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二十八章:偷情)

+A -A

    偷情

    神马情况?

    意思是这个短信就是老婆今晚上的请假条了?向老公请假在情人节去跟自己

    的情人约会?

    奶奶的。

    我心头掠过一丝难以言表的涟漪,原先听一个相声特别有才滴将大海比喻成

    一锅菠菜汤,而我滴心海现在则像一碗酸菜汤,上面再飘着些许葱花胡椒的,整

    出一个五味杂陈的状况。

    但当这丝哀幽的涟漪还没形成波澜之前,宁煮夫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今

    儿是正儿八经的情人节嘛,又不是夫妻节,人家约会才是名正言顺滴,有我嘛事

    啊?还像个妇人家的幽怨个啥捏。

    突然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便立马了个短信:「那今晚又得爽了哈老婆,去

    吧,别管我了,老公只有一个要求,来至少得打我七个耳刮子。」

    「你坏老公:)」一会儿,宁卉的短信再次过来,后面加了个笑脸但

    我怎么看都像是为她的王大英雄绽开滴。

    饭桌上,玫瑰血红,正和糖醋排骨的暗红色交相辉映。

    而我发现自己当初已经饥肠辘辘的肠胃此时突然变得粘滞,我才知道原来肠

    胃也是有情绪滴。在情人节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吃饭也凑了个无性不欢的趣。

    在一种莫名的躁动中,我的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对酒精滴渴望,既然今夜女色

    已失,哥只好对酒当歌了。

    好久都没皮实这混小子的消息了,但对一个对于女人就像狗离不开屎的高级

    流氓兼把妹达人,今夜又不知道会滚到哪个女人的床上去摧残妇女了尽管他

    确实是一个喝酒的好把士,我还是打了个电话给乔老大,不知道怎滴,对他我有

    一种难得的心灵默契,尽管年岁相差快两代了,如果按十年一代计算。他那种很

    有文化底蕴滴装憨卖老的路子很对我的胃口,那种肉体上经常嫖娼精神上永远受

    难的哲学感让我愿意将自己的情绪消费在跟他的对饮中。

    「你小子搞忘了今天是啥子日子了啊?你媳妇呢?你欺负人家?逼人家娘

    家了还是咋的?两个老男人过情人节适吗?」乔老大接到我的电话就是一番噼

    里啪啦滴埋汰。

    「老婆跟……领导出差去了,命苦啊!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编出差

    的谎言后面还加了个「跟领导」,下意识中这样说,却让自己感到一番兴奋的激

    浪。我知道老婆跟领导不是出差,是去跟领导上床。

    「……」乔老大顿了顿,我想象的出他优雅滴吐了口烟圈,然后缓缓说到,

    不晓得是不是话里有话:「这个时候都不把老婆看紧了哦,好嘛,我舍命陪君子

    了,不过要晚点,到时我打你电话。」

    乔老大中年丧偶未再迎娶,一双儿女早已成人不在身边,非常有出息滴从美

    利坚留学来现在混滴是北上广,今天啥子日子,他说晚点会有啥事捏?有

    状况!今天得好好套套他老人家的话了,怕是迎来第二春了。

    我看着一桌对我张开笑容的饭菜,睹物思人,霎时没了胃口,有道是吃什么

    不重要,重要滴是跟谁吃。

    外面黑夜渐渐降临,分不清是胃酸还是心酸,反正感到体内一阵化作用正

    在发生着严重滴搅拌。我迷迷糊糊地躺在沙发上,手机丢在耳边的茶几上,方便

    听得到乔老大打来的电话,手不由自地伸向了胯下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这

    种化作用总是有种神秘的力量让我的鸡巴兀硬起来。

    每次临睡的时候,我总有种绮丽的幻想,期待我能梦龙门客栈,那里有我

    风情万千滴金镶玉不幸的是,自尝到金镶玉胯下的两片肉后,我再也没有

    去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以为过了很久。

