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二十七章:情人节)

+A -A

    :情人节

    唉,你说这女人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呐,一朵温柔的解语花跟一头母老虎的

    别就只是嘴角梦幻般的曲线,朝上还是朝下的问题宁卉这时候的嘴角真真切

    切是朝下来着滴。

    同时眼露愠色,不过脸蛋倒万里江山一片红,分析有三方面的原因容我慢慢

    道来,一则灯光下看美人,恰似秋天里的苹果,不乖也红,二则正跟我赌着气,

    美人生气俏三分,第三嘛,嘿嘿,老婆的娇躯不是刚刚才被男人耕耘滋润来着,

    说男人是妇女用品,一半在于娱乐,一半在于养颜。

    你懂的。

    哄老婆是我在宁公馆的安身立命之本,关乎宁公馆的长治久安和幸福指数。

    当我软泡硬磨地哀求宁卉让我以抵近她身子的姿势上得床来,我便紧紧从后面将

    老婆准备裸睡的滑爽娇躯搂在怀里,这一抱,内心感谢老婆不计我未经她批准帮

    助了一位未婚女青年之嫌,的慈悲为怀,大恩大德不说,上身立刻温软,下身霎

    时鸡动。

    一番耳鬓厮磨,贴近老婆细软的耳根哈了口气:「老婆……以为今晚你不

    来了哟。」

    这口气哈得不打紧,打紧的是我又祸从口出了,但见宁卉的身体像弹簧一样

    从我怀里弹开,连带被子一裹,我全身就只剩下裤衩遮体。那里支着个半拉子工

    程的帐篷。

    话说这是二月的天气,虽然临近情人节,神马早春二月的都还是浮云,严酷

    滴冷,我一阵真正的鸡动,是鸡皮疙瘩在动。

    随即耳旁响起老婆好听的银铃般的声音,像灵鸟在歌唱,但是唱词严重跟

    听起来悦耳的调调不符:「哼,原来是打的我不来的意,还以为你安的什么

    好心?敢情是你有时间跟你的那只小燕子约会是吧?」

    看嘛,有时候女人就是这样蛮横无理,让你哭笑不得,明明是自己在跟情人

    约会……便赶紧解释,十分委屈地:「唉,怎么又成了我的小燕子了嘛?我连根

    燕子滴毛都没碰着一下捏老婆。我就是学学雷锋做做好事嘛,送一只迷路的燕子

    家,跟雷锋叔叔送要生孩子的大婶到医院一个性质啊!」

    此时我如一支风中的蜡烛,瞅着老婆裹挟在身上的被子,如同饿了三天的乞

    丐看到蛋炒饭,宁卉散发着体香的玉体正在被子里若隐若现,上面有鲜红的豆豆

    跟下面簇黑的三角形交相辉映,搞得我搞不清我的鸡动到底是鸡皮疙瘩的鸡,还

    是……的鸡。

    这个时候要尽量做楚楚可怜状,以赚得女人胸怀博大的同情心,于是我加深

    了受苦的表现情状,冷噤喷嚏不一而足。以我的了解我善良的老婆是撑不了多久

    滴。

    果不其然,毕竟都是姓宁的一家人,宁卉突然扑哧一笑:「你蒙谁呀,雷锋

    叔叔才没有送生孩子的大婶进医院呢,人家是送带小孩的大婶家。」然后张开

    被子,里面的各种春光一览无余,虽然我对此已经熟络无比,但今夜不一样,这

    幅春光是刚刚跟别的男人春风一度留下的,春情别然,淫意浓浓,特别是宁卉胯

    下的山丘覆盖着的让我永远激荡的黑色正灿灿放光,似乎淫香招展,「赶紧进来

    吧,别冻坏了老公,看你还惹不惹老婆生气。」

    我赶紧飞似从寒风的矗立中,钻进了老婆温暖的被窝,跟老婆肉帛相见霎时

    变成了冰与火热烈的碰撞。我准确的瞄着老婆鲜嫩的乳头,刚才在被子里若隐若

    现的红豆豆,一嘴叼将下去。

    「呜」宁卉一声娇喘,要么是这一口确实把老婆叼爽了,立刻从刚才的

    宁则天变成了宁媚娘自武皇以降,集则天与媚娘一身似乎成了女人追求的最

    高境界了很配地捧着双乳让我轮流含吸。

    「今晚……什么情况老婆?」我声音因为叼着老婆的乳头有些含混,但我问

    的啥语义那是十分滴清楚。奶奶的我都送老婆让人家操了,我图个啥呀,不就是

    图这个让人鸡动万分的时刻我感觉我的鸡巴在胯下一跳一跳的,在宁卉双腿

    之间我爱死不偿命的盛密的丛草中间扑腾着,就等着这一对宁煮夫来说胜似人间

    仙境似滴狂欢时间边听老婆告诉自己她如何在别的男人身下如仙如死,然后

    让自己在老婆身下如仙如死。

    生活如斯,何其美快哉!

