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三十章:录音及阴毛控)

+A -A

    录音及阴毛控

    我塞了张元大钞给领班让他给我找个偏僻点的卡座,外加这么些年在这里

    混得个熟脸熟嘴滴,这个在今儿特别的日子里显得来有些难度的要求竟然被瞬间

    秒足了。

    在今晚接踵而至滴「狗屎运」面前,宁煮夫的抗争如同螳臂当车。

    我牵着洛小燕的手穿过了酒吧长长而又喧闹的大厅,那骨节完美的手传递着

    一种暧昧的温度。大厅里红男绿女的人们正被酒精和舒靡的音乐发酵与催化着,

    荷尔蒙像空气中的粒子在飞,游荡在人们陌生滴摩肩接踵或者熟悉滴勾肩搭背之

    中。

    酒吧幻暗的灯光暂时掩饰了人们脸上逐渐开始饱和的欲望,但没能掩饰住洛

    小燕跟她的身体高度一样让人侧目的惊艳,穿越大厅的洛小燕,如同高尔基同志

    赞美过滴那只燕子一样在山雨欲来的天空划出的一道瑰丽的亮光,纷纷引来狼们

    飞溅滴流诞和女们怨妒滴目光。

    因为刚刚才演出完,洛小燕的妆容介于略施粉黛与浓装艳抹之间,恰到好处

    的舞台盛妆仿佛是为酒吧这番迷离的灯光效果而生滴,轮廓完美的脸蛋和秀长的

    生姿款款摇曳,在忽明忽暗的Ang光线里平添了几多炫艳与媚色,只是无论这夜晚来

    得怎样的浮华与躁动,洛小燕的眸子依旧清朗与略带不经意滴忧郁,那种骨子里

    碧水青莲的出世感,在酒吧这一代表性的纸醉金迷般靡靡氤氲中显得更加悠惋动

    人,欲掩愈出。

    你说,牵着这一个女纸滴手,如何让宁煮夫不迷离,不陷入迷途羔羊般滴梦

    幻境地,如何不让文青细胞发达滴宁煮夫犹生爱怜。

    当威特儿煞有介事滴推荐酒吧新进的几款法国红酒的时候,宁煮夫很hu

    angility滴说了句:「表要问我价格,我只问年份。你们密司Che

    rry知道我喜欢什么。」

    Ms。Cherry是酒吧值堂经理,来路不明滴欢场女出身,人如其名,

    模样水滴滴的就像他妈的熟透滴樱桃,此女纸最大的魅力在于拿捏得当的那种勾

    人到痒痒滴风尘味。后来靠自身良好的硬件条件和过人的专营禀赋,现在也混得

    有模有样,据说现在跟了个混黑会的大哥,也是NND惹不起的了一如

    《沙家浜》里的那句唱词:这个女人,不简单。

    我在认识宁卉前那段混迹各种酒吧狗日的胡天胡地滴日子里,此女纸对宁煮

    夫独树一帜、狂落不羁的文艺范儿也是十分滴钦佩,一来二去间就暗生了不明不

    白滴情愫,宁煮夫明白此等欢场女纸不是最终能引进家门的菜,但本着娱己不害

    人的原则跟她有过一段打情骂俏的轻浪时光,不过那也是最多坐在大腿上喝两杯

    交杯酒,拧一下屁股,开几句晕玩笑,下手最重滴一是借着酒劲宁煮夫直接把

    手伸进人家衣服里解开胸罩在人家的胸脯上一阵乱摸,直摸得人家起了生理反应

    一声叹息滴靠在宁煮夫肩头:「冤家,这可是在公共场所的哦……」

    当洛小燕的手指很优雅滴握着酒杯的时候,对那双手可能表现出的美打过预

    防针的宁煮夫还是不由得暗里惊叹,一个女人的手指竟然能与盛满红酒的高脚杯

    交集到如此美仑美奂滴程度,那盈盈而握滴手指将线条滴美感、肌肤滴质感、酒

    杯滴弧度所表达出来的那种梦幻感觉,与红酒散发出来的魅惑视觉完美地结在

    一起,一只手制造的炫目美感已经让宁煮夫深深沉迷,开始有了酒未开喝,人先

    醉倒滴意思。

    更让人惊叹的却是洛小燕含而不露的酒量。尽管矜持滴并不动端杯,但洛

    小燕面对宁煮夫每次的敬酒,总是报以浅浅的微笑和姿态优雅的美人饮酒图:用

    口精确到三秒钟细细滴含抿,然后清凉的酒液在嘴里形成温热的醇厚感,舌尖一

    卷,醇流滚过,顺着脖颈可现的咽喉噏动缓缓下肚,那姿态瞬间便以三种人滴方