    在梦中我在往龙门客栈的路上一番凄风苦雨,大漠戈壁,寒意凛凛。

    突然我感到瑟瑟发抖的身体感到一阵快意的温暖,然后一阵细腻的触感摩挲

    在我的脸上,传达着一种带着灵性的温润,然后非常熟悉而迷醉的一番女人的气

    息扑面而来,让我在半睡半梦中以为我真的见到了我的金镶玉接我来了原来

    是宁卉静悄悄地进了家门,在我的额头上印上温柔的一吻。我身上此时覆盖着老

    婆盖上的在梦中驱赶寒冷的毯子。

    「老婆怎么来了……几点了?」我蓦然一惊,伸手抓起手机让自己从睡梦

    中恢复到正确的时空概念。

    七点半!就是说我才眯了一个来钟头。

    「你看你太不注意了老公,这么睡着了也不盖点东西,小心着凉了啊。」宁

    卉的语气里半是嗔怪半是心疼。

    「你……没去?」我眼色充满感激与失落。

    「你以为呢,把老婆想成什么人了?今天情人节我不来陪老公,以为我会

    去哪啊?」此时宁公馆被一片温馨的色彩笼罩着,不知道是宁公馆温暖的灯光融

    化了老婆,还是披着一身夜色进屋的老婆融化了宁公馆。

    「咿,他不是专门来看你了吗?那他……咋办?」

    宁卉抿抿嘴,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要岔开话题:「老公,我饿了,我的糖

    醋排骨呢?」宁卉曾经说她很喜欢吃丈母娘做的糖醋排骨,我特地向老丈妈讨教

    了烹制的秘招,让妈妈的糖醋排骨变成了宁煮夫的招牌,继续得以哺育着宁卉那

    颗糖醋排骨的胃。

    「哦,都做好了呢。在桌上都凉了,我去热下。」我赶紧起身忙活去了。

    我刚一起身,听到宁卉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响了,我太熟悉了那声音了。宁卉

    略略迟钝了一下,没有当着我的面打开手机,而是等我进了厨房,背对着我打开

    滴我背后长着第三只眼,俗称预感。

    预感告诉我她一定会这样做滴。

    宁煮夫一阵忙活完毕,该侍候老婆用膳了,偏偏这个时候,宁卉手机的短信

    提示音又响了。

    但宁卉似乎是故意不去看,赶紧起身坐到餐桌旁。「哇,好香呀,辛苦啦老

    公!」筷子也不拿伸手就抓起一块塞进嘴里。

    「嗨嗨,家就不淑女了哈。」看着老婆那一口糖醋排骨,吃在她嘴里,甜

    在额滴心里。

    「嘻嘻。」宁卉将手指上上的汁含在嘴里吸了吸,然后伸出舌头在手指头舔

    弄了两下,尽管是下意识的动作,但那香舌舔手指头的动作却看起来无比性感与

    诱惑,惹得我体内升腾起一股要将那一口覆满肉汁的嘴唇,裹挟在自己嘴里的欲

    望。

    我咽了咽口水,忍住了,这情人节不才开始嘛等下还会有怎样的大戏上

    演捏?「老婆,你的短信来了。」我故意提醒到。

    「嗯,知道啦,吃饭先。」宁卉罔顾左右而言他,但看滴出来小脸蛋有些红

    扑红扑滴。

    「是他的短信吧?」我追魂一问。

    「嗯……」宁卉突然低下眼睑,长长的睫毛掩饰不了的羞涩中还不忘跟我挑

    逗:「不告诉你。」

    「哼,休想逃得了老公的火眼金睛,我知道是他了,为什么不看短信,刚刚

    说什么啦?」我凑过身去,一把搂住宁卉的小蛮腰。「不告诉我,我检查手机了

    啊!」

    宁卉转过头来,哀求地看着我,似乎在说不要。那样子楚楚可怜滴,又似乎

    芳心难掩。

    宁煮夫有个弱点,最看不得老婆那双勾魂的上弯月做出一副妩媚兼期期艾艾

    滴迷糊状:「好,好,老婆那求求你了告诉我都说啥了?他是不是今晚还惦记着

    你?」

    宁卉做了个深呼吸,裹挟在紧身羊毛衫上的胸脯看上去肉紧得很:「瞎说啥

    啊,人家有老婆在家呢,惦记我干嘛。」

    我不依不饶:「地惦记穷人家的女儿,男人惦记人家的老婆才刺激嘛。」

    我上下其手,就在宁卉身上一阵抠摸,手伸进背里就要解开文胸的搭扣。

    「哎哎别闹了,还让不让人家吃饭了?」宁卉佯装怒嗔,问题是当我的手往

    下探时候,宁卉一个下意识的避让动作没有逃得过我的眼睛双腿拢似乎

    要阻挡我朝里面更深的探。

    这激发了我的斗志,何时何地我想要老婆的隐秘之门时遭到过拒绝?「哼!

