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二十九章:街头艺人)

+A -A

    街头艺人

    这一番临别之法式深吻,真个让宁煮夫吻了个恋恋难舍、七魂出窍,仿佛要

    吮干了宁卉口中带着袅袅香气的津液才让老婆的玉口甜唇从自己的口腔里滑落而

    去,宁煮夫知道五分钟过后她将再次开启去迎含另外一个男人舌头的交缠,唾液

    的搅拌甚至去裹挟那个男人胯下能让老婆的身心至癫至乐的鸡巴宁煮夫想到

    这里的身子不住打了个激荡无比的颤!

    在宁卉要离开车门的当儿,我终于感到突然鼻子一酸,有些涩然。

    「老婆」

    「怎么啦?你是不是不开心了老公?」宁卉有些怔怔地望我,在我看来永

    远摄人心魂的上弯月仍然精确捕捉到我情绪的丝微变化。「你要是不开心老公,

    我……今天不去了好不好?」

    「哪里有啊傻老婆,只是……」我揉了揉鼻子,努力掩饰着,我明白饭桌上

    无酒不欢的理儿,做个绿帽爷们你必须有一颗承受无酸不欢强大滴心脏。

    「只是什么?」宁卉眼神极尽温慰。

    「你们……你们做的时候,录……录点音给我好吗?最好……」我听到自己

    说这话时的声音都在抖,我贴近宁卉耳根,说出了那个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宁煮

    夫的梦想:「老婆,我想听他插你到高潮的时候的叫声!」

    「啊?」宁卉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夜幕中,我感到她绯色滴脸蛋温度这时

    候突然蹿升,然后狠狠滴在我肩膀上拧了一下,让我享受了一盘「掐死你」滴温

    柔:「老公啊你尽是一肚子的坏水,可怎么……怎么录啊?」

    「用手机,悄悄滴干活。求你了老婆。」宁卉没有直接拒绝让我一下子来了

    劲头,「情人节老公送你去你跟情人约会,你可得还老公一个礼物!」

    宁卉习惯性的咬了咬了嘴皮,然后娇态翩然滴对我一笑,那是我见过世间的

    不仅是最美,也是最媚滴笑容:「那我去了啵。」

    说完我看着老婆一路飘逸地消失在宾馆大门里,臀儿扭得似乎要让帮她开门

    的门童口诞鼻血乱飞才作罢。

    这?老婆没说录还是不录啊,宁煮夫就是一真急火攻心,这时候一个宾馆门

    卫偏偏过来要让我把车挪开。

    这不给老子添乱嘛,我正欲找茬子朝那个嘴上连毛都还没长滴门卫小子一阵

    发作,这时候老婆的短信来了,我打开一看,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哼,变态老

    公,你到时候听了可不要眼馋。」

    「呵呵呵……」宁煮夫刚才还准备怒气滔天的架势这时候突然祥和得云淡风

    轻,立马朝那个保安敬了个标准滴美式军礼,笑容可掬道:「这就走,这就走,

    保安同志辛苦了。」

    搞得那个保安小同志楞在那儿:「这人毛病?」

    我开车一路撒欢似地奔,宁卉对于录音的承诺让我肾上激素明显处于过度分

    泌的激扬状态,这意味着熬过这几个小时,宁煮夫就能听到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

    是如何婉转莺歌的了。

    而此刻,宁煮夫迫切需要的是一番酒精的浸泡与麻醉,不然此夜漫漫,那种

    咫尺天涯,酸并快乐着的感觉,如何遣消?

    不知道乔老大什么时候才能打电话来。我决计先不等他了,先到步行街我常

    到的一家很多老外光顾的酒吧去磨叽一番再说。

    我找到个方便停车的地儿,但到酒吧还要步行个十分钟的样子,期间要穿过

    一个仄长的地下人行道。

    此时夜色逼浓,风习微寒,步行街商圈华灯初上,热闹如炽,物人鼎沸。

    当我步入地下通道的时候,一阵沙哑粗浑的歌声传入我的耳中,声源很明显

    是从通道对面的那一端发出来的,伴随着电子吉他以我准专业滴耳朵听上去连接

    得并不够顺溜的和弦,歌声正进入到《没有情人的情人节》的附歌部分:「情人

    节快乐,快乐情人节……」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还快乐个铲铲,这个简单而悲伤滴绕口令会让多少今夜