    「哼,我没留在他那里,来就是想着你,要……」宁卉现在骨子里头媚娘

    的那一面情状十足,这时候的声音是能够杀人滴,虽然听得出一丝难以抵抗的倦

    意。都半夜了。

    「我要什么?」

    「你要听……老婆讲人家怎么操我的啊!」额滴个神,老婆这药来滴越来越

    猛了,都不经我提示酝酿,直接「人家操我」啊什么的都来了,不过此时我觉得

    这个操字经老婆美口里吐出来,那雀湿是淫词艳曲里的「红楼梦」,春药伟哥里

    的「战斗机」。「哼,本来我想要是不来,你还不像热锅上的蚂蚁,这一大晚

    上咋个过呢。没想到人家一片好心到家人影都见不到一个!你倒好,那只小燕

    子吸引力倒是蛮大的啊?」

    「我错了,我错了老婆。」有事没事都向老婆认错是好男人的稀世品德,比

    如现在宁煮夫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我知道这小子其实啄的不是米,是老婆乳上

    的红樱桃。「我只想到人女娃儿家家的深更半夜的危险,没考虑到人家是一未婚

    女青年,影响,影响不好。」

    「去,你还来劲了,还未婚女青年。」宁卉用手掰起我的脸欲阻止我的继续

    埋头耕耘,「我告诉你,已婚妇女也不行!」

    「好!好!那就五十岁以上的得了吧,哦!啊!你的那个王英雄也得五十了

    吧?!」我嬉皮笑脸地看着宁卉,「那我就找五十以上的老燕子得了,咱得公平

    啊。」

    「你坏!」宁卉捏起标准性的粉拳朝我胸膛一通捶来,「老公啊,我不许你

    碰别的女人,我不习惯有别的女人分享我的老公。」

    奶奶的,我不知道高兴还是啥的,反正感情复杂滴很,又感激得一时语咽,

    这是老婆爱的宣言,只是眼前的宁媚娘眨眼又变则天了。

    「呸,就是张曼玉脱了衣服在我面前我都不带看一眼的。」我语气坚定地说

    道。虽然我知道梦里头我将人家装扮滴金镶玉的衣服都不知道脱过多少了

    不过,嫁鸡随鸡,都是姓宁的一家人了,老婆为天,只要老婆开心,我愿为老婆

    守得一世身如玉。我愿老婆在外面绿旗飘飘,我愿做家里的那面不倒滴红旗!

    「嗯嗯,还差不多。」老婆温柔地松开我的头,意即我可以继续慢用她的乳

    上的樱桃,或者胯下的阴桃了。得,宁则天又变媚娘了。

    「只要老婆爽,我做点牺牲算得了啥?」

    「哼,难道你不爽啊?」宁卉杏眼一瞪,红唇一撅,「怎么看有些人让你老

    婆跟人家做,爽得跟魂都没似的呢?你要是觉得不公平,觉得不爽啦,那这个游

    戏咱以后就到此为止,我不去了行了呗。」

    「我的姑奶奶,去,去!对上帝老二发誓,我爽……爽滴很!你懂的老婆,

    我现在就爽得受不不啦,不要再折磨我了老婆,快告诉我今晚什么情况?几次?