    不交待我就要闹!」宁卉文胸的搭扣已经在我手指的把玩下松开,我一只手绕前

    环握着一边丰盈的乳房,另一只手执意掀开还没来得及换下的套裙,连腿裤袜带

    来了颗粒般爽滑的质感。

    「嗯嗯,老公啊……」宁卉终究没执拗过宁煮夫这时候的牛脾气,「好好,

    我给你看我们的短信。」注意,老婆用的是「我们」两个字而不仅仅是

    「他」,看来短信是往返了好几个了!

    「看了你可不许生气!」宁卉的呼吸突然有些重,嘤咛到。

    「你都被人家叼过了老公还有啥可以生气的捏?」我鸡巴一阵激灵,伴随熟

    悉的深入骨髓的快感弥漫全身,我预感到这是一锅快要煮沸的水。

    「嗯。」宁卉扭捏了一下,「你能不能不一天到晚叼啊操的嘛老公。」但老

    婆叼和操字一出口,虽然是在一番批判否定的语境中说出来,但我仍然感到老婆

    身上不由自伴随的哆嗦女人口是心非并不都是坏事哈,比方这个时候,被

    身体的快乐出卖才是女人娇媚滴最高境界啊。

    「好,好,我们都是文化淫,来个知识分子滴说法,你都被他曰(yue)

    了。」我的手继续朝老婆的蓬门匍匐前进,蕾丝底裤已经被掀开一个口子,我的

    手指已经触摸到阵地前沿芳草森森的开阔地带。

    「曰?什么意思啊老公?」

    「就是『日』他们的胖哥哥,看嘛我装文化淫吧,你又听起来费劲。我是说

    你被他日了!」宁煮夫得意自己小计谋成功。

    「咯……嗯……」宁卉想笑似乎又没笑的出声来,身体又是一阵哆嗦,看来

    「日」跟「叼」起到一样的效果。「你坏死了老公。」

    「你腿并这么紧干嘛啊?」宁卉的胯部还在作最后的抵抗,让我的手不能轻

    易滑进去。

    「嗯嗯……不嘛!」宁卉的声音越来越小,喘息却重了起来。

    不嘛?啥时候老子摸摸老婆的穴还被拒过捏。「看来不能智取,俺只有强攻

    也。」

    话音刚落,我的手便强行一路推进,从老婆双腿上方的三角地带探将进去。

    「嗯……」宁卉一声长长的嘤咛。

    随着老婆这声亦娇亦媚滴长叹,我以为我的手指到了爪哇岛老婆身下一

    片汪洋!