    式定格:动人、迷人、撩人……这霎时就引发了我激动滴诗情:如果你是舌尖我

    是酒,我愿做那趟过你舌尖滴溪流……

    杯交盏换间,很快一瓶酒见了底,宁煮夫已经看着天花有点跳摇摆舞滴意

    思,洛小燕立腰挺胸滴坐姿却连动都没咋动一下,这顶尖模特儿滴职业素养他N

    ND不是盖滴,那形体训练的。

    这美玉还加雕琢,如何不秒杀苍生。

    「南老师,还喝呀?」喝了酒的女生说话就是他NND黏糊糊滴好听,看到

    我再叫来一瓶酒的时候,洛小燕轻轻滴说道这质清还醇的声音加重了宁煮夫

    的醉感。

    「当然喝,我喜欢……看你喝酒的姿态,真……美。」宁煮夫几杯酒下肚,

    这酒壮话胆滴,言语也开始热度蹿升,轻薄起来我突然可耻滴感到这种热度

    原来是从自己身体里某一个不可告人的地方升腾开来滴。

    洛小燕脸上一抹娇羞滴低下了头,这一低头低得还是要让我仰望才能看到那

    俏丽的脸蛋上的羞红与酒红混在一起滴那种俺也找不到适的词汇表述的那种

    红反正红滴流光溢彩,灿灿生辉。

    女人纵是有万千可爱,最是美人眼前含醉滴娇羞让宁煮夫感到沾染了青春荷

    尔蒙气息的那种蠢动开始在体内恣意汪洋起来。

    这第二瓶酒的速度自然慢了些许,但是洛小燕依旧把入口的那三秒做到精确

    不差,这功力让宁煮夫佩服的同时,也让人明白了神马叫女人滴情调。人说闻香

    识美人,其实品酒才识真美人。

    「现在你工作怎样?」我突然很想知道关于眼前这位女人的一切。

    「模特儿大赛后,我新签了一家公司,演出很忙,满世界飞。谢谢你呵。」

    洛小燕答道。

    「谢我啥呢,我不是什么都没做嘛。」

    「比赛还全靠南老师的关照啊。」洛小燕终于舒朗滴笑了,然后突然话题一

    转,「南老师那首《同桌的你》唱得很有故事呵。」洛小燕轻抿了一口酒,这话

    问得兴意深长。

    「呵呵,这都被你听出来了?你也喜欢?」喝酒谈音乐,对宁煮夫不等于是

    花生米下酒般的对路嘛。

    「嗯。我很喜欢,曾经……」洛小燕的喉结一抖,酒液下肚仿佛刺激了她话

    语的欲望。那眼神泛起一种有故事的年代久远滴忧伤。

    「曾经有个男孩为你唱过这支歌?」我哪里会放过这一切显示宁煮夫自我感

    觉良好滴情商以及智商滴机会,「曾经」这个词已经足够让我明白洛小燕往下要

    说的是啥了。

    「您……怎么这也知道呵?」洛小燕终于在今夜眼神对于宁煮夫明显感到跟

    平时不一样滴逃避中第一次直视了宁煮夫,那今晚因为演出被迫画上的烟熏妆淡

    淡的眼影后面的眸子透着一种钦佩滴酒逢知己的透亮感觉,跟宁卉线条柔和,永

    远一副可爱迷离状滴上弯月不同,洛小燕的眼睛跟那张轮廓精致的脸庞一样线条

    明快,她们相同的地方是:眸子中有那种可以荡涤你心坎滴慑人心魂的眼神。

    「我是谁嘛,南老师也年轻过啦。」宁煮夫似轻实重的答,话中明显强调

    了南老师的身份,这稍稍调和了我因为身高差距在这个女孩面前所引发是那种错

    位感。

    「南老师真聪明,有什么你不知道的吗?」洛小燕淡淡的一笑。「那其实是

    隔壁班的一个男同学,高中快毕业的一天下晚自习堵在教室里专门为我唱了这首

    歌,我现在都记不得他长得什么模样了,但我还记得他的歌声,吉他弹也得很帅

    的。今天突然路过听到这首歌感到好亲切,没想到竟然是南老师您呵。」

    啥子叫幂幂之中天注定?你懂滴,宁煮夫在心里贼溜溜滴,不仅小得意了一

    番。

    「那种感觉……是不是现在想来特别美好。」另外一瓶酒快又见底了,我感

    到渐渐的头重身沉,呼吸浑浊。

    「嗯,是呵。为什么总是错过的才是最美好的?」洛小燕这话听上去说得哲

    理感与忧郁感一样十足,但依旧是吐气匀定,这女人的酒量真NND不可丈量。

