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二十六章:州官与百姓)

+A -A

    州官与姓

    怎一个乱字了得!没想到这个王总是这么个重口味的。叫的爸爸啊!老子

    把宁卉会在他身下高潮的时候叫的所有可能性都想到了,亲爱的、宝贝、哥哥或

    者大鸡巴哥哥、怪叔叔……唯独没想到,这个王总把我老婆当成自己的闺女给操

    了。

    我老婆这还是第一次被他操哦,玩过枪的王总胯下那根枪其实也不是盏省油

    的灯,也许只是暂时的雌伏,这么多年放了个长假休养生息,就是等这个时候来

    好好操我老婆的,照着这个架势,我想象不出往后我这如花似玉淑德良善的老婆

    还会被他搞出什么样的花活来。

    我记得,自我跟宁卉结婚以降,一晚上我最多也就让她高潮过三次,现在人

    家一出手就让我老婆嗨到这个数,还是在稍带不举的情况下哦。我不知道这个男

    人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让我老婆如此服诚,身体反应如此强烈,或者是不是再淑

    德的良家一旦没有了羞耻感跟别的男人做爱都会是这般的销魂与刺激?

    鸭梨很大啊,宁煮夫。

    「啊哦……老婆啊,他倒是美啊,得到个这么个天仙般的女儿,不仅能喊他

    爸爸,还能操逼呢,还是边喊他爸爸边给他操逼啊,怎么世界上的美事都给他占

    了。」其实,宁卉在我心目中,我也一直把她手心里的宝一般当女儿宠着的,这

    下好了,往后这女儿神马的没我的份了。

    「嘻嘻,这得感谢老公啊,谁叫你把你老婆送给人家的呢。」宁卉经过刚才

    两次的高潮后脸蛋愈发光润了,红扑红扑的。

    「老公好不好?」我赶紧问,这时候,老婆任何甜言蜜语对我都是十分受用

    的,宁煮夫的醋坛子里该加点糖了。

    「老公真好。」宁卉话里话外都是柔情蜜意,做了个环搂我的动作,贴上来

    的身子湿腻腻的,带着点汗珠的芬香。

    「老公哪儿好了?」宁卉的两团粉乳贴胸前那种酥软感直抵我的心窝,忍不

    住我朝上面色泽饱满,粉嫩泛光的两只乳头上轮流含了一口。

    「嗯……」宁卉轻轻的呻吟了一番,表明她身体中快乐的涟漪还在荡漾……

    「老公允许老婆跟别的男人……」

    「允许跟别的男人什么?」

    「允许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啊!」

    我刚刚在宁卉的身子里射过的鸡巴这时候软塌塌地在蜜穴里还没出来,那里

    十分濡湿、温暖,正被老婆分泌的旺盛的、我射出来的以及先头王英雄射出来还

    残留的各种液裹挟着。无数次的实践证明了,一听到老婆这么挑弄我说跟别的男

    人怎么怎么来着,都会像击打在我七寸上,让我的身子照例无一不软下来,除了

    鸡巴相反。

    我突然感觉宁卉吐气如蕊的那句「允许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啊!」开始有了

    淫荡的气息,因为我感觉老婆逼逼里的壁腔这时候明显地夹弄了一下我的鸡巴,

    她身体的反应已经告诉我跟别的男人做爱从念头到实践都已经让她彻底的春心泛

    滥。这听觉与触觉,以及这时候必然在我脑海都会适时出现的老婆张开双腿或者

    跪趴着让他抽插,身体快乐地逢迎着王总鸡巴的画面,让我的鸡巴开始了又一轮

    的蠢动。

    ***    ***    ***    ***

    宁卉,我圣洁的,美滴不可方物的老婆,一丝不挂地跪趴着在王总的身上,

    很殷勤地把王总的鸡巴含在嘴里套弄着。宁卉特别对王总鸡巴上的伤痕给予了温

    柔的伺弄,总是一会儿就用舌头沿着大腿根部的患处舔弄上来,然后来来的

    让自己温软的舌头在上面游弋,仿佛希望这个男人在自己的抚弄下已经忘却所有

    的创痛。

    这时候房间里安静的出奇,只听得见王总喉结里含混的喘息和我老婆滋滋的

    吃王总鸡巴的声音。

    这女人的口腔对男人的鸡巴就真的是一道无解的夺命符,宁卉感到王总的鸡

