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三十一章:汤姐之约)

+A -A

    :汤姐之约

    「怎么了老公?」宁卉见眼珠子骨噜噜的盯着自己身下的宁煮夫一副大事莅

    临,悲愤交加,委屈堪怜的样子,连忙紧张的问到。

    「毛……毛毛呢?」我嘴里嘟哝着,下意识地关了录音,然后分开宁卉的双

    腿。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老婆无毛的屄门,那光洁如缎的逼逼呈现出来

    滴视觉冲击力还是让我煞是一阵眩晕:暗红色肉瓣如同娇艳的花朵正盛开如繁,

    上面肌理、纹路与毛孔纤毫毕现,微微张开的肉缝如同吐息芳菲的花蕊噏动着,

    仿佛述说着里面隐藏的充满着娇香淫艳的秘密。

    刚才,我知道就在刚才,老婆这娇嫩的逼逼才与王总那根硕大的鸡巴来了一

    场胡天胡地,淫情淋漓的交欢!这视觉与老婆娇嫩的逼逼盛满着别的男人硕

    大鸡巴的幻觉突然像搅拌机把我的悲屈搅拌得粉碎,我分明感到身体有一种带着

    丝丝疼感的兴奋洋溢开来。

    NND,老子成了受虐狂还是咋滴?宁煮夫自说自话的咕哝着。为什么老婆

    对别的男人越好,在别的男人身下越TMD浪,自己身体的反应就会越强烈!

    「你嘟哝啥呀老公?」宁卉没有立即反应过来,还撒娇地问我。

    「我的……毛毛呢?」我抬头看着宁卉,身体内那种如毒噬般快乐的火苗正

    炙烤着宁煮夫内心的悲屈毕竟,宁煮夫视老婆的毛毛如命这啥世道嘛,

    你怎么日我老婆都可以啊,你不能拿走我老婆的毛毛啊!

    「呵呵,这个啊老公,我还以为啥严重的事儿呢?」宁卉竟然咯咯的笑了,

    看来轻风化雨的老婆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还不知道宁煮夫阴毛癖那点文化淫

    淫邪滴爱好。

    「告诉我老婆,什么情况啊?」我的悲屈已经被火苗烤得只剩了一些灰烬。

    「嗯,王总说想看我……那里没毛毛的样子,说喜欢那里光光的……就……

    就让他刮了。」宁卉看出我表情有异,怯意地看着我:「老公,你是不是生气了

    啊?」

    「没……没生气……」我突然一时语咽,不知道该说什么,喉咙像被那些悲

    屈的灰烬呛着似的。

    「老公,对不起。毛毛还会长出来的啵。」宁卉坐起身,温柔的捧着我的脸

    庞,嘟着嘴嘤咛的安慰到。

    说真的,这声对不起已经足够让我鼻子一酸,我真TMD立即就想扑到宁卉

    怀里一边哇哇大哭,一边让老婆抚摸着我滴头发哄我:「乖,别哭呵……」

    宁卉见我半天不作声,一计不成便再生一计,哄不成就撩呗,突然眼里来了

    个噙媚含春,声音那个一娇三叹滴:「嗯嗯老公别生气了,老婆光光的逼逼好看

    不?老公不想试试呐?」

    宁煮夫哪里受得了这个撩死人不偿命的宁氏撩法,一把抱住老婆现在真滴连

    毛毛都不着一丝的身子:「哼,我要在约法三章里加一条:不准剃毛毛。」宁煮

    夫咬了咬嘴皮,一番凛然的说道:「操我的老婆可以,不准动我老婆的阴毛!」

    唉,这宁煮夫真够二滴可爱,神马时候约法三章被遵守过哟!

    「咯咯咯!」宁卉看着宁煮夫咬嘴皮的样子煞是可爱,忍不住银铃般笑到:

    「原来我老公这么小气的,小气鬼!」

    「我小气?」这动着宁煮夫那不能动滴的神经了,一把便把宁卉推到在床,

    手就照着宁卉光滑的屄门摸将过去:「哼!要是老公小气,这逼逼还能在别的男

    人的鸡巴下面爽啊?」

    「呜呜。」宁卉忍不住我手一番放肆的抠摸和言语的激荡,双腿不由得夹紧

    了,「好了老公啊……别……别闹了,你还听不听……录音了?」

    宁卉这一招晃着还真灵,瞬时就让自己摆脱了宁煮夫的魔爪是了,毛毛

    还会长滴嘛,这录音,NND,我闭眼长叹,我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如同宁卉

    警告过的一样,是否会受得了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淫乐欢畅的叫声。我是不是该

    准备好草纸以备鼻子真滴喷出血来?

