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二十二章:星期五,日落之前)

+A -A

    星期五,日落之前

    「老婆你说……什么来着?!」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我分明听得一道

    电光闪来,直灌双耳,然后在我脑壳里炸如平地惊雷。「慢……慢点老婆,我头

    有点……麻麻的,一样一样的来说清楚。」

    幸福呵,这他妈的宁公馆的过山车还兴放慢动作来着,连这种销魂时刻还可

    以把带子倒去重新放过,宁煮夫赶紧一脚刹车踩上去,那架势是要连地球自转

    公转连二人转啥的都给通通刹住了才作数。

    「你刚才说……你跟他……舌吻啦是吧?」我知道我因为码字的干活形象思

    维异常发达,话音刚落,老婆跟人咸湿舌吻的画面便在脑海里追魂而来,追的是

    老婆舌吻了,但吻的人不是我的魂。

    「嗯,是……啦。」我老婆闭着的上弯月通常会在一种时刻比睁着更迷人:

    当情炽欲烈的时候,比如这会儿,宁卉闭着眼嗫嚅道,浑身轻扭,淫气氤氲。

    「呜……」我体内一阵闷燥长鸣,如同婴儿找奶头似的张开嘴,将舌头伸

    到宁卉嘴前,「宝贝,吐一些……唾液给我,老公……要吃你的口水,我想知道

    我老婆跟别人舌吻过的嘴嘴是啥味道嘛!呜呜……」

    宁卉被我这冷不丁的要求惊得一时间花容失色,杏眼圆睁,看着宁煮夫诞着

    舌头的滑稽样,顿时又没好气地嗔怒道:「你干嘛啊……变态!」

    「求你了老婆。」宁煮夫撒起娇来。我以为这个要求随着一声变态老婆是不

    会答应的了,撒撒娇只是做下最后的努力。

    没想到宁卉却咂巴咂巴了下嘴,匀了些口腔里的津液到舌头上,然后舌头伸

    出一段来,舌尖轻轻碰到我候在那里的舌尖,上面唾液的气泡还泛着光亮,说到

    「自己来吸老公。」

    老婆娇娇滴滴的这声让宁煮夫全身的钙质都化成了骨粉,照着宁卉的香舌便

    饿捞捞的一口噙住,将上面的唾液美滋滋地吸吮起来,喉咙咕咚作响做着吞咽的

    动作。

    我一艾含着老婆津液裹湿的玉舌就浑身发抖,因为我猛地想到老婆的舌儿刚

    刚也是这样伸进在另外一个男人的嘴里,被人家肆意地叼玩着。我感到平时老婆

    甜甜的唾液这时候含在嘴里却像酸梅汤,滴滴化在心头都是酸的。

    「你们舌吻……是你的舌头伸进他的嘴里,还是他的伸进你的嘴里啊?」我

    边吸边继续问道,这问题从提问的角度其白痴性相当于问人家做爱鸡巴是不是要

    插进阴道。

    「都……有啦。」宁卉嘤嘤地答到。

    没有才奇了怪了。宁卉被我这样疯似的吸着吸出了状况,我此时感觉到老婆

    内裤里汛情凶猛,我伸进里面的手像汪洋里的一条船。

    「然后……你刚才说他的好大……你是说他的……鸡巴……好大?」

    我没想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说出「鸡巴」这样一个十分雄性的秽词儿来竟然

    也会感到如此销魂。

    「是啊,难道说的是……鼻子啊?」宁卉依旧闭着眼,答中喘息声越来越

    密。

    自新婚之夜那场天外飞仙的艳舞起,我就觉得宁卉有一种女人天生的撩死人

    不偿命的本领,随便整个一颦一笑的,浑身都是撩人的暗器就把你撩死了你却只

    感到她是如此的浑然天成、荡尘涤埃、娇而不淫的女神,那道行深得来跟摘片树

    叶就可以杀人已经没有什么别,这要么是那雷峰塔下修行了千年的蛇妖,要么

    就是我真的中了天字号第一头彩。

    或许上辈子我果真是宁大户人家的长工,跟府上的大小姐有一段惊天地、泣

    鬼神的不伦之恋,最后我连个变成蝴蝶的机会都没捞着,而是以浸了猪笼这么壮

    烈的方式为这段莫逆的情缘殉了身,上帝他老人家实在悲催不过才在这辈子把这

    么个凡间尤物许配给了我做媳妇。

    我老婆要是愿意做牡丹,这世界上得有多少人愿意做鬼。

    宁卉似乎总知道,怎样把自己的老公恰好地撩到骨头开始发软,心子开始发

    嗲比如这个时候她竟然提到了王总的鼻子老婆啊,你不晓得一看到那个

    王总成龙般伟岸的鼻子老公就激动啊就知道他的家伙也一定伟岸得很!