    巴在自己嘴里逐渐开始撑满,心里一阵欣喜。感到王总鸡巴上的伤疤也已经不那

    么面目可憎了,相反是如此可爱起来。那里开初含在嘴里和舌头舔在上面的褶皱

    感现在也开始变得酥滑,除了自己嘴里吐弄出来的裹挟在上面的津液,王总的龟

    头也开始密密地渗出一些腥液来。

    那液体散发着一阵熟悉而又陌生的标志性的雄性气味让宁卉难以自持,这样

    的液体宁卉在为老公宁煮夫口交的时候已经无数次品尝过了,但当它来自于另一

    个男人时,那种男人与男人之间,细微之处的千差万别,那种和而不同的雄性特

    征,那种不是老公的男人带来的心理刺激,让宁卉顿时有些迷乱,况且把男人鸡

    巴分泌出来的渗液吸含在嘴里是多么件淫猥的事儿。

    关键是,这个男人不是老公呵,这让含鸡巴添液液的事儿变得更淫猥了。

    这一切,真像做梦一般,居然……居然讨了这么个老公,自己还能这样名正

    言顺的含弄别的男人的鸡巴,跟别的男人做爱,宁卉心里好一阵酥软,并且深深

    闻了一口这真的不是来自自己老公的鸡巴的气味这一刻,宁卉突然觉得做一

    个有允许跟别的男人做爱的老公的女人是多么幸福。

    这种迷乱而又淫靡的感觉让宁卉身体顷刻间浑身通烫,本能的羞愧让宁卉望

    着那些不断渗出的液体状的物什有些犹豫,但突然,宁卉发现自己的这番愣神带

    来的停顿,让王总本来开始硬挺的鸡巴有些发软,这让宁卉感到心里一阵紧似的

    怜惜,促使自己再次张开玉唇,坚决地将王总裹挟着粘稠渗液的鸡巴再次含在嘴

    里,舌尖轻轻在龟头的马眼上打着转,仿佛要将上面的分泌物一股脑儿的全舔食

    在嘴里,吸弄干净方才罢休。

    那些液体含在嘴里不咸不淡的,浓或不浓,却有种说不清楚的让女人心荡神

    越的感觉浓烈无比。

    我老婆这个柔淫的舔弄动作应该让王总感到特别刺激,只见他身体突然一阵

    拉扯,屁股向上一挺,发软的鸡巴重新硬挺起来朝宁卉嘴里深深刺去。

    「啊……」宁卉有些没有防备,感觉那棍实的阴茎突然满满地撑进了自己的

    喉咙,奇怪的是,宁卉这才发现自己的喉咙深处其实一直有一种奇痒的期待,王

    总的鸡巴这突然的一伸刺却正好给那种奇痒的饥渴感带来极大的满足。

    「嗯嗯……」宁卉发出明显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喉咙被阻塞才能发出的声

    音。

    宁卉这才发现,平时跟老公深喉的时候,都能含到宁煮夫鸡巴的根部,现在

    含在嘴里王总的雄物纵然还没有处在完全状态的勃起,但却还有一个手指节的长

    度露在外面。

    要是,要是全然硬朗了起来,宁卉感到心里不由得犯了一阵小花痴,要是全

    然硬朗了起来插进自己的穴穴里那该是多么撑满的感觉伴随着这个想象,便

    有一种飘飘然的激荡不由得随之而起,从心窝子里到胯下都荡了个遍。

    这时候王总也许是怕宁卉冷着,将被子从后面盖在宁卉的背上,宁卉然后感

    到王总的手顺着自己小腹朝身下抚摸过去,并且很准确找到自己的花蕊,那些手

    指像明白自己所需,舞弄间顷刻就有滴滴答答,涟涟湿湿的快感从双腿间传来。

    ***    ***    ***    ***

    「就是说,他都没全部硬起来的情况……你的嘴嘴都含不下是吧?」我做了

    个夯实的搂抱动作,将自己的身子紧紧贴在老婆的胸膛,我想更真切地感受到老

    婆的胴体的温度,我想感受到那两团耀白的美乳下面,咚咚跳动的心永远都是我

    的,这样的话,我老婆娇艳滴滴的身体要去承受什么样的鸡巴,鸡巴无论高矮胖

    瘦,老中青少,只要我老婆喜欢,能让我老婆爽和快乐,有本事一来就插到我老

    婆三次高潮或以上的,这样的话,比老子的大的、长的、还是粗的,我都不会学

    宋丹丹说一句「伤自尊捏」。

    尽管宁煮夫心里还是感觉到有一种比柠檬多一点,比山西老陈醋少一点的酸

    来。

    我这时候感到我怀抱里老婆的身体是多么的真实,但我想它更真实,我想最

    终人家的鸡巴比我的大的一点小伤害得到甜蜜的报,我有些情不自禁地说到:

