得字字千钧,我顿时觉得身体像荡起双桨的小船,

    短信那行字像锥子划过我的心脏,奇怪的是划过的时候没有痛感,却倒是身子一

    震,拿手机的手都在抖。

    我这时候过神来看见前面满斟的茅台,突然觉得得豪气干云,喉咙只听得

    见自己的声音呜呜的嘀咕,「来!仇老,今儿我也高兴,咱们干了!」我一滴不

    剩地将茅台灌进了喉咙,那一个才叫他妈的爽,这是我此生喝过的最爽得一口茅

    台,感谢仇老这口茅台,我一辈子都记得。

    完了,我赶紧闪一边四处无人的地方,给宁卉电话就打了过去:「什么……

    什……么……情况?」我他妈的平时说话滔滔不绝的,这会舌头像缠了蜘蛛

    似的。

    「老公,你喝醉了啊,怎么说话结结巴巴的哦?」

    「快说,快……说!约你……啥了?」我努力让自己不结巴,但说出来的话

    还是连不上趟。

    「约我吃饭啊,还能有啥?」哈哈哈,小样的,哄二妹没谈过恋爱啊,这早

    不约晚不约的,就恰恰好这会儿约你吃饭?我心里到一点不结巴,这反应顺溜得

    很。

    「先吃饭……好……好!」

    「什么叫先吃饭好?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有什么情况随时向老公汇报!」这话宁煮夫突然说得一点不结巴了。

    「知道了啦,老公!」

    「亲我一个!」

    「啵!啵啵啵!」宁卉在电话里亲我的声音像在吃酥心糖。

    挂了电话,我还是觉得心里欠欠的,我用颤颤巍巍的手赶紧发了个短信过去

    「亲爱的,你一定要快乐!我爱你!」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少妇夏禾【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艳母淫臀(非绿版)翁媳乱情新婚豪乳老师刘艳短篇合集潜轨者善良的美艳教师妻母上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