    的孤男寡女们泪飞化作倾盆雨?我幸福的老婆,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

    我循着歌声而去停住了脚步,一个带着墨镜的胡子拉碴滴街头艺人端坐在地

    上,抱着把接到一个音响上的吉他,前面一个布袋子放在跟前,里面有一些人民

    币零钞散落其间。旁边一只看上去像是无家可归的小狗伸着舌头偎依在他身旁,

    我第一反应他不是在听歌,而是在取暖。

    在宁煮夫滴文青生涯中,吉他曾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写诗,弹吉他,读

    《十月》跟《当代》是那个时代文青的标配和泡妞必杀技。所以宁煮夫初中就开

    始苦其心骨,劳其心智滴磨练此几项技艺。听着耳目前生涩的带着胡茬味滴吉他

    旋律,仿佛带我到了那一段时光如洗滴青葱岁月。

    家里的那把老吉他已经布满灰尘,记不得何时还拨弄过它,但现在我突然感

    到体内悠然升起一股拨弄吉他琴弦才能带来的对那种文艺情愫的渴望和过去时光

    滴怀念。

    我蹲下身子,从钱夹里摸出五十大钞,放在面前装钱滴口袋里,突然我听到

    面前这位仁兄的声音高了个八度那是肾上腺分泌突然受刺激的信号。

    奶奶的,你都看滴到那是五十滴人民币你戴个墨镜装什么瞎子阿炳嘛。

    我挥挥手示意他停下来,「老兄,那借你的吉他用用?」

    这位仁兄不知是不是觉得我戳穿了他瞎子阿炳的把戏有些不好意思,对我露

    齿一笑,两颗白晃晃的大门牙在拉碴的胡子中有些拉风滴晃悠着,然后将手中的

    吉他递给了我。

    我接过吉他试了试手感,尽管长久没有研习,但功底仍在,当宁煮夫滴手指

    遇到吉他,二者便像久别重逢的恋人交缠在一起,水乳交融,一连串动听滴音符

    从音响里娓娓流淌而出……

    「好功力!」不知道这位仁兄滴赞叹是不是由衷滴,反正看得他一脸的羡色

    推起像层层的梯田。

    这更加激发了宁煮夫旺盛滴表演欲望,于是纠结了一番是要站着,还是像这

    位仁兄一样的正襟危坐滴坐着,此时这位仁兄递过来那副刚刚还挂着他脸上的墨

    镜,问我:「老兄用不用这个?加量不加价哈。」

    人生可以不沧桑,但必须滴要幽默。

    此话摘自资深文青宁煮夫语录。

    如是这幅墨镜成了此情此景卓别林手里滴拐杖、唐伯虎掌中滴扇子,使得我

    能像瞎子阿炳大神一样坐地笑看世间风云,唱尽人生沧桑,只不过我怀里抱的武

    器比他多了四根弦。

    一切准备停当,我替代了刚才那位仁兄怀抱吉他戴着墨镜坐在那儿,只是旁

    边那只狗儿依然没挪窝,除了没有拉碴滴胡子,我霎时以为我成了一个巴黎街头

    的艺人如果你不埋汰和喷我,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我文青时代曾经滴梦想之一

    呵。

    「别慌。」临开始前,我转头告诉旁边这位仁兄:「等会滴营业收入都算你

    的。」

    惹得他感激滴零地看着我不停滴颔首。

    于是我开始了第一首歌曲……尽管跟时下8及9后们滴趣味相比十分滴

    out,但我还是唱了赵传大叔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旁边这位仁兄是永远

    不会懂滴,宁煮夫为啥这个时候要唱我是一只小小小鸟这深具象征意义丰满

    形式感滴话后面,宁煮夫憋着一句恨不能向全宇宙宣布滴词儿是:我的老婆正在

    被大鸟操!