    我不知道我看到一个男人的鼻子我激动个啥,要激动还不是为老婆你激动的

    呐。

    「一样了嘛老婆……你不知道男人鼻子大……鸡巴也大啊?」我感到我这么

    说的时候,宁卉握着我鸡巴的手条件反射似的痉挛了一下。「老婆你告诉我,你

    怎么知道他的大啊?你摸……摸过他的鸡巴了?」

    我说「摸」的时候,我其实本来是准备要说“吃了”的,我心里甚至想是不

    是老婆已经为王总……口了?这个想法有点绮逦有点梦幻让我激动得心里有种腾

    云驾雾的感觉又觉得这么是不是梦幻得太快了点,我怕风筝一下子飞得太高我的

    线头子要跟不上了。

    「中间有阵……王总吻得好用劲,像要吃了你老婆似的。」宁卉现在的神情

    已经变得来很享受这种叙述了,声音黏黏的,但我不知道这是在黏我还是已经在

    开始黏他了。「王总边吻我……还边叫我……卉儿。」

    「他叫你……啥来着老婆?他也……他也叫你卉儿?!」这时候有个散发着

    酸梅汤味道的嗝在我胸腔的中心像朵花一样绽放开来,「卉儿」原来可是我的专

    属称呼,这个像花一样的嗝作证,自此今晚「卉儿」已经不属于我一个人了。

    童年的时候,家乡的酸梅汤八分钱一杯,我曾偷了我爹的两块钱一下子请了

    八个同学去喝酸梅汤,因为在其中的两个女同学中,有一个是我想单独请她喝又

    没得那个色胆的后来据说许多年后她都不知道那一桌的酸梅汤最后是老子付

    的钱,并且我家后为这两块钱被我爹拧着耳朵用皮带结结实实地海抽了一顿。

    「他这么叫你……你喜欢吗?」我知道我这么问相当于是自己找虐,但我还

    是这么问了。看着宁卉红云灿灿的脸蛋上满足的神情,我知道这样被老婆虐的感

    觉原来是如此美妙。

    虐我吧,只要这么你开心老婆,就让它们来得更猛烈些吧!