    此时宁煮夫如果不是已经醉了,就是已经在抵达醉滴路上了,但很矫情滴嚷

    嚷着还要叫瓶酒,这次被洛小燕坚决而又礼貌的制止了:「南老师,我真不能喝

    了,我……送你家吧。」

    这局面就真TMD喜感了,喝不得滴人要喝,喝得滴人说喝不得了。这宁煮

    夫把妹把自己把到个快要不省人事,人家到清醒有加,不动如山,到时候NND

    到底是谁把谁哟。

    离开酒吧的时候,宁煮夫虽说有些站立不稳,但其实还能勉强控制自己的身

    体,但在这酒精和荷尔蒙飞扬的晚上再加上情人节这个媚俗而暧昧滴理由,宁煮

    夫心中顿生一股子邪念,走路行进间就把自己的身体走得很夸张滴晃荡着。

    洛小燕见势,哪里知道宁煮夫的计谋,很心疼的样子就过来一把搀扶着我,

    我顺势一靠,靠上去滴NND就不只是手上的骨节了,是身上滴……骨节。

    宁煮夫今夜的醉决不仅仅来自于酒精,沐浴在这如此鲜活美丽滴女人迷人的

    气息里,对男人本身就是一道最好滴催情酵母,当我依靠在洛小燕的肩头时,我

    霎时感到我也终于可以拥抱情人节的夜晚了。

    只是,我绵软的身体显得又矮了一大截,靠在洛小燕身材欣长滴身边,远远

    看去像是被拎着的一只小鸡,煞是滑稽。

    喝成这样,车是不能开了,被洛小燕一路搀扶中,我贪婪滴呼吸着洛小燕身

    上如此近距离传达出来的迷幻着酒精与逼人的青春气息,我关闭了一切其他的感

    知。我记得出了酒吧最后的情节是,洛小燕搀扶我进了一辆出租车后座,然后在

    我旁边急切滴问我:「南老师,您家住哪儿……」

    洛小燕的声音有些焦虑,头晕脑沉中,我还是用我倘存的一丝意识听清楚了

    洛小燕的话,但我性NND心一横,两眼一抹黑,头就朝洛小燕滴方向靠将过

    去然后一副不省人事状,彻底装了一以醉卖傻滴疯。

    话说这一头靠的,不偏不倚正好靠在两团挺拔滴物什上面,傻子都知道那是

    神马东东,况且宁煮夫还是装傻。

    那一头靠上去,如同枕着雪花膏般滴绵软,让我肉胎凡身滴身躯彻底化开,

    上下两头来了个通灵的激荡我听不清洛小燕是嘤呜了还是没有,只是感到我

    靠着滴那两团挺拔本能一紧,让我的头牢牢滴贴拥在上面……那一刻我多么祈求

    自己能获得神灵般的力量,能感受出我此时枕着滴女孩:你是穿,还是没穿r

    a啊?

    大漠。孤烟。

    我继续朝我试图再次梦滴龙门客栈前行,那里有我风情万种的金镶玉。酷

    日像趟火似的炙烤着皲裂滴大地,风沙走石间,夕阳已斜,我的身影已经从圆点

    拉向扁长,但我梦中滴龙门依旧杳影全无。我双腿无力,口唇干渴,我感到自己

    身心俱焚,在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朝龙门滴方向跨出微小而沉重的一步后,我以

    一个狗啃屎滴动作朝前匍匐而倒,「扑哧」!我倒下去十来斤滴身躯重重的激

    起漫天尘土。

    我以为,这一倒将倒下去我对龙门以及金镶玉的所有绮想。

    我以为这不世出的英雄男儿宁煮夫将在赶赴龙门的路上,最终成为秃鹰的饕

    餮美餐我仿佛已经看见头上有秃鹰在盘旋,露出捕食者特有的木有感情滴目

    光,鹰爪凶猛……

    就在我意识顿失,那只秃鹰准备开始朝我突降俯冲滴刹那,就像电影特技里

    面才能展示滴那种神奇,此时大地突然开始变绿,溪河重现,苍生俯临,最重要

    滴是,一股清洌的甘泉如同生命之液,注流到我干渴的口唇里,我本能滴一番吮

    吸,感觉吸着了两片浸着芬芳的花瓣,沁人心脾。

    突然那花瓣里伸出一条舌状的湿软之物,如同泉眼不断有甜甜滴津液从那里

    冒出,然后一番交缠搅弄中渡到我的嘴里,仿佛吸之不尽,甘之如饴。

    原来那不是花瓣,是女人芳香滴唇瓣。

    噢,我滴金镶玉,你终于来了!