    「老婆……说你爱我!」

    「我爱你,老公。」宁卉似乎发现我淡淡的伤感,将我的头像孩子一样搂在

    怀里,「你是不是还怀疑我有多爱你啊,傻老公?」

    「呜呜呜……」我边享受着宁卉柔软的乳房抵砺在脸庞的感觉,边发出了模

    拟小孩哭声的抽泣和哽咽。

    「哦哦,别哭了宝贝。」宁卉知道宁煮夫这时候想撒撒娇,男人撒娇是激发

    女人母性最好的武器这话说得像名言虽然宁煮夫不知道是谁说的,却能把这

    项技能运用得精进娴熟,便惹得宁卉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头哄到,「你看老婆有多

    爱你啊,爱你得都听你的话跟……」

    宁卉的停顿我知道是她在故意卖着关子,等我问她呢,她知道我不厌其烦地

    喜欢听那句撩死人不偿命的话,她总是很配抓紧一切机会跟我说这句话,我不

    知道她是不是把它已经当成我爱你来说了。

    「跟什么?」我闭住呼吸地,问到。

    「跟……跟别的男人做爱啊。」对了,就是这句。每次听的时候,我的

    身子都像筛糠,鸡巴涕奋,浑身通泰。

    自己心爱的老婆用去跟别的男人做爱来表达对自己的爱这听上去很搅是

    吧,但里面的逻辑是如此辩证而高深。

    你懂还是不懂,它都是宁煮夫要的那种爱了,都是宁煮夫期待的那种幸福的

    婚姻生活了,宁煮夫感到这往后的日子是如此如盛阳般的前途光明,心头像噼噼

    啪啪正在炒着的爆米花。

    这种光明现在导致的最直接的结果便是我在宁卉蜜穴里蠕动的鸡巴真的又开

    始硬挺起来:「老婆……尽管老公的鸡巴没……没他的大,但我现在还是又想要

    你了……我想要你到高潮,可以吗?」

    「说什么呀,老公,老公的鸡巴也大,当然可以呀老公,老婆的逼逼老公想

    怎样要都可以!」宁卉把我的脸捧起来,凑过甜嘴儿就啵了我一个香吻。「我爱

    你,我的好老公。」

    「那快说他的鸡巴是怎样插你的。」我的鸡巴终于又开始硬到可以在湿淋淋

    的逼逼里开始抽插的程度。

    「嗯嗯……好的……老公来啊边插我……老婆边给你说……他……他怎么把

    你老婆插到……高潮的。」

    ***    ***    ***    ***

    宁卉吮吸得嘴已经有些发酸,便吐出王总已经乞立挺拔的阴茎,但手继续不

    快不慢地在阴茎的杆体上做上下套弄的动作,以继续给它刺激与爱抚。

    然后抬起头来,拉丝的眉眼这时候电光莹莹地看着王总,像是期待什么,嘴

    里轻轻嗫嚅一句:「来吧。」

    宁卉看到王总眼里有感激刺激各种激纠结在一起的眼神,见他很温柔地伸出

    手来试图将自己拉过去。

    宁卉这时候身子软软的,跟心坎里的柔情一样软,被那双大手有力地牵着自

    己往床头拽去,自己已经一副任他南北东西摆布的摸样。

    只是双腿之间的深处,宁卉感到,有种激烈扯动的空落正在期待着一种覆满

    身心的的刺入。

    宁卉被王总轻轻安放在床上,宁卉的手一直不愿离开王总的阴茎,感觉那里

    的温度与硬度尚好,宁卉生怕它离开了自己温暖的手里会就此软落。

    「谢谢你,卉儿。」宁卉听到王总的声音有些颤抖,话音刚停,感觉王总魁

    梧的身躯重重伏在自己身上,身下王总的鸡巴已经朝自己蜜穴顶来,巨大的龟头

    在洞口研磨一番,然后在找到最佳的角度的时候,王总不知是几年等一的插入

    终于在我老婆的蜜穴里一击而中。

    我老婆的逼逼里已经是欲海翻波,湿滑的内壁让王总开始的试探和温和变得

    多余,宁卉感到王总硕大的阴茎一路高歌猛进,一刺而入便插了个满。

    「啊」宁卉长长不落地叹息了起来,诱人的声音在空中划出一道醉人的

    弧线,总跟王总阴茎插入的弧线交汇在一起。

    插入的时候,发出扑哧的闷响就像一块石头丢进了深湖里,宁卉最后的念头