    那种别人以为你是瞎子但你却真滴不是瞎子滴感觉真他妈滴爽,感觉你在跟

    全世界玩一把忽悠与被忽悠滴游戏。

    有了这样的境界与情怀,宁煮夫才把小小鸟唱出了赵传大叔都唱不出来的那

    种心酸,以及因为电子吉他的音符在我手指下听上去明显动听与流畅多了,反正

    过往顿足的观众多了起来,往口袋里扔下滴碎银与钢镚也纷纷如雨下。那位仁兄

    冲着营业收入的直线上升一直乐不可支滴在旁边叫喊:「唱滴好啊。大哥再来一

    首!」

    但一连几首歌下来,哥有些累了,这街头艺人还真TMD是个体力活,这样

    连续工作不大一会,我立马感到嗓子冒烟到快失声的地步。我才怀疑我街头艺人

    的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于是我只有寄希望于巴黎街头美丽的法国女郎们是

    不是能让我撑滴久一点。

    于是我准备唱完最后一首就歇了吧,装阿炳这事太TMD矫情,况且这奶奶

    的从旁边仁兄那颗硕大滴头颅摘下来滴墨镜也让我的鼻梁和眼睛一起发酸。

    我最后选择的曲目是《同桌的你》宁煮夫准备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和

    心境向自己的青春与荷尔蒙做出举重若轻的缅怀。这是一首专为吉他伴奏而生的

    歌曲,向你致敬老狼以及高晓松,让我们逝去的初恋有了这么美丽的情怀。

    旋律初起,缓缓在自己的指尖流淌开来,我无比动情,眼里渐渐开始噙着因

    为太熟悉而有些陌生滴湿润:「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

    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此时正好地下通道里行人稀少,歌声虽然柔和悠扬,但情感饱满,似乎可以

    传得很远很远。远到让我能够将远去的青葱岁月中那些汗湿的午后重温如昨,酷

    烈的阳光下,你的裙裾飘飘,背影很长……

    远到茫茫人海里,真滴让一双准备在地下通道的门口路过的颀长的秀腿拐了

    个弯,改变了原本滴行进路线,鬼使神差地拐进来伫立在我的面前。

    那双秀腿带来了空气娓娓流动的韵致,暗香浮动。

    只是我一直紧紧地闭着双眼,无从发现这位高挑美丽滴女郎随着我的歌声长

    久驻足但我闻得到那种让我心儿一颤的扑鼻而来滴芬芳。我闭着眼,一方面

    我十分敬业地想体验瞎子阿炳的感觉,一方面貌似你关闭你的视觉感受的时候,

    你的心才更容易被音乐感动我唱得如此动情,除了我心中真的曾有过那样一

    个同桌的你,还因为我是闭着眼在唱滴。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我抒情地唱出歌曲最后部分

    结束感强烈的音符,我才发现我的声音原来也有如此穿透的表现力,具有如此荡

    气肠的忧伤,真个是岁月如梭,音乐如魔。

    当一切安静下来,当我长久地想在我记忆中那个曾经魂萦梦牵,悄然而逝

    的倩影的意象里,我的意识从岁月的牵绊中到这仄长幽暗的地下通道,我缓缓

    睁开了双眼……

    一声天外之音突然传来:「南老师,怎么……怎么会是你在这儿呵?」这位

    在茫茫人海中被我的歌声吸引而来在我面前已经驻足良久的高挑滴女孩准确地叫

    出了我的名字,声音中难掩惊叹与兴奋。

    从墨镜的印衬的暗光里,我看到一张俏丽动人的脸庞,和熟悉的那种我必须

    仰望才能完整滴欣赏的飘逸与欣长如果我平视,正好看到裹挟在贴身七分裤

    里的修长滴大腿,滴曲线,那脚踝呈现出不减分毫的摄人心魂的弧度,让人顿时

    想入非非……

    洛小燕!