    乖乖,神马情况?难怪老婆一直抵抗着我的手,原来身下藏着这样的巨大秘

    密咯,我浑身立即激奋不堪。分明,这老婆身下流出的水水不是糖醋排骨吃出来

    滴,也不是我这两分钟在她身上的胡摸弄出来的,火箭都没那么快。「神马情况

    老婆?你湿了。」

    「嗯嗯……」宁卉终于放弃了抵抗,身子一软靠在我的身上。「叫你吃饭不

    相信,现在还咋个吃啊。」

    「那就我吃你你吃我咯。」老婆固然是水做的人儿,但一般也是在前戏十足

    的情况下才会这样。我的目光不由得转向了老婆搁在旁边的手机。那里有故事。

    「我要看短信老婆。求你了。」

    「嗯。」不知道这算呻吟还是同意,迟疑片刻,宁卉还是拿起手机打开短信

    界面……然后脸蛋绯红。「老公,你答应我了的,不许生气的啊。」

    俺不生气,老子是血脉乖张。

   条短信即是转发给我的那条。然后是宁卉的复王英雄的再复以及老

    婆的再再复……

    「啊,真高兴你来了,你现在在哪儿啊?但今晚我要陪老公啊,你明天不

    走吧?」

    「哈,怪我没选对日子,我在喜地,我让黑蛋直接到机场送过来的。我真羡

    慕你老公,我明天要飞去公干还没有完。」

    「你还要去多久?」

    「不知道了,可能还有个把星期吧。我实在太想你了卉儿,昨晚我做梦都梦

    到你了。」

    「啊?真的?!不会这么巧吧,我昨晚……也梦到你了。」神马情况,昨晚

    老婆不是睡在我身边滴嘛,还是一丝不挂滴裸睡。

    「真的吗?梦到我什么了我的小卉儿?」

    「梦到你在梦中……要我……」

    哇,看到这里我的鸡巴开始充血,老婆睡在我的身边却做梦跟自己的情人做

    爱,这是要把宁煮夫乐死还是爽死。

    「哈哈,你真是我的小妖精啊,难怪梦里面你那么风情AnG,我正好也梦到跟你

    做爱了。」

    「难怪梦里你那么孔武。我的大英雄。」

    这情调的小妖精加大英雄,我老婆成人家小妖精了。我心里一阵酸楚。

    「卉儿你真是老天给我的礼物,让我感觉我到了十八岁。你想不到卉儿,

    我这把年纪我居然在梦里都射了,我梦到你雪白美丽的裸体,你的温情,你的妖

    媚,你让我在梦里射了,你让我这把老骨头干了十八岁的事儿呢。」

    这算啥事儿,连梦里都不放过我老婆了。

    「嗯,我在你梦里有那么好啊,我喜欢你在我体内喷射的感觉,感觉真的好

    棒。亲爱的,昨晚梦里你要我也让我高潮了。」

    神马情况啊?我转过头去看着宁卉,眼神无辜滴很:「梦里你跟他做,都高

    潮了昨晚?」

    「嗯,是的老公。」宁卉说完羞涩地低下了头,脸上红云飞渡。

    老婆睡在我身边跟情人在梦里颠龙倒凤不说,还高潮了这神马世道。

    「真的吗?我真有些受不了了卉儿,我想你,想念你的温柔,想念你饱挺的

    乳房,想念你香甜的口舌,想念你温热的阴户,想念你高潮的叫声,我的卉儿,

    你让我重新体会到了人间大乐,我看来要晚节不保了,你让我都为老不尊了。」

    「能让你重塑雄风是我的荣幸我的大英雄,像你这样的男人值得得到女人最

    好的温柔。另外你不老啊,你老的话还能让我这么多高潮啊,我老公都没给过我

    这么多呢。嘻嘻。」

    你说宁煮夫冤不冤嘛,送老婆跟人家操了,还被老婆说没人家好。

    「谢谢你,我的小卉儿,是你让我重新焕发了青春。现在,我想着你,都硬

    了。」

    没想到强大如王总者,曾经越南丛林里血雨腥风,生死拼杀过的侦查英雄在

    我老婆面前也是乳臭孩儿般的浪骸。

    「哇,我喜欢它硬起来的感觉,好大。你真的好棒亲爱的。」

    「好想现在就杵进你的屁屁里,我爱死你的小屁屁了我的小妖精。」

    这奶奶的是个有身份有地位滴人说出来滴话嘛?我以为只有俺们宁煮夫这样

    的凡夫俗子才带这么说滴。看来王英雄牡丹花下,要至死方休了。

    「啊啊,那就插进来吧我的大英雄。」

    「叫我爸爸。」

    「爸爸!爸爸!」

    「说爸爸插我,我的小卉儿。」

    「爸爸插我!爸爸插我……」

    「说爸爸用鸡巴插我。」

    「爸爸……用鸡巴插我,用鸡巴插你的小卉儿!」

    我闭上眼,脑海便迅速出现了老婆趴着,让王总的鸡巴从后面进入抽插的画

    面,我老婆的雪臀随着每一次王总的冲击应一次如同雪浪般的抖动。我感觉老

    婆「爸爸插我,插我……」娇媚的叫声也随着王总的鸡巴抽插的节奏一次次撞击

    着我的耳膜。

    「卉儿,卉儿,卉儿,我的小卉儿,我射了……」

    「爸爸,你好棒!」

    「谢谢你我的小卉儿。」

    短信到此,看来,最后一个短信就是我听到宁卉没看那个。

    我几乎都不敢稍微施予一丝能量到我膨胀到无以复加的鸡巴上了,它已经到

    了喷射的临界点,任何一点物理状态的改变都能让它像火箭一般喷射出来。这刚

    才不是才对老公说不要叼啊啥的,在情人面前却是操哈鸡巴的满天飞,不带这么