    只是,这个金镶玉突然变得身材更加修长挺拔,少了风骚却多了素服青衣仍

    然难掩的那种丽质与芳华,我突然不知道我是在梦里还是梦外,只记得这是一个

    窒息的,绵长得让我失去了时间和空间概念的吻。直吻得让日月奔向星辰,让天

    地换了容颜。

    直吻得让我的圣洁与淫念同生,我的手不由得朝金镶玉的衣服里面伸去

    我切切实实感受到衣物里面真的除了温软滑腻滴饱满,一无他物。

    噢

    梦,终究是会醒滴。

    「这是,这是在哪儿?」这是我梦醒的第一句话,当我恢复了现实的知觉,

    我发现我陷一个略显狭小滴沙发之中,身上盖了一床毯子,洛小燕坐在我身旁,

    眼神温婉怜人的看着我,脸上还浸染着一丝红晕,像秋天泛红滴苹果。

    「南老师您醒了,您喝醉了。」洛小燕话里有话的样子,「我在出租车上问

    不出您家的,就拉你到我住处来了呵。让你先休息会。」

    「啊?」这擅自闯入未婚女纸的香闺,况且还是这只迷人滴燕子,在老婆那

    里,神马罪名?我瞬间被秒吓得身子发软,不管是装滴还是真滴,什么NND醉

    现在都被吓儿醒了,「现在,几……几点了?」

    说着我就要找我的手机,手机摆放在身边的茶几上。

    「嗯,可能一点多吧。」洛小燕答到。

    「有……有我的电话打来吗?」我大气不敢出。

    「嗯,有两个,好像刚刚还有个短信吧。」洛小燕看我惊慌失措的样子,有

    些失落与紧张:「我不敢替您接,也许是嫂子打来的。」

    我赶紧翻看手机,NND,还好两个都是乔老大打的,而那个短信是宁卉发

    来的:「老公,我马上要来了,你在家吗?」

    谢天谢地,短信是五分钟前发来的。

    我赶紧跟宁卉了个短信:「我跟乔老大在酒吧喝酒,我马上!」

    然后,我挂了乔老大的电话,一接通不等我开口乔老大便是一阵埋怨:「你

    啥意思捏,放俺鸽子是不?你不说好喝酒干嘛电话也不接呢?老婆来了还是残

    害那个妹儿去了?」

    我赶紧说到:「老大我现在跟你说不清楚,改天详聊,如果我老婆打电话问

    你,你务必告诉她今晚我们在酒吧喝酒!」

    当我挂完电话,在洛小燕身边完成这一系列应急动作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

    到有某种不妥,洛小燕哀幽的看着我,然后挤出一丝笑容:「赶紧吧。」

    「对……」我终于没将对不起说出口,尽管我此刻心生浓烈的歉意。

    「等等!」当我转身欲走,洛小燕突然叫住我,从茶几上拿出一张湿巾纸走

    到我滴面前,然后在我的嘴唇上擦拭了一番,最后仔细的端详了我一会,看得出

    来依旧有些生涩的笑了笑。「嗯,好了。」

    那笑容看上去让我有些隐隐生痛。

    我才发现,洛小燕手中揩拭完滴纸巾上有些淡淡的膏红。

    哦卖嘎,我刚才干了什么?莫非真滴不是梦中滴金镶玉我顷刻明白了,

    冷汗跟说不清道不明滴兴奋一通袭来,我知道这次装醉卖疯傻NND装大了。

    我也有些苦涩滴笑了笑,那一刻,感觉洛小燕在我眼里突然有一种不一样的

    感觉。我走过去,捧住洛小燕的脸,我示意让她低下身子和头不然我无法完

    成我下面一个柔情似水的动作:我在她额头上印上了深深一吻……然后不说一句

    话,把离去滴背影留给了她。

    我转身一刹那,一滴眼泪从洛小燕眼角轻轻滚落,后来她告诉我,是在我在

    她额头上留下那一吻滴时刻,她明白自己爱上了我。

    我一通紧赶,终于在宁卉来前几分钟赶到了家,我进门第一件事立马再照

    了通镜子,没发现任何异样,一切心思才从洛小燕频道到了宁公馆,我现在满

    脑子只有两个字:录音。

    这个快要从意念变成现实的时刻就在眼前,再乘着还未过去滴酒劲,我通身

    兴奋得有些难以自持。

    蹬蹬蹬滴,老婆如一阵轻风到了家。

    「啊,知不知道老婆,每次你从他哪儿来,你都变得更加妩媚。」每次老