    不得不承认,自我因为模特大赛看到她的相片开始,这是最让我心仪的邻家

    女孩,滴名字。

    「呵,是啊,怎么会是你?」我突然感到今天这一趟街头艺人之旅是多么英

    明正确滴决定,宁煮夫也算TMD见过各种把妹大场面的,这时候心里头竟也

    有头小鹿开始突突乱撞地慌张起来。一半是慑于老婆滴「淫威」,一半是这只燕

    子着实聘婷逼人,于老婆之外,是女人中另一番别样芳菲的人间华物。

    「我刚刚演出完准备住处,正好路过地下通道门口,就听到这首《同桌的

    你》,一直挺喜欢这首歌呵,就被吸引进来了。」洛小燕叙述里明明白白证明了

    一切都是偶遇,那老婆,这就不能怪我了哈,宁煮夫真滴不是故意要遇到这只燕

    子滴。

    再说,这州官夜夜笙歌,姓哪里有不吃顿饱饭滴时候嘛。

    「南老师这一手露的,真是盖了,南老师才艺双全呵。」洛小燕的脸上完全

    是一副范丝滴深度崇拜表情,看滴出来不是装恭维,是真的震撼了,靠这一手吉

    他我承认曾俘获过多少少女滴心房,尽管我最爱的那位初恋最终还是如歌中唱到

    的那样做了别人的嫁娘。

    「嘿嘿,没事在这里瞎折腾,瞎折腾。」我浅浅滴一笑,我告诉自己这一笑

    一定要淡定地。但我还是十分不淡定地朝洛小燕的胸部瞄了一眼,我知道宁煮夫

    想看什么姑娘,今天你依旧是没穿,还是穿了文胸?