    是这个男人不是老公。

    但为什么自己委身于他却会感到如此幸福和快乐。

    宁卉把全身的快乐都传递在自己的十指的指甲上,在王总的背上划出了几道

    深深地印痕,臀尖用力地上挺,企图用最亲密无缝的绞去迎接这个男人插入在

    自己蜜门里的命根。

    在意识或有或无的快感中,在终于委身在这个身下的巨大的喜悦中,宁卉突

    然感到有些心痛,这么多年了,这个英雄般的男人忍受了怎样的煎熬,竟然这么

    长时间都没有再享受过女人的温柔蜜乡。

    那么,今夜就让自己的身子最隐秘的花朵为他美丽地盛开,让他在自己娇艳

    的身体上耕耘出最销魂的快乐吧。

    谢谢你,老公,让我终于做了他的女人。让我在今夜,终于与他鱼水同欢。

    那种感觉,好美、好刺激、好舒服、好……淫。

    宁卉满足地附和着王总抽插的节奏,不知道是快乐大于欣喜还是欣喜大于快

    乐的呻吟声开始欢畅地驶向了上行通道,但突然,宁卉感到刚刚盛满的盆腔开始

    有些松塌,彼此下体刚才紧紧绞在一起那种肤肌肉连的质感像磁性突然开始脱

    落,宛如退却的潮水向遥远的地平线漫。

    「卉儿」宁卉胯下下意识地紧紧夹住王总的阴茎,双腿之间尽力朝送迎

    粘贴,想尽力抓住什么,但随着王总的一声充满无奈的长叹王总的阴茎还是

    慢慢的,但姿态优雅地从宁卉的下体里滑落出来。「卉儿对不起。我……真的老

    了。」

    一切都那么快地发生了,宁卉几乎来不及感受到自己身下那种突然从撑满到

    空空如也带来的焦灼感,什么也没说,凑上脸去,便给王总一个的不容喘息的长

    吻。

    一直到王总脸色有些难堪地从宁卉的身体上翻落下来,宁卉边咬吸着王总的

    舌头,边极尽温柔地说到,「亲爱的……再来,你行的,刚才我感受到,你给我

    了,你插进来了,我感觉好棒!」

    「嗯……」王总欲言又止着什么。

    「别对我说不,亲爱的,今晚我是你的女人,让我快乐好吗?让你的女人快

    乐好吗?我的英雄!」宁卉将这番鼓励的话语说得声色十足,气息莺莺。说着舌

    头便顺着王总的胸膛往下。

    「别……别卉儿……」王总明白过来宁卉要干什么,捧着宁卉的脸制止到,

    「我去……洗洗吧。」

    宁卉摇摇头,坚决埋下头去,将王总刚才插在自己穴穴里的,上面泛着自己

    体液的鸡巴再度含在嘴里,含下去的时候,仍然不忘朝上面伤患处一番特意的舔

    弄,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嫣然一笑:「嗯,有了,我去拿红酒来。」

    ***    ***    ***    ***

    妈呀,老子从来都没享受到这个待遇哦,直含了才从逼逼里拿出来的湿嘟嘟

    的鸡巴不说,还就着红酒吃鸡巴啊。「老婆……老公……老婆……」

    「老公啊,你老公老婆的,到底想说啥呢?」

    「我是说,你从来都没对老公这样过啊?红酒……下鸡巴啊。」

    「嘻嘻,是吗老公,对不起啊,下次老婆为你吃鸡巴的,老婆就用茅台下得

    啦。」宁卉的逼逼用力夹了我的鸡巴一下,算是对我的安抚吧。

    我这个小妖精老婆就是奶奶的这样善解人意,吃过酸得发苦的泡菜吧,我老

    婆的话总能让我心坎他妈的酸得发酥。「红酒下鸡巴好不好吃,滋味不错吧。」

    「味道好极了,老公……看得出来……他也好喜欢……一下下他就又硬硬的

    啦。」宁卉说的时候,舌头咂巴咂巴的做出很享受的进食状。

    奶奶的,这要是男人都不喜欢,那他一定直接都不是人了。

    我实在没办法抵挡我老婆这番越来越风的骚,我甚至都顾不得怜香惜玉,还

    等什么赶紧抄家伙吧,接下来我便抄起鸡巴在宁卉的体内一阵暴风疾雨般的翻江

    倒海,老子鸡巴没他的大,但老子的鸡巴总现在比他的硬吧!