    我拿起搁在旁边宁卉的手机,重新打开录音,一会儿,手机里传来悉悉

    的现场音……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老婆……你是怎么……怎么录的?」

    「哦,我进房间前就把手机打开到录音的界面,然后搁在床旁边……要开始

    的时候,我让王总去给我倒杯水,就按下录音键了咯。」

    「他没看见?」

    「应该没看见吧,手机背朝上搁着的。」

    NND,老婆这智慧与身手,当个色情间谍直接秒杀川岛芳子的呵!

    「真的很想你卉儿……还以为今天你来不到了呢。」王总浑厚男中声从录音

    中传来。然后伴随「啵啵嗞嗞」的吸嘬声,我知道那必须是口腔搅在一起滴法

    式舌吻才能发出的声气感觉比老婆跟我临别的那一吻或者我跟老婆所有滴吻

    都要NND激烈缠绵得多了。

    我的鸡巴瞬间秒硬。

    我突然有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这淫梦成真的时刻,我都不相信这一切

    就真的活生生的呈现在我眼前。

    「啊,是在舌吻啊老婆,你的舌头放进他的嘴里,还是你吸他的舌头啊?」

    我鸡巴的坚挺必然导致的结果是声音跟身子一起发软。

    「你说呢老公,这个还用得着问啊?他会很霸道的把舌头伸进来让我吸,然

    后又把我的卷去吸我,嘻嘻。」宁卉懂得宁煮夫怎样会被撩才能撩到像颗酥心

    糖。

    「跟他舌吻舒服嘛?听起来比跟老公舒服咯?你是不是忒喜欢?」

    「好舒服的老公,比跟你……舒服呵……我喜欢跟他接吻,我喜欢王总吻我

    那种窒息和霸道的感觉。」宁卉闭上眼说到,仿佛味着跟王总还在缠绵拥吻的

    时刻。

    「你们是不是,这样吻的?」我一嘴噙在宁卉的香唇上,然后伸出舌头往宁

    卉口腔里送去,一阵嗞嗞的搅拌开来。

    「比你……他吻得比你……疯狂多了老公!」

    「啊哦。」我浑身一个通体小颤栗……

    「嗯嗯……老公临时……家里有事,啵……嗞……去父母家了,说晚上可能

    不……不来了……啵啵……嗯嗯……我也好想你……亲爱的……嗞嗞嗞……」

    宁卉在录音里答到,那气息的断续明显是舌头被人家噙着说话造成的。

    NND,有话不能好好说啊!还边亲边说,有必要这么黏糊滴嘛?

    「这谎撒的跟真的似的哈老婆,声音那个嗲哦,还边亲边说呢,哼,跟你亲

    老公都不带这么黏糊的哈。」我话里有些酸溜溜的紧。

    ANg

    「眼馋了不是,那不给听了不给听了!」宁卉突然嚷嚷着就要过来夺手机,

    脸上开始有轻薄的红云乱渡:「哼,这才开始呢老公,怕你到时候听完了变成根

    酸菜了,我可没法向你妈交代。」

    「No,No!」我赶紧挡着宁卉的手,「好好老婆,老公心头甜着呢。老

    公现在不是酸菜,是根甜菜!」我一把顺势将宁卉楼在怀里,一只手朝宁卉光洁

    如滑的逼逼摸去,宁卉此时非常来事的没有阻止宁煮夫的魔爪这解风情的老

    婆懂的,现在宁煮夫需要什么……

    「你那大才子的宁屠夫老公平时对你好吗?情人节丢了老婆就不管了呵。」

    王总的声音再次传来。格老子,怀里抱着人家老婆,还不忘埋汰调侃人家老公,

    神马世道嘛?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咋滴,老子不批准,你那还日得成我老婆啊,

    门都没有!