    婆来我都要给她力道遒劲滴熊抱,那种感觉如同被偷走的宝贝失而复得。

    「去你的,又是你那套歪理。」宁卉嘴上否认,但神情着实娇媚无比,尽管

    难掩一丝倦容又被男人如狼似虎滴操了半宿啊,我承认这个淫邪滴意念让我

    亢奋无比,也替身娇肉贵的老婆一番着实的心疼。

    「真的,女人的妩媚是靠男人滋润出来的,特别是。」我卖了个关子,「要

    靠不同的男人滋润哈。」

    「你坏。」

    我们洗漱完毕,相互裸身躺在床上,这宁公馆上演过无数次总会刺激宁煮夫

    得屁颠屁颠滴香艳时刻再次到来。

    「我的……我的录音呢?」

    「神马录音啊?」宁卉背过身故意逗我,留给我一袭雪白滴裸背。

    「不带这么刺激老公哈,录……录没有老婆?」

    「哼!」宁卉故意停顿了半晌,看着我急吼吼滴样子特别享受似的,上弯月

    不忘了还眨一眨滴,「求我。」

    「学会报复我了哈老婆,怎么求嘛?」

    「求我啊,说老婆求求你给我听录音,求三遍。」宁卉撅着嘴,脸上写满报

    复的快意。

    「呵呵,我来个更刺激的!」我把宁卉的身体搬过来,我要看着我这样求她

    的时候,会是神马表情。

    「老婆,求你了,求你给我听王总操你的声音。」

    「啊!」宁卉在我身下一声细小的嘤呜,许是没想到我求得这样露骨。我感

    到宁卉对一些淫词艳语似乎反应开始愈发敏感起来。

    「老婆,求你了,求你给我听王总操你的声音!」

    「老婆,求你了,求你给我听王总操你的声音……」

    我故意一声高过一声,最后一声我是双手揉搓着宁卉的雪乳,叼着一只乳头

    发出来滴。

    「呜呜」宁卉终于一声长叹应和了身体难掩的兴奋反应。然后拿给我搁

    在旁边床头柜上的手机。「老公啊,你听我跟人家做爱,你不难受?不急啊?本

    来我都不想录的,可后来觉得老公你喜欢啊,我想想你这样听着我跟王总做的样

    子肯定猴急的难受样,我突然觉得好……」

    「好什么?」

    「好刺激!」宁卉说得时候身体明显一个激灵。「我就给你录了。老婆好不

    好?」

    「嘎嘎,我快受不了老婆。」我手有些颤抖的准备打开手机上的录音。「今

    天……今天做得怎样。」

    「哼,你自己听呗。」宁卉看着我眉眼如丝,「你可不要受不了啊老公,今

    天我叫得……特别大声,我知道你喜欢老公,我今天也是叫给你听的,嘻嘻。」

    宁卉用了个副词「也」,我明白了,那意思是先叫给她的王总听,顺便才叫给我

    滴,NND,人家吃肉我还是喝汤的份啊,不过宁卉这样说的时候,我的鸡巴开

    始不由得冲天滴硬了。

    「我爱死你了我的骚老婆。」

    「王总都说我今天怎么叫得这么厉害,这么……」宁卉眼睛闭上,仿佛有些

    含羞,但脸上春意盎然。

    「这么什么?」

    「这么浪!」

    「嗷……」我体内一阵野兽般滴长鸣,那一刻,突然我有种离开宁卉我会死

    去的感觉。我不由得紧紧抱着宁卉的身体。「我真的爱死你了老婆。」

    「我也爱你老公。老婆对你好吧?」NND,神马世道,一边刚在别的男人

    身下淫浪欢娱,一边却在老公身下蜜语甜言,俺宁家媳妇不是极品,谁是极品!

    我终于打开了录音,里面开始传来悉悉的现场音,我激动得呼吸急促,

    手足无措,一把朝宁卉裸露的身下摸去。

    突然,我发现一番异样,不是来自录音,是来自手上摸着宁卉蜜穴的感觉。

    怎么突然没有了如常进入密地口那些毛毛绒绒滴手感?

    我赶紧翻开被子,朝老婆的逼逼望去,但见宁卉的双腿之间光滑如洁,老婆

    那宁煮夫最是爱死不偿命滴阴毛尽然被齐齐刮将而去。

    神马情况?我突然一阵悲愤,这,让重度阴毛控宁煮夫情何以堪?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