    「喜欢啊,老公,我真的好喜欢他这么……叫我。」

    「为……为什么?」我已经准备好了喝下世界上最酸的……梅汤。

    「嗯……让我在他面前有一种特别……小女人……特别小羊羔的感觉啊。」

    宁卉说小女人和小羊羔的时候是一脸的幸福。

    我听明白了,老婆的意思是愿意并且已经准备好做他嗷嗷待宰,随便怎么拿

    捏的小羊羔了,我心里禁不住一阵兴奋又一阵莫名的惶恐,赶紧说到:「老婆啊

    你做谁的小女人和小羊羔都可以啦,但你永远要是我的老婆!」

    「我知道老公,我永远都是你的老婆。」宁卉答得很坚毅,这让我感到心

    中的酸梅汤变成了甜梅汤。

    这时候宁卉胸乳起伏,双腿濡湿,我明白情欲的花朵正在我老婆娇艳的身体

    里猎猎盛开。

    宁卉的手也在我的鸡巴上轻轻地摩挲开来,我才想起弯弯绕了这么久,我还

    是没搞清楚我老婆和王总的鸡巴到底怎么了,我这个急的:「快说老婆……你,

    他的鸡巴……到底咋了?」

    「我们吻着吻着……我就感到他那里……胀胀的啦。」宁卉继续说到,并且

    已经将自己与王总「我们」这个人称代词运用得很自然了,说的时候红唇娇吟,

    媚眼如丝的,「然后他……」

    「然后他咋了?」

    「他就把我的手拉着伸进去啦。」

    「伸进哪里?」

    「你坏……就那里啦!」

    「哪里嘛?」

    「他……鸡巴那里。」

    「哇,你刚才说他的鸡巴很大?」

    「嗯……真的大呵,我的手握住感觉满满的。」

    「比……老公的大吧?」

    「……」

    「快说啊!」

    「……」

    「快说啊老婆!」

    「说了……你别生气啊老公。」

    「生气是小狗。」

    「比……比你的大。」

    碰嚓,那个酸梅汤味的嗝终于在空中像花瓣雨一样撒开,他妈的好看极了。

    事情到此水落石出,这对英雄美女忘情地咸湿舌吻的时候,王总不可避免地

    出了状况,然后情不自禁地把我老婆的手拉着伸进他的裤子里耍了一把流氓,摸

    了他勃起的鸡巴。让我这么良家的老婆的手算是第一次为别的男人的鸡巴沦陷了

    不说,还得出结论说人家的鸡巴比自个老公的大。

    你说这世界上哪盏灯是省油的灯,哪匹狼不是吃肉的狼?

    我知道宁煮夫这下彻底安逸了,春风吹过,江南一遍大绿的感觉真他妈的爽

    滴很哈。

    「然后呢?」宁煮夫这小子心子尖尖都在颤了,还兴致勃勃,乐此不疲。

    「后来没有了哦,他就要我去……」宁卉的声音突然小得听不见。

    「去什么?」

    「讨厌啦,你知道的啦。」宁卉的双腿突然紧紧夹住我游离在那里的手,那

    只汪洋里的船,然后身子一阵抖落。

    「然后你就心慌了没去是吧?」故事的逻辑链终于接上了。但我似乎意犹未

    尽。

    「是的。」宁卉双腿夹着我的手越来越用力,然后示意我另外一只手捻着她

    的乳房。「老公……我现在好困,却又好想起来,老公,用手给我好吗……让我

    快快的起来好……吗?」

    我的手捻着宁卉俏挺的乳头时,我感觉她整个身子悠地一颤,身体已经极度

    敏感,尽管很久没用手给老婆做过了,但我知道以现在的态势老婆的高潮很快就

    能把汪洋里的那只船给淹没了。「老婆啊,是不是想到马上就要享受到他的大,

    鸡巴了,你才这么激动啊?」

    「是啊….BZ.waNg…不是的啦……讨厌……嗯嗯……嗯……」宁卉在呻吟中有些语无

    伦次起来。

    我准确地找到了老婆身体的快乐的阀门,然后用最能让她舒服的手法开始将

    我老婆向顶点送去。

    「老公……说你爱我。」呻吟中,宁卉突然幽幽地说到。

    「我爱你老婆!我爱你!!我爱你!!!」我说得很坚决而且很快,跟我手

    指在宁卉阴蒂上摩擦的速度一样快。

    一会儿,宁卉在我手指的牵引和持续不断的我爱你声中达到了高潮。那高潮

    是一浪一浪地来的。

    话说今晚对王总来说应该是志得意满,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舌吻了我老婆

    不说,鸡巴也让我老婆给撸过了,尽管彻底占有我老婆身子的时间往后推迟了一

    天,但想当年敌人阵地前24小时一动不动都潜伏下来了,今夜怀揣着宁大美人

    答应献身的应允入睡,那好梦还不跟着就来,美得还不跟享受一般,尽管睡着都

    笑醒了也许不是王总这个年龄干的事了。

    只是王总如何能知道他这齐人之福包含着多少宁煮夫的心血和功劳,我想着

    这个有些心酸,又有些得意,毕竟这一切都是自己导演似的给整出来的了。我对

    导演这个行当有种病态的迷恋。

    王总自己开着黑奔将宁卉送了家后,便跟汤姐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用意很明显,因为汤姐在家里接到这个电话时,自己刚刚才在黑蛋