    刺激宁煮夫的。

    奶奶的,这不是在我眼皮底下跟情人偷情嘛。「好啊老婆,在我眼皮底下跟

    情人偷情哈。难怪逼逼流了这么多水水。」我附带一副做出来的狰狞状的脸色。

    「老公,你生气了?你答应了我不许生气的。」宁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吓坏

    了,声音有些颤抖。

    「哼,那老婆是不是很爽?这种偷情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刺激?」我一手温柔

    中带着狠劲的抠摸了一番宁卉的湿漉漉的阴户,沾了满手的淫液。

    「嗯……没有的啦。」宁卉不知道还在作态,还是怕我真的生气了,不敢承

    认。

    我把伸进老婆阴户的手拿出来,上面黏稠的液体在我的拇指和食指指尖还挂

    着一丝粘上的线,「这是什么?」说完我把手指伸进嘴里,滋滋地吮吸着那散发

    着秽味的液体。

    那味道让我迷醉。

    「啊啊……老公你坏死了,什么都瞒不过你。」这秽味的液体说明了一切,

    老婆在跟王总短信的过程中已经淫情澎湃。

    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要做出一些让自己的快感释放的动作,一口噙住了宁卉

    还粘着糖醋排骨汁的嘴唇,伸出舌头就在老婆口腔里一阵疯狂滴搅拌。这奶奶的

    糖醋排骨之吻味道真好。

    伴着宁卉的一声嘤咛,我浑身激荡:「我爱死你了我的骚老婆。」

    「啊,你吓死我了老公,我以为刚才你真生气了。」宁卉从刚才的慌乱中恢

    复了媚态。

    「那。」我把嘴伸到宁卉耳边,一番耳根的舔弄过后,说道:「既然你这么

    想他的鸡巴叼你,现在让他过来我们三个一起做好不好?让你尝尝两个男人操你

    的滋味。」

    「你变态啊老公,别别,人家王总可不是那样的人。」宁卉再次吓得花容失

    色。

    唉,真是涉世未深的小妇人啊,你以为王总是什么好鸟,惦记人家的老婆到

    这份上,分明一个老流氓嘛。「哈哈哈,你等着骚老婆,哪天我一定会让你让两

    个男人好好的一起操你的。」

    「去,才不呢。」宁卉身体哆嗦般的兴奋反应还是出卖了她。

    「那今晚,如果老公让你去,你怎么感谢老公。」我在看短信过程中其实已

    经做出这个决定了,这架势今晚老婆不被她的王大英雄狠狠的操上一怎么过得

    了。

    「啊?你真让我去啊?不嘛,今天是情人节,我要陪老公过。」宁卉说道,

    声音小的听不见,但眼睛忽地一亮让我看出来很纠结啊我可爱滴老婆。

    「你搞清楚,今天是情人节,又不是夫妻节,情人节就是要跟情人过嘛。」

    「咯咯,老公你歪理真多。还有这说法?」宁卉一头钻进了我怀里。

    「去还是不去?」

    「老公不生气,你让我去我……就去。我听你的老公。」我爱死了老婆在我

    怀里一番期期艾艾怀春的感觉。

    「我说了让你去,解铃还须系铃人,让王总把你身下的水水都舔干了来。

    现在是不是特别想他的鸡巴插你了?」我伸手到宁卉的胯部撩了一下。

    「呜呜……」宁卉身体又是一番哆嗦,似乎王总真正下面舔自己。

    「嗯!想……」

    「那你得求我。求我让你去。」

    宁卉用迷糊状的上弯月看着我:「怎么求。」

    「求我说,老公,求你让我去让王总的鸡巴叼我。说三遍。」

    「老公啊,你怎么这么坏啊!」说完脸上的羞色萦绕。

    「不求就不给去。」

    一番小停顿,宁卉低下头,声音如蚊:「老公,求你让我去让王总的鸡巴叼

    我。」

    「抬起头来,看着我说,Loudspeak!」

    但见宁卉一番悉后,抬起头来,上弯月透亮,咬了咬嘴皮,那声音如同远

    处的春雷般动听。

    「老公,求你让我去让王总的鸡巴叼我!」

    「老公,求你让我去让王总的鸡巴叼我!」

    那声音直透我的骨髓,我不由双腿奋力一夹,埋伏在中间铁棒般的鸡巴像火

    山般的喷出来。

    在我开车送宁卉到喜地的时候,临下车前,我抱着我即将又要在别的男人身

    下承欢的老婆足足吻了半分钟才松开。「老婆,我爱你!希望你喜欢老公送你的

    这个情人节的礼物。情人节快乐!」

    「我也爱你,老公!」

    这一切,被一双不远处的眼睛真真切切地注视着。

    这双眼睛是黑蛋的。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少妇夏禾【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艳母淫臀(非绿版)翁媳乱情新婚豪乳老师刘艳短篇合集潜轨者善良的美艳教师妻母上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