    那里虽然陇原依旧凸凹,只是,一件外衬的风衣挡住了宁煮夫试图窥探滴秘

    密那纯然印衬在织物里的点状凸起,那种在穿与不穿之间十分诗意地挑逗神

    经滴性感着实让人在欲壑与迷醉之间伤不起。

    「南老师真的是才华横溢哈,瞎折腾都那么范儿十足。」我没看到织物里让

    我心醉的凸起,但我看到了燕子般似浅实深滴笑容,我此时没有机会问洛小燕,

    但事实是后来洛小燕告诉我,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给了她一生的笑容。

    洛小燕此时突然弯下腰,我才发现她要干什么,她手里攥住张元大钞

    我赶紧一把手伸过去拉住了她的手背男女授受不亲,对不起老婆大人,我可

    真滴不是故意滴呐,我已经付过钱了外加额外滴营业收入,这小子已经赚大了。

    但我必须得承认,抓住洛小燕手的刹那,我的手指尖传来一股那种女人特有

    的细腻肌肤带来的让我浑身一震滴触电感,那种感觉当我在第一次拥闻宁卉发梢

    的时候才有过,虽然没有那么强烈,但也足以穿过这时候宁煮夫脆弱滴心堂

    关键是,我抓住手的时机将将好是洛小燕弯腰到了最大的降点,洛小燕里面打底

    的紧身衫正好从胸前开了个直通春光的隙口,从那里不经意一瞥

    老婆啊,向毛席保证那道迷人滴风景绝对是撞到我眼睛里的哈我尽然

    瞥见洛小燕一丝波光粼粼般滴乳沟,这副天生模特儿胚子滴身的乳沟将肉与骨

    紧与弛结滴如此完美,一般人看见了估计就是吞口水的份儿了,宁煮夫只是咽

    了咽唾液宁煮夫目光顺着那泛着光亮滴小麦色滴乳沟所及,尽然真的没有发

    现任何文胸滴痕迹。

    宁煮夫的心儿乱了。

    不知道是不是洛小燕感受到了我灼热滴目光还是下意识滴,她的另一只手做

    了个捂拢胸口的动作,结束了宁煮夫眼福的探险,然后赶紧转过头对着旁边那位

    仁兄,许是害怕跟宁煮夫目光正面相接,听得出来,声音比刚才有些气息不稳滴

    变化,「嗯,这位大哥,这钱就留给这只小狗买点吃的吧,看它瘦得。」

    这是一个爱心得让我无法阻拦滴理由,那位仁兄依旧隙开拉风的两颗门牙收

    下了钱,我狠狠滴盯了他一眼:「哥们,专款专用哈。」

    「一定,一定!大哥放心,这是只流浪狗,但我一定这两天让它跟着我,我

    吃什么它吃什么。」

    「谢谢大哥。」洛小燕报以莞尔一笑。

    得到艺人兄的承诺后,我用手拉起洛小燕,手像磁铁一样没有松开。我没

    体会过女人手上滴骨节能握出这么让人心荡神移滴触感,全身这时候都感受到了

    那骨节带来的余电滴冲击。直到站起身来我们转身正欲离开,洛小燕的手指才在

    我似有似无的握力中一根一根地滑落出去。背后传来那只瘦狗的叫声。

    奶奶的刚才我在旁边唱滴那么欢没见它有啥动静,这时候它倒叫滴欢了,八

    成没认出人民币来,认出美女来了,老子立马就想跟艺人仁兄打个赌说这只狗是

    只公狗,把那一块钱赢来。

    「嗯,今天怎么一个人?男朋友呢?」在洛小燕手滑落出去的一丝失落中,

    我有意无意滴问到。

    「是啊,今天怎么不可以一个人啊?我没男朋友。」洛小燕笑了笑,但掩藏

    不了伤感在人精如宁煮夫者滴面前如同裸奔。「今儿你才不应该是一个人啊?嫂

    子呢?」

    「她……」我一时语塞,「嗯,她跟领导出差去了。」

    就他奶奶的把这个善意滴谎言继续到底吧。

    「什么领导?太不体恤下属了。」

    这个还真没有,奶奶的他是太体恤了,体恤下属都体恤到床上去了。「唉,

    习惯了。如果……如果你现在方便不如我请你去喝点什么,我正好准备到附近一

    个酒吧,不知美女肯否赏脸,一直说要请你都没时间。」

    洛小燕迟疑了片刻,然后胸脯美丽地一挺,像是下了很大滴决心:「嗯,好

    啊,好荣幸的。」

    我们便一路朝酒吧进发,此刻是唯一一次我怨我爹妈没把我生得高一点,一

    路跟她交谈滴时候我必须要尴尬滴仰望她才能看到那张俏丽地脸庞,只是我们靠

    的很近的时候,手指互相似有似无地靠触在一起,洛小燕没有刻意地避让。

    我感到莫名滴激奋。

    酒吧比往日热闹,我们一艾到达门口,便看见我一个多年的老外朋友,在本

    地生活了数年已经娶了一个本地的女孩为妻,咋咋呼呼地凑过来:「Hey,m

    y friend,long time no see,(嗨,朋友,好久不

    见)」然后看了看我身边的洛小燕:「Yirl friend i

    s seous!(你女朋友真漂亮!)」说完对我坏笑滴挤了挤

    眼。

    其实他知道我结婚了,但你懂的,在老外眼里,girlfriend和w

    ife是totally different滴。我倒是一幅很满足滴神情,

    被夸自己身边的女人漂亮,男人其实是最受用滴。倒是洛小燕有些羞涩滴地下头

    不好意思滴样子。以她的英文底子,她完全听滴懂老外说的什么。

    在寒暄了一番后他又去咋呼另外一个看见滴熟人了。我头示意洛小燕跟着

    我进入酒吧,然后突然不知哪来滴勇气,勇敢滴拉起了洛小燕的手奶奶的,

    女朋友,就要像女朋友滴样子,豁出去了,老子不能背这个虚名!

    这次,洛小燕温顺地将那只骨节完美滴手放进了我的手心里。

    说时迟,一个扎着两个牛角辫滴小女孩捧着一大束玫瑰贴到我们跟前,牵了

    牵我的衣角,立刻展开清脆的童音,眼睛扑闪扑闪滴萌态可人:「叔叔,阿姨好

    漂亮,配上玫瑰花会更漂亮。十块钱一朵。」

    老婆这小女孩太可爱了哈,这可也不能怪我,我一个大人怎么能拒绝一个小

    娃娃滴要求捏,自我老婆后,我还没送过玫瑰给另外的女人!在我掏钱滴当儿,

    小女孩又开口了:「叔叔,买十一朵吧,代表一心一意。只卖一块的啵!」

    我心里骂了一句:「狗日滴商品经济。」但我脸上还是荡漾着十分甜蜜滴笑

    容,掏出了一块大钞买了下十一朵玫瑰,我把它们递到洛小燕手上时,我看见

    洛小燕的脸上滴颜色跟玫瑰红成一片,洛小燕手捧玫瑰的那一刹那,真是花中有

    人,人中有花,人俏花艳中,瑰丽如魅。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