    几次高潮……」我的鸡巴现在已经注满燃油,就等那点火星子了。

    「哼,就不告诉你。」

    「求……求你了老婆大人。」

    「那……要惩罚你先。」

    「怎么惩罚都成。」

    「把脸给我,本姑娘要赏你几个耳刮子,以示对你今天不在家的惩罚……」

    「好好,左脸还是右脸?」

    「左脸吧,这边顺手。」

    我赶紧伸过左边滴脸,闭上眼做忍受痛苦状:「能不能下手轻点?」

    「嘻嘻,看你态度尚可,你可数好了,几个耳刮子就代表我今天……」

    「代表今天什么?」

    「代表我跟王总今晚有几次高潮啊!」宁卉突然语锋一转,声音里立马莺莺

    燕燕,春情盎然。

    「啊啊,不会把我的脸都打肿了啵?」我暗暗佩服老婆的把调皮跟调情结

    到如此完美滴情商。

    「咯咯咯,我知道你倒是想啊,越多越好是啵?」

    「是的是的,左边脸肿了还有右边,老婆你可劲打,不用手软。你打一下,

    我数一下的了。」我心里都顿时不敢想有几巴掌会落下了,乐得心子儿把把都颤

    了,我他妈顿时就想写首诗,名字就叫做甜蜜滴耳刮子。

    「准备要开始啦。」但见宁卉做了个深呼吸,酝酿半刻,便手起掌落。

    「一……二……三……四……」老婆拍在脸上的巴掌可能连蚊子都打不死,

    「哇老婆好棒,破记录了!」老婆以前最多三次高潮这王英雄真奶奶的h

    uananggility的,神马阳痿嘛,这分明是阳伟才干滴出来的事儿,第

    一次据说是在一开始不举的情况下就平了宁煮夫的记录,这第二次一艾正常了就

    上量了啊,往后老婆还不被他操得爽成什么样。

    「爽不爽老公?老公你是不是忒开心?」老婆这宁氏撩法总能让我的心子酥

    成了麻花辫,只是话音未落……

    「五……」妈呀,还有啊,「爽啊老婆,我爱死你了我的骚老婆,我现在宣

    布你的情哥哥王英雄王大人是偶滴偶像了啊。还有木有?」

    「嗯嗯,你猜咯?」我睁开眼看,见老婆的手还是举起在半空中。

    然后我看见她慢慢落下,在空中划了道美丽的弧线,然后再次轻轻滴拂在我

    的脸上那首歌是肿么唱滴来着?

    「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轻轻抽打在我的身上……」

    「啊啊,六次啊老婆!这让你爽了个够吧?」我心里激奋发中泛着丝微的

    酸,这不是秒杀宁煮夫没商量嘛。「他都是,怎么……操……操你的,六……六

    次啊!」

    「嗯,第一次嘛,用口了,来得很快,很舒服。然后……」

    「然后如何?要详细到体位啊!」

    「然后要就插呗,今天要用的后插式的体位,不知道怎的,今天我感觉

    特别强烈,好兴奋的。他从后面插得好深。」

    「我知道……你喜欢从后面的老婆。你都是趴着让他插的?我好想看看他的

    鸡巴到底有多大,我好想好想看他插你到高潮的样子。」

    「嘻嘻,看到了估计你会心脏受不了的老公,他从后面插你老婆,有时候是

    趴着,有时候是斜躺着,第二、三、四、五次高潮都是接着来的……老公说了你

    不要生气。」

    「怎么啦?」

    「从来……从来没有这么……强烈过,我真的明白了什么叫做高潮迭起的感

    觉。真的好爽,谢谢你老公!」这是在谢我呢还是夸你的王英雄捏?

    「老婆你越来越骚了啊?我爱死你了!」我的鸡巴已经差最后一根让它射出

    来的稻草了,我全身痉挛,兴奋到生痛。「第六次呢?」

    「老公喜欢老婆骚,老婆就骚给你看咯,嘻嘻。后来我们在淋浴的时候他又

    要了我一次,他站在花洒下从后面插我又让我起来了一次,那真是一场湿淋淋的

    高潮,好舒服,我后来全身都酸得麻木了。」

    唉,你那是身体爽滴酸啊,我这是心酸不过也是爽来滴。

    「还有,老公……」宁卉欲言又止的样态。

    「咋了?」

    「说了你不要生气。」

    「嗯嗯,生气你再打我耳刮子。」

    「他……今天还做了我……后面了。」

    「他不是今天一直都从后面插你的吗?」我一时竟然没反应过来。

    「我说的不是姿势,他插我的……那里了!」

    我突然听得五雷轰鸣,然后良久听不到任何声音……

    神马情况?

    肛……交?!!!!!!!!!!。我可是跟宁卉好多次尝试都没成功啊,

    她都说痛滴啊,怎么这次神马情况?突然就不?痛?了?