    一会儿宁公馆的上空便听见啪啪啪啪肉跟肉的撞击声跟我老婆嗯嗯啊啊的呻

    吟混搭在一起。

    我实在想象不出,当红酒汁从着我老婆含着鸡巴的嘴一点一点渗透出顺着鸡

    巴的杆体流下来是一幅多么曼妙的图景,我想象不出世间还有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比老婆将口里的红酒吐到鸡巴上又将它们滴滴不漏地舔到嘴里具有更浓烈的淫

    猥感。

    宁卉告诉我她在王总的鸡巴上就是这么做的,这让我开始有些嫉妒王总的鸡

    巴了,不是因为他的比我大,是因为,我老婆以我从来都没享受过的方式侍候了

    它。

    ***    ***    ***    ***

    这次王总真的很快在我老婆口舌和红酒的双重裹挟下硬了。

    这次,经宁卉的示意,让王总躺在了床上别动。

    也许是为了释放一些紧张的情绪,王总在宁卉去拿红酒到时候打开了房间里

    的电视机,上面正在放映一部不知名的电视剧,王总把音量调得很小,刚刚能听

    到的样子。

    宁卉感到王总的阴茎这时候应该勃起到了最大值,像一根通红的电杆矗立在

    空中,便将自己的臀部骑在王总的身上,手引导着阴茎,正对着自己的蜜门的洞

    口,缓缓的,将自己整个的身体,朝那根还散发着红酒和津液香气的命根,沉了

    下去。

    我老婆蜜穴将鸡巴整个从上到下温暖的裹挟让王总这时候无法保持平躺的姿

    势,上身抬起来,拉起与我老婆的手十指相扣,那动作像极了一对情深意弄的情

    侣,然后埋下头在用嘴叼着宁卉幽红粉嫩的乳头含弄起来。

    那一口下去,宁卉感到半只乳房都被他叼在了嘴里。

    「啊……」宁卉这会明显感到这次更硬挺的感觉在自己的体内撑满,为了吸

    取刚才的教训,觉得自己该多做点什么,而不只是被动的享受。宁卉由慢及快地

    扭动着髋部,上下幅度很大地在王总的阴茎开始耸动起来。「好舒服,你好棒!