    铁塔似的鸡巴下再次达到了高潮。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前三次黑蛋都是插在阴道

    里来的。这次,黑蛋走的后门,在两人最后的疯狂中,黑蛋将所有的子弹射在了

    汤姐温热的屁眼里,一股白色的液体正顺着被插得猩红的屁眼洞里流出来,如同

    一朵鲜艳的梅花溅染的白雪。

    王总是跟汤姐示意自己马上要来了。

    「你怎么样,老王?」汤姐电话里询问着今晚的情况。

    「没事的。」王总问答得很平静,单从答中你听不出今晚到底咋了。

    第二天是星期五还要上班,王总家的时候黑蛋还等着把黑奔的钥匙拿了才

    走的。黑蛋走的时候欲走还留地看了看王总,估计是没得到今晚王总确切的讯息

    有些不甘。

    汤姐给浴室的浴缸放好水,衣物准备停当,这一切让王总很快地净身沐浴完

    毕,便径直来到书房在电脑上忙起了公务。书房有一张折叠的行军床,上面的被

    子叠得跟豆腐干似的,平时王总很多时候就睡在这里,汤姐睡在卧室。夫妻俩分

    房睡已经有些时日了。

    「老公,怎么来这么早?我以为……」汤姐这时候端着给王总沏好的茶,

    悄悄走进书房搁在旁边,然后手从后面轻轻地王总的肩膀搭下去,语气异常温柔

    地问到。

    「哦,今天没什么了,我们明晚去温泉。」王总用手拍了拍汤姐的手,答

    得很干脆。泡起妞来的王总也是这么个雷厉风行的军人风格。「你今天还好吧老

    婆,那小子让你来了几次啊?」

    「三次还是四次吧,黑蛋现在越来越疯狂了,你不这么早来,恐怕还会继

    续缠着你老婆要呢。」

    「嗯,年轻就是本钱啊,你能开心就好。」王总拉着汤姐的手没有松开,这

    样的时候最近并不多见。

    「黑蛋也该找个媳妇了,都三十了吧。听说最近你们单位有个女同事对他挺

    热乎来着。」汤姐逮着这个机会正好想把黑蛋的事说说。

    「谁?」王总警惕地问到。

    「听他说好像叫付什么的。」汤姐倒没听出王总的警惕性来。

    「嗯。」王总迟疑了一下,然后毫无表情地应承了一声,他立刻明白了这个

    付丽丽纠缠黑蛋是何用意,他早知道付丽丽是郑总的人。「我问问他吧。」

    「春宵一刻值千金,那今晚你呢老公?宁大美人啊,天底下真有这么俊的人

    儿,我是女人看着都嫉妒呢。」汤姐从后面向王总俯下身来,随着俯下来的还有

    一个妻子极尽的温柔。

    王总紧紧攥着汤姐的手,有些动情:「今天我真的还……起来了,我吻她的

    时候,我下面都有了反应,虽然时间就一会。」

    「啊……真的?好棒老公!我就知道你行的!」汤姐从后面紧紧搂着自己饱

    受创伤的老公。

    王总转过身站起来,展开自己宽阔的肩膀,把汤姐接纳在怀里。「唉,现在

    我可真是让这个宁妹妹给收了,咋办啊?」

    「我知道,老婆今天好高兴,她会是你的天使的。你行的老公!」汤姐因为

    激动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说时迟,眼角已经有湿润的泪光。

    王总感受到了汤姐的激动,突然一双大手便朝汤姐的睡衣里伸进去,隔着内

    裤就将里面浑满圆润的臀部一把抡元了汤姐记不清有多长时间王总没有这样

    亲密地爱抚过自己的身体了,感觉王总抡元自己臀部的手法还是这样遒劲有力,

    透出一股子容不得你一丝争抗的霸气。

    这个动作激起了汤姐太多的感慨,汤姐强忍住快要落下来的泪水,手伸进睡

    衣里试图阻挡王总:「好了老公,你今天一定要好好休息,早点睡好吗。明天,

    可要对人家好点。宁卉是个好姑娘……」

    「老公,我爱你!」这是汤姐最后想说的一句话,但跟眼泪一样最终忍

    住了没说出来,汤姐把它说在了自己的心里。

    星期五。

    上帝在创造世界的时候是先有晚上再有早上,所以在犹太历中一天是从日落

    到日落。安息日在犹太历法中是指从星期五日落开始,到星期六晚上结束。

    我们俗称这为周末,或者周末的一部分。

    宁煮夫是怎样从星期五早上掐到日落的他自个其实都说不清楚了。只知道宁