    虽然再次感到一丝悲屈从心头传来,但宁煮夫瞬间便在「一切尽在自己掌控

    之中」那种得意滴快感中胸荡沉云赶哪天,宁煮夫想,你英雄咋滴,信不信

    赶哪天让你来求大爷才让你叼得了我老婆有木有。

    「嗯嗯亲爱的,我老公不是宁屠夫,是宁煮夫的啦,他喜欢烹调啊做菜什么

    的,就给自己取了这个名来着。」宁卉还是在一番啵啵嗞嗞中说出这番话。「他

    对我……还行吧……呜呜呜……」最后一声明显是很舒服的呻吟。

    「还行?」这还了得,宁煮夫突然觉得这悲屈就有点大了,这分明是不公平

    的待遇嘛,然后有些忿忿滴说到:「没良心的,俺对你才是还行了啊老婆,这么

    好的老公,都让你去享受别的男人鸡巴了,你上哪儿打灯笼找去?」

    「老公啊,别生气嘛,我知道你的好啦,我不这样说,难不成我一边告诉人

    家老公多好多好,一边却跟人家上床偷情给你戴绿帽子,我成什么了嘛?」看着

    宁卉顶顶认真的把这话里话外的理梳理得透透彻彻,让宁煮夫听得一愣一愣的硬

    是没接上嘴……

    「嗞嗞……」录音传来的这个嗞嗞跟刚才的嗞嗞有些不同。

    「嗯嗯……哦啊……」宁卉畅快的呻吟着……

    「神马情况?老婆?他……他弄你哪儿了听你这爽的?」

    「嗯嗯……他在吸……吸你老婆的乳头了……」宁卉声音嘤咛到几乎听不见

    了。

    哇……我知道王总已经把玩过我老婆的乳房N多次了,但这录音传来的现场

    感还是让我差点鼻血横飞。这人的欲壑也他NND是真的深不可测啊,此时此刻

    当听到了老婆的乳头被别人叼着发出的荡吟,宁煮夫除了浑身兴奋得跟筛糠似的

    外,脑子想的却是老婆跟王总淫欢的这一幕活春宫真真切切在自己的眼前上演:

    「老婆,我受不了了,光听收音机不解渴啊,啥时候能看电视直播捏,我真的好

    想看……看王总是怎么操你的啊!」

    「你就得寸进尺吧老公,听听都受不了你还看呢!」宁卉的上弯月半睁半闭

    的应答着,那声音撩得宁煮夫心头发酥,端着铁硬的鸡巴就往老婆光生嫩滑的屁

    屁上一阵乱戳。

    「嗯……哦……好……好舒服……」宁卉的呻吟继续从录音里传来,「亲爱

    的……这边……也要……嗯嗯嗯……对了……就这样……啊哦!」

    「卉儿,我喜欢你的乳头慢慢在嘴里变硬的感觉……它们红红的挺挺的样子

    好可爱。」这个老流氓,轮流吮吸我老婆的乳头都堵不住你的嘴是咋滴,你含着

    我仙女般老婆曼妙的乳头,NND是个男人他都喜欢呐。

    「嗯,我也喜欢你吸它们,它们今晚都是你的亲爱的……啊哦。」宁卉的呻

    吟明显开始高亢起来,声音里头透着一股子浪奔浪涌的浪来:「哇,亲爱的,你

    现在真的好棒,你的……好硬啦。」

    「是啊,现在就是想你就会硬了卉儿,感谢你,你真是我的天使。你想不想

    它卉儿?它可对你日思夜想!」

    「想……我昨晚做梦都梦见它了呢。让我看看……它的样子!」声音断更了

    一会,然后又是一阵悉悉的现场声过后,录音再次传来宁卉的嗲得让人嫉妒

    的声音:「哇,跟我梦里做到的样子一摸一样呵,也是这么大,我手都握不住它

    了。」

    「神马情况,老婆……你在弄他的鸡巴了?准备口活侍候了是不是?」我大

    气不敢出,「我的鸡巴也硬了老婆咋办,我也要你吸我的。两个鸡巴一起吸好不

    好?」

    「别添乱了老公,你要是不认真听就不给听了哈。」宁卉继续挑逗着我身上

    的每一根悲屈而快乐的神经:「什么口活口交的啊,那么难听,没有品位,古人

    云,那叫……品箫!」

    NND,这女人浪起来没底线的哈,跟宁煮夫叫口交,跟个王总就变成品箫

    了……我不由得又开始悲屈起来。

    接下来录音传来的声音变成了王总在呼哧呼哧滴呻吟了,这录音表现的场景

    是个淫都NND明白。我老婆开始吃王总的鸡巴了不,你说你宁煮夫还是个

    文化淫,咋还是那么粗俗老婆那是在品王总滴箫来着。

    「叭……叭……嗞嗞……」敢情老婆手机这高保真的录音效果真争气,这么

    细微的老婆含弄王总鸡巴的声音竟然都被清楚的记录了下来。那口腔裹挟在杆状

    物上的类似吸吮冰棒的叭嗒叭嗒声让人遐想无边,淫心扉动。

    「味道好极了是不是老婆?」听着老婆美滋滋地吸吮着王总的鸡巴,我不争

    气滴还是瞬间变成了根酸菜。

    「咯咯,翠花又上酸菜了不是?」宁卉眯眯着的瞄了我一眼,嘴角浮起一丝

    媚笑,半是示威半是挑衅的撩我:「哼哼,就比酸菜的味道好咋滴?」

    老婆啊,你是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啊?看来今晚老婆是真来事了,小样的

    宁煮夫已经被宁卉撩拨到分不清南北西东。唯有鸡巴贴着老婆的臀缝一番胡乱的

    揉捏摩擦传来的阵阵欣快感,着老婆跟王总淫欢的刺激无比的现场录音才让宁

    煮夫感受到这个夜晚滴真实……

    录音在继续……

    「卉儿,昨晚才在梦里感受过你的温柔乡,今天又真正感受到了你舌尖湿润

    的包裹,为什么梦里梦外都是你的温柔呵。」当流氓也玩起了文艺范儿,如果这

    是个让你猜军事术语的谜面,不晓得你猜不猜得到答案会是西班牙的无敌舰队!

    「昨晚,你是睡在你那才子老公的身边做的梦啊?」

    这个问题怎么听上去这样淫邪与挑逗!呸你个老流氓!

    「嗯嗯……是的亲爱的……我睡在老公身边……想的却是跟你做爱!我是不

    是……很坏的女人?」录音里交代的声音背景仍然是宁卉含着王总的鸡巴说出来

    的。

    NND,神马情况?老婆你这是要干啥?看这架势你是要非把老公逼成一颗

    酸菜不可了?含着人家的鸡巴还讨论牵扯情人或者老公这么尖锐滴哲学问题?你

    不考虑下你老公是伤得起,还是伤不起啊?

    「没有了卉儿,女人也有追求美好天性和性福的权利呵,你老公要是个理解

    女人的好老公,就不应该阻止你享受这个权利。」

    呸你个老流氓!你以为你是在赞美我啊,日了人家老婆还找这么个堂而皇之

    滴理由,我老婆可是分之一千滴良家来着但我必须得承认,王总这番话在

    此情此景说得非常到位,体现了一个老江湖卓越的领导素养。

    倒是后面宁卉一句话让我吓得不轻,差点惊掉了下巴:「亲爱的,那如果,

    如果我是你老婆,你会不会舍得我跟别的男人……」

    哦买噶,这NND着实将了王总一军的哈,那就让王总也好好尝尝我老婆野

    丫头加疯丫头滴厉害吧!

    「呵呵呵,没想到卉儿你不仅聪明,还真是个野丫头,这么就将我的军。」

    「舍还是舍不得?亲爱的?」宁卉这句问话词儿吐得异常清晰,看样子是将

    王总的鸡巴从嘴里拨了出来。

    「嗷……」王总一声长叹:「求求你了,卉儿,继续含着我!」

    「呜呜,叭叭……」那种湿漉漉的舔弄声再次传来,说明宁卉听话地重新含

    住了王总的鸡巴吮吸着。

    「嗯嗯……说实话吗卉儿?」王总满足的哼哼着,一定是鸡巴被我老婆一阵

    温柔无解的含弄带来的快意。「可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卉儿。我怕我说了你会被吓

    跑了。」

    「怎么会呢亲爱的,只要是实话,你什么答我都不会生气,只要你愿意亲

    爱的,我永远是你的卉儿!」

    老婆是含着人家的鸡巴对这个人说出这番郎情妾意的话滴,这话是要多大的

    情分才能说出来的呵?现在又真真切切放给自己的亲老公听见我这个时候真

    的有点吃不准了是做一颗甜菜伟大捏?还是做一颗酸菜伟大抑或做一颗甜甜

    的酸菜?