    好棒!我喜欢……我喜欢亲爱的,给我……要我……我是你的卉儿!快要你的卉

    儿!」

    「卉儿……卉儿!」王总的呻吟也是男中音的范儿,像极了唱《怀念战友》

    唱到副歌部分的调调。「我的卉儿,哦」

    这个姿势肯定比刚才更能让王总持久,但宁卉似乎王总的阴茎还是感觉软与

    硬的边缘游走,宁卉一刻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让王总的阴茎最大限度地感

    受到自己逼逼的包裹与咬。很多次宁卉越来越激烈的动作都把王总从塌软的边

    缘拉来。

    一切,在僵持着。看的出王总已经很努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开始密密

    匝匝地渗出。

    「爸爸……」

    这不是我老婆喊的。是电视里不知哪个剧中人在喊另外一个剧中人。

    宁卉突然感到王总扣住自己十指的手突然紧紧地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感到王

    总的下身突然停顿了下来。

    短暂的沉默过后,宁卉终于感觉到今夜以来最硬挺的力量从撑满自己阴道里

    的雄物爆发出来,感到王总的阴茎突然像变换了一番模样,加足了马达突然开始

    抽插起来。

    这一突然的变故让宁卉有些始料不及,还没弄清到底是什么突然让身下的王

    总突然充满了雄性,不,简直是野兽的力量。

    那种快速抽插的带来的快感让宁卉有些迷乱,刚才还能控制的身体现在被身

    下的阴茎的剧烈地耸动到飘飘然要飞腾起来的感觉,「啊啊!啊啊……好棒,好

    爽,好舒服……」

    「卉儿……我的卉儿!」王总双手离开了宁卉的手,将我老婆的赤裸的身子

    整个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传来低低的沉吟,「叫我……叫我爸爸……卉儿,叫

    我爸爸!」

    剧烈快感中的宁卉用最后一点意识听到了王总的声音,感觉王总的阴茎随着

    沉吟抽插得越来越疯狂,感觉王总声音里分明有一头野兽,感觉自己的身体和心

    儿都被王总现在的这番突然到来的力量推到没有极限的快乐的天空。

    「爸爸!」宁卉听见它终于从自己飞在空中的心儿里终于飘荡出,「爸爸!

    爸爸!爸爸!」

    「哦,卉儿,我的卉儿!」王总像终于得到了万般的解脱,像飘荡多时迷路

    的航船看到了归路再次扬起桅杆。

    「爸爸,插我啊,爸爸来吧,插你的卉儿。啊啊啊……」宁卉身体的快乐引

    导自己疯狂地叫喊起来,身体同样在王总身上疯狂地扭动着,头发在空中飞舞,

    双乳在胸前翻飞。宁卉此时意识全无,除了看到快乐的顶峰就在眼前,身下的有

    一股野兽般的力量正将自己向那个顶峰送去。

    「卉儿,卉儿!谢谢你!我的天使」王总好听的男中音在房间里久久

    荡着。

    自此,王总的鸡巴雄风再起。

    ***    ***    ***    ***

    我只知道宁卉跟王总是一起到了顶峰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我老婆跟王总第一

    次做爱时的第三次高潮,我还知道有两个事实后来一直让我纠结了很久,宁卉告

    诉我,当感到王总射在自己身体里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了泪水。第二就是

    王总直接内射了我老婆。

    约法三章怎么说的来着,带套套啊,显然老婆没有遵守,当时我也没来得及

    过问此事,慢慢的,这纠结的事也慢慢增多起来,做个绿帽老公真不容易呵、当

    然,当我那晚同步第三次射在我老婆的逼逼里的时候,也是内射。

    毫无疑问,我老婆跟王总的温泉之旅,对宁公馆的绿帽工程有着划时代的意

    义。但接下来的三天都风平浪静,宁卉来说在办公室里见着王总一切如常。王

    总也没再约我老婆。

    这天晚上宁卉下班来,刚用完餐,跟老婆无聊地看电视打发时间,我终于

    沉不住气了,问到:「这个人,扯了鸡巴不认人了还是咋的,咋个就没动静了。

    放着这么个大美女就不知道赶紧享用呵?」

    「老公啊,你说得怎么那么难听啊?人家可能忙呗。」宁卉削了只苹果,递

    过来准备喂我。

    「老婆,想不想他?」我示意老婆用嘴嘴喂。

    「想听真话?」宁卉听话地叼着一片苹果红里含白地凑到我嘴边。

    「真话!」我一口将苹果,和老婆的舌头都一起叼在了嘴里,「说真的,我

    想!」宁卉舌头被我吸着,发着含混的声音。

    听完我激奋地一把抱住老婆手就往衣服里面手伸。

    「别闹了老公,给你说个正事。」

    「嗯?」

    「今天在公司,小李过来跟我说在王总办公室里听到王总跟郑总好像吵了起

    来,还提到我的名字,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啊,有这事?」我沉吟了一下,「到时你问问王总,现在他是你的man

    了哈。」

    「去,正经点。」老婆说完又叼着片苹果过来。这时候,宁卉的电话响了。

    我就说是个男人哪里憋得住嘛,这不王总问我老婆这会儿是否方便,他在喜

    地酒店开好房间等她。

    妈哟,又是喜地这个腐败酒店啊,后来我才知道,到喜地酒店是因为那里特

    别安全。

    我力劝老婆赴约,其实看着宁卉半推半就的样我就明白老婆心里面不知道怎

    样乐滋滋地美的呢。

    我坚持开车送宁卉到酒店去,我坚持是因为亲自送老婆去偷情对我来说是一

    个一直以为不可能实现的淫梦,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我想体会那种屁颠屁颠地

    可乐而又酸酸楚楚的感觉。宁卉推脱了一阵也同意了左边是送自己的老公,

    右边是房间等自己的情人,对于女人,世间那里还有这等美事?