    「你不是说痛的嘛?每次我都没做成啊?」

    「嗯嗯,但是当时太兴奋太动情了,就让他插那儿了,他就慢慢的插,慢慢

    的插,开始也有些痛,后来进去了他做得很温柔技巧很好,后来就好了。」

    「好了是神马意思?舒服咯?」

    「嗯,老公那种舒服太不一样了,我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感觉特别刺激,

    感觉做女人……真好。」

    「老公,你都没做过我后面我就给他了,你真的不生气?」宁卉语调有些凌

    乱,看来是真怕我生气了。

    「不生气老婆,只要你爽就好,老公好开心,说你爱我。」

    「我爱你老公,谢谢你老公,做女人真的真好。」

    做女人真好,插肛肛我明白做男人除非你是gay你是体会不到那种太不一

    样舒服滴感觉滴。

    我明白让我鸡巴射出来的最有一根稻草是什么了,我二话不说,悲催与亢奋

    间,我翻过宁卉的臀部,脸朝刚才被王总鸡巴插弄过的肛门贴上去,伸出舌头,

    突然我觉得那里有一股特别的气息让我迷醉。

    宁卉懂事地拿起我的鸡巴含在嘴里,在我舌头在她有着漂亮折皱,微微开裂

    的屁眼洞紧紧地吸上第一口时,我鸡巴在宁卉嘴里喷射了,宁卉在爱意和似乎的

    歉意中将它们都接在了口里,没有一滴流出来……

    后来那晚我们两口子睡滴特别香,老婆当然是太累了,谁叫做爱是个身心俱

    动的体力活,一晚上经历两个男人的折腾,还带这么剧烈的,在恹恹欲睡中我问

    了宁卉从王总那里得到的信息,弄明白了几件相关于我老婆的事儿,王总当天在

    办公室跟郑总吵架是因为郑总又提出让宁卉去陪封行长,说封行长开口了,公司

    贷款的事儿就全看宁部长的了,叫王总看着办,结果可想而知被王总骂滴狗血喷

    头。

    王总这又要去外地出差一段时间,第二天就走。宁卉说滴时候,有一丝怅然

    我十分理解,但也让我突然觉得像是我的情人要离开般的,竟然有种说不出滴滋

    味。

    漫长的寒潮,终于间歇性地消停了一下,这座城市迎来了二月间难得的暖阳

    天气。汤姐这几天大姨妈在身,有段时间没跟黑蛋在一起了。这个如狼似虎的年

    纪,一天没有性事到可以视作浮云与尘土,三五天的没男人滋润滴日子就有些难

    捱了。

    这晚,黑蛋如约来到王总家,跟汤姐也算一番小别过后,按理应干柴烈火才

    对。但一进得门来,黑蛋如常般饿虎捕食状地将汤姐举在空中将特种兵的身手秀

    了一把,像《红高粱》「我爹」把「我妈」激情澎湃地杠在肩上朝高粱地里的动

    作,就朝沙发上一摔,健硕的身躯就朝汤姐扑将下来。

    照平时,汤姐也是热烈地迎了,有什么话总要先臀波肉浪地操上一再理

    论。但今天汤姐却异常冷静:「等等,蛋子,看你猴急的样,等一下!」

    「怎么了汤姐?」黑蛋已经扒拉开汤姐睡衣里的半边内裤,手已经撩到里面

    带湿的质感酥软的阴部。

    汤姐温柔地吻了下黑蛋,「等一下姐会让你要个够的,有件挺认真的事儿姐

    想先问问你。」

    「什么事?」

    「那个付丽丽还在缠着你?听王总说她没这么简单的,说他是郑总的人。」

    「哈哈,这个啊,王总跟我说过了,她是还挺关心我的呢,原来跟我来无间

    道啊。」

    「你小心就是了,跟姐说你到底跟她上过床没?」

    「这个还真没有,汤姐,我心里都只有你了。」

    「别跟姐贫了,跟她上床没什么啊,但注意公司里头现在有股对抗王总的势

    力一直在蠢蠢欲动,别让人家拿着什么把柄,造成王总的被动。」

    「放心汤姐,我跟了王总这么多年,王总就跟我的再生父亲一样!」

    「嗯嗯……」汤姐突然不经意地哼哼了一声,突然脸色绯红,「那你操了他

    老婆,算什么呀?乱……」

    汤姐听到自己声音有些发飘,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乱后面那个字应该是什

    么,接着从胯下传来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激荡。