    卉早上出门的时候说下班肯定要先家收拾一些东西再走,就一天都傻傻的盼着

    老婆下班来收拾东西。

    宁卉比平时下班时间早得点到了家,说王总的车一会会在宁公馆小出门

    没多远的拐角处接她。

    宁煮夫知道那接头地点,那天大老晚的买充值卡就在那地。

    然后宁卉开始收拾着出门的东西一些衣物、洗漱用品、女人用的化妆品

    之类的。

    宁煮夫就在旁边好好的看着宁卉收拾。

    宁卉从衣柜抽出两件泳衣来,一件三点式的,一件连体式的,宁卉拿在手里

    掂量了下,把那件连体式的在包里搁好准备带走。

    宁煮夫看在眼里,二话不说将它拿出来,换那件三点式的就往包里塞那

    三点式是超薄的,也是有次我跟宁卉去泡温泉的时候买的,我是专挑布料最少的

    那种,黑底加上红色的丝边,宁卉穿上去雪白的乳沟和俏臀能露出一大片来,兜

    都兜不住,视觉效果强烈得必杀十米内雄性生物的鼻血。

    「穿那件给捂得严严实实的,这不暴殄天物嘛!」我确定三点式在宁卉包装

    好了,一脸坏笑到。

    「讨厌啊老公。」宁卉在我身上兜了一粉拳,脸色娇红,却没制止我将三点

    式放进包里。

    「看样子晚上不来的了,带不带睡衣去老婆?」我看宁卉还在衣柜里摸梭

    着不知在找什么,便提醒到。

    「睡衣我不想带了,包也快装不下了,反正我晚上睡觉都裸睡的啦。」宁卉

    继续在衣柜里摸着,答得很轻巧。

    我脑袋嗡的一声。

    我知道裸睡是一个女人最后的隐秘,在我看来最能表达女人对一个男人情爱

    的顺序应该是,接吻、在他怀里裸睡、然后才轮到性交。

    这个想法让我身体有些发颤我知道裸睡中的宁卉有多么美,那是她美得

    最接近女神的时候。我知道她睡觉的时候多么喜欢一丝不挂的往我怀里钻并告诉

    我在男人怀里睡觉有多舒服。而今晚我将在哪里?而今晚,我老婆将一丝不

    挂在别的男人怀里睡去。

    不知什么时候宁卉转过身来发现我在发愣,一只手伸过来抚摸我的脸,「怎

    么了老公?怎么突然不开心?」

    「嗯……没……没有啊!」我愣着还有些发呆。

    「你是不是不开心老公,不开心,我……我就不去了好吗?」宁卉见我迷糊

    着,双手捧着我的脸,语气有些紧张。

    「傻丫头!」宁煮夫这下突然过神来,「你乱想什么,老公当然开心了,

    你懂的。」

    宁卉把头贴在我的胸口,我双手将她的腰身揽住紧紧搂在怀里。

    「老婆?」

    「嗯?」

    「昨晚的约法三章还记得吧,给老公背背啦?」

    「咯咯咯。」宁卉抬起头来,上弯月伴着银铃的笑声看着我:「老公啊你也

    太有才了,这也能约法三章的啊!」

    「当然了,快背!」

    「嗯,就是约会前要向老公请示,叫床的时候不能叫人家老公,约会完了要

    向老公汇报咯。」宁卉调皮地眨巴眨巴了下眼睛,「这下得了吧?」

    「哈哈,老婆真乖,今天还补充一条,做的时候记得必须带套!听到没?」

    「去,知道的啦,哼!婆婆嘴又来啦。」宁卉对我做了个鬼脸,「还有什么

    交代的没?老婆去了啊。」

    那话咋说的,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俯下身去,深情地给了宁卉临别一

    吻,「对……对人家好点,好好享受,老婆,答应我你一定要快乐!」

    「知道的啦,那老婆就一定用最好的状态去好吗?」宁卉心有灵犀地应着

    我的吻与深情。

    我感觉此时的我像一支风中的蜡烛。

    宁卉说好不让我送她出门,但宁煮夫也太他妈的婆婆妈妈了,连我都觉得有

    些烦人。宁卉刚出门没两分钟,这边宁煮夫短信便又追了过去,短信上问:「老

    婆手机充好电没?别让老公找你的时候找不着。」

    人家宁卉倒是不烦:「充好了的啦老公!」

    「我爱你,老婆!」

    「我也爱你,老公!」

    宁煮夫这小子真他妈腻歪得慌。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