    只是,当我把老婆送到酒店时,我和宁卉都没注意到,黑蛋开着黑奔恰好从

    我们车子旁边经过。后来,我知道黑蛋是看清楚了我跟宁卉的这就是特种兵

    和一般群众素质的差距。

    送完老婆我处于照例的全身亢奋状,手舞足蹈的但有时候连点根烟打火机都

    不能顺利地打着,以至于我开车去的时候有一次差点闯了红灯,有两次绿灯亮

    我又忘了踩油门。

    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我才把车开家。自温泉之旅过后,我知道我膨胀着

    另外一个淫邪的梦想,我想亲眼看着,我想亲眼看到我老婆在王总,或者别的男

    人身下被操到高潮迭起的样子。

    一晚我都是在这样的幻想中度过的,我甚至几番朝卧室的那张两米多的大床

    上看去,我想象着王总正在那里操着我的老婆。我老婆被他操得叫喊声一阵高过

    一阵。

    他妈的受不了这个刺激,我不停地安抚着激动随时喷勃欲出的鸡巴。

    不知这样过了多久,我的电话响起来。

    我一看,洛小燕的,我心里一阵意外的惊喜。我再一看时间,不得了,十一

    点多了。

    「南老师,不好意思,这个时候还打扰你,我……我遇到点麻烦。」洛小燕

    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和沙哑。

    「怎么了?」我赶紧问到。

    「我才从外地演出来,刚下飞机,城的时候遇到个无良出租,我要他打

    表,可他不打,还半途把我甩在路上。现在这里这么晚,车也叫不着啊……」洛

    小燕话没说话但我已经明白是在叫我去拯救者大兵来着。我盘算着洛小燕听到我

    的声音是不是像见到救星似的。一个姑娘家危急时刻想着你,你懂的我心头

    那个乐哦。

    但这一去一来得至少得两个钟头啊,待会儿老婆来见不着人咋个办捏

    我是做好事,我怕什么,再说人家姑娘家前不挨村后不挨点,深更半夜的,危险

    啊。

    我不能犹豫,赶紧出门开车,朝洛小燕告诉我的地儿一路撒欢而去。

    洛小燕这边厢按下不表,只是真的更漂亮了,短发还是那个短发,身材还是

    那个身材,韵致还是那个韵致,只是黑夜里看不清是不是依然没穿文胸,两大箱

    箱子,据她说都是演出的服装。

    洛小燕看着我的时候有些怯生生的紧,也许这么晚请求一个有妇之夫帮助自

    己真的有些过意不去,到了她住处热情地请我要不要去吃点宵夜。

    我倒是想呵,这时候我电话来了。

    我不用猜都是老婆的,问怎么没在家人跑哪儿去了。

    「是嫂子的电话吧?」洛小燕看着准备离开的我倚门而望,眼里充满复杂的

    感激,歉意,也许还有哀幽。

    我还是很有风度地告别了洛小燕,一艾转过身,我就想,宁煮夫,这下你惨

    了。

    到家的时候,宁卉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见我进门便热情地迎我而来,双手

    搂住我的脖子亲昵地问我,「老公这么晚哪去了?」

    「……」我迟疑了一下,舌头有些打结,也许现在正确的做法是我撒个谎圆

    过去就行了,今晚照旧一马平川,但我的下意识告诉我不能,千万不能撒谎!

    宁公馆约法三章里,通篇都是诚实做人的精神。

    宁卉见我神色有些不对,声音变得有些严厉起来:「怎么了?去哪了?」

    「我……我……」我一番嗫嚅,还是一五一十将事情的原委倒出。

    「怎么又是那个洛小燕哈?」宁卉的眼睛白了我一眼,然后坐在沙发上,

    拿着遥控一通乱按,不知道她心头此刻想些什么。

    我轻轻地凑过身去,准备在老婆脸蛋上奉上一吻表示认错哄哄她,但见宁卉

    头一偏,让我的吻落了个空,然后看也不看我,冷冷地对我说到:「我警告你,

    宁煮夫!往后你敢跟那只燕子有什么瓜瓜葛葛的!」

    听这话我心里咯噔一下,老婆这是哪跟哪儿呀,但立马我又过神来,看这

    架势,这宁公馆往后的调调是定下来,老婆是州官,俺成姓了……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少妇夏禾【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艳母淫臀(非绿版)翁媳乱情新婚豪乳老师刘艳短篇合集潜轨者善良的美艳教师妻母上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