    黑蛋听清了汤姐字里的含义,虎躯一震,眼里放着曾经拿枪时候才有过的光

    芒,听到自己喉咙里咕咕咕的闷响。几秒的停顿后,以不由分说的力道将汤姐的

    衣物剥笋头似的剥了个精光。

    「等等,我还有事要说!不在这里,不在这里做,我们去卧室!」汤姐过

    神来赶紧抢在身上这头公牛发狂之前说道。

    「怎么了?」

    「抱姐去卧室先。」汤姐其实已经情欲炽烈,伸出舌头朝黑蛋疙瘩似的胸肌

    上舔了舔,留下了个淡紫色的口红圈印,「今天你王总要看我们做爱!」

    「啊」这话让黑蛋差点没把怀里的汤姐丢在地上,「王……王总还好这

    一口?他不是在外地吗?怎么看?」

    「他带了电脑和摄像头的。你王总其实以前经常看我跟别的男人做,有时候

    是在视频里,也亲自看过。」汤姐走到卧室的电脑旁开始捣弄起来,跟外地宾馆

    里等着的王总连上QQ。「只是有好长时间没有提出这种要求了,可能是你们宁

    部长最近让他重新焕发了性趣了吧,今天突然提出来想看我跟你做爱。」

    「他自己要求的吗?然后你就满足他的要求,跟别的男人做爱,甚至做给他

    看?」黑蛋若有所思地问到。

    「是啊,他是我老公,为什么不,我爱他。」看来是链接上了,汤姐摄像头

    调到一个正对床的角度,然后拿起电话。

    「说道宁卉,汤姐,那天王总跟宁卉在喜地开房,我竟然送完王总开车离开

    时,看到她老公亲自开车送她去的。车上他们还挺亲热的。」黑蛋始终觉得这事

    儿蹊跷,但又找不到逻辑的源头,这时候应景般地将事儿说了出来。

    「是吗?」这该轮到汤姐惊讶了,但只是略一咯噔,因为给王总的电话通

    了便没来得及对宁煮夫被看见送老婆去约会事儿做过多思量,没准他并不知道老

    婆是去偷情的呢?「喂,亲爱的,你住的宾馆还舒服吧,能看到我们吗?」

    「嗯,挺好的,看得很清楚。」电话里传来王总的声音。

    「我待会儿就把手机通着搁在床头柜好吗?这样你能听到你老婆的叫声。吻

    你亲爱的。」看来汤姐的操作都很熟练。

    等一切收拾停当,汤姐转过身来对着有些傻滋滋地站在床边的黑蛋,伸出手

    拉开还挂在他腰间的内裤,说道,声音略带沙哑但淫态万千:「来吧,现在来要

    你的汤姐吧,今天我会叫得特别大声,会很疯狂,我老公喜欢听我叫床的啊,在

    你王总,你再生父母面前你可要表现好点哦。来吧我的公牛!」

    说完,便朝摄像头深情地探望了一眼,然后以摄像头可以看到的,全景的角

    度,拿起黑蛋黝黑发亮的硕大的鸡巴含着嘴里……

    某个海滨城市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王总身披睡衣,手机放在耳边,看着放

    在床上的手提的屏幕,上面自己的属下,一个叫黑蛋的前特种兵正从后面狠狠地

    操着自己的老婆,汤姐那熟悉的爽浪的叫床声正响彻整个房间。

    王总的手不由慢慢滑向了自己的身下,那里有一种硬挺真的突兀起来。

    今年的情人节终于到了,记得去年今宵我跟宁卉是在一家浪漫的琴吧度过了

    上半夜,下半夜是在宁公馆的卧房里,我终于把宁卉操到了三次高潮,宁煮夫所

    能达到的最高纪录正是在那晚创造滴。二人晚宴、玫瑰花、礼物、情深性浓的做

    爱一样不少。

    今年我事先征求了宁卉的意见,宁卉说好久没吃我弄的饭菜了,今年情人节

    想就在家过,让我弄两个拿手菜好好慰劳下的她的胃,说最近吃什么都觉得没胃

    口。我懂滴,女人的食道跟阴道一样重要,上半夜伺候食道,下半夜伺候阴道,

    这个情人节将无比充实而有意义。

    白天宁卉还要上班,我一大早起来,便忙前忙后,购买礼物、玫瑰花以及食

    材,在傍晚时分将一切准备妥当。

    突然接到老婆的短信,我打开一看,是转发的:「卉儿,实在太想你,虽然

    公干还没完,但今天我特地从外地飞来了,想见你,可否?」

    是转发的王总的短信!

    神马情况?桌子上玫瑰花和我亲手操办的一座丰盛的晚餐正张开笑脸等着女

    人的归来。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