    「要是我有你这么个美娇娘的老婆,出于爱,我咬牙也会同意让你去享受更

    多美好的卉儿,只是现在,我只要你做我的卉儿!我需要分分秒秒都感受到你在

    我身下享受的感觉!我要你享受,我要你快乐,我的卉儿!」王总这番话看来感

    情真实而复杂,在应和郎情妾意的同时,话里头那种男人的征服却欲雀然跃出。

    「嗷嗷……卉儿,你含得好深!嗷……」

    「咳咳……呜呜……」听得出来宁卉对王总来了一番深喉,一定是让王总堕

    入了美妙的仙境快活得嗷嗷叫着。我全身只有血液循环在疯狂滴运动着,我的思

    维已经跟不上这场活春宫突然剧烈演变的剧情,从嗯嗯嗞嗞的声音听来,王总的

    鸡巴正激烈的在我老婆的嘴里抽插着。我猜想那根硕大的鸡巴的每一次挺进,一

    定是将我老婆的口腔塞满,直抵喉结。

    「呜呜。」录音持续传来宁卉口腔完全被塞满发出的嘤呜声,间隔着时而长

    长像是在水下的窒息声,和时而如同浮出水面剧烈的喘息,我记忆中已经记不得

    何时我与宁卉无论婚前与婚后曾有过如此激烈的口交与深喉了。

    迷乱中,我看了一眼老婆此时桃色汹涌的殷红小嘴,我难以想象现在录音正

    在上演一出让我血脉乖张的活春宫正是由这张这吐气如兰的殷桃小嘴演,这么

    一张小嘴,怎么可以盛满那根男人硕大的鸡巴呵,那样满腔满口的被叼着,由此

    而来快乐的呻吟还一遍一遍不停撞击着我的耳膜!

    此时我感到我身体除了坚硬的鸡巴,其他都羽化成了碎片……

    录音仍在继续……

    我已经听不见间或场景转换现场的背景音了……

    我闭上眼满是宁卉跟王总赤身纠缠,肉帛相呈的画面……

    「呜呜呜……亲爱的,我要你,我要你的鸡巴插进来!让你的卉儿快乐就插

    进来啊亲爱的……我要你!我要你!」这是宁卉的荡涤心魂足以淫杀任何鬼怪妖

    孽的声音当亲耳听到这么一个美丽高贵又恰好是你老婆的女人,用如此曼妙

    而又荡淫的声音哀求一个不是你的男人鸡巴的插入,会是什么感觉?

    我承认,这感觉足可以秒杀才子如宁煮夫者的那天纵其才滴语文水平,我承

    认我此时除了鸡巴带来的那兴奋到几乎生痛的石化般的感觉,我悲催滴词穷了。

    「扑哧……」那是水泵投入到水里的声音,你懂的。

    「啊哦!啊啊啊……啊哦……」老婆快乐的叫喊。我懂的。

    我熟悉,又不熟悉这声音!

    我明白该来的都会来的,一定是,我知道录音传达出来的讯息一定是,盛满

    那根硕大鸡巴的角变成了老婆身下的蓬门了……

    「啪啪啪……啪啪啪!」这个声音是今晚第一次从录音里听到,是肉与肉开

    始美妙的撞击着,只是老婆雪白的酮体正酣畅淋漓地绞撞击的不是我,是她的

    王总爸爸!

    「爸爸插我,插你的卉儿。」这不来了!我的老婆逼逼正被她的英雄爸爸用

    鸡巴叼着……

    当宁卉告诉我此时王总是将她两条白晃晃的双腿扛在肩上抽插的时候,我想

    象不出老婆那身下的逼逼是怎样一种门户洞开的景象,这老婆的双腿挂在王总肩

    上被叼着的画面让我有十分满足的淫猥感,跟老婆趴着撅起屁屁让王总的鸡巴从

    后面叼一样淫猥因为,我知道这样一来,王总的鸡巴会将我老婆的逼逼插得

    很深很深,这样一来,我老婆的逼逼会很快乐很快乐……

    我十分滴喜欢「女人被插到变心」这个说法这个说法其实十分性感滴淫

    猥着,我忽略的是女人变心的这个落脚点,我的视角在于:女人的阴道原来有这

    么强大的快乐能量与魔力去征服一个女人的心……

    「舒服吗我的卉儿,爸爸插你舒服吗?」王总乱伦的角色扮演没有丝毫的遮

    掩,NND听上去那个过瘾……

    「好舒服爸爸……爸爸插你卉儿……啊啊啊!」宁卉此时呻吟尽管从录音里

    传来,都比平时在我身下高了许多,我承认王总的鸡巴在我老婆的逼逼里有一种

    宁煮夫没有的让我老婆如此快乐的魔力我在想,这个道理是不是如果我跟王

    总换个角色,宁卉是王总的老婆,而宁煮夫是她的情人,那种鸡巴的魔力是不是

    会转到我的鸡巴上来?

    这是一个宁煮夫一直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卉儿,今天……今天你叫得好浪,我喜欢卉儿你在我身下这么浪!我喜欢

    你在我身下享受的感觉!」

    「啪啪啪!」又是一阵激烈的撞击声传来……

    「啊啊啊……爸爸啊,卉儿的浪是给你的,给你的,用力插你的卉儿……啊

    啊啊……我要来了爸爸嗷嗷……嗷嗷嗷嗷……ing……I am

    ing……」

    「啪啪啪啪!」此时肉与肉撞击的频率已经快到超越了我对时空的感受,像

    一段高强度的狂想曲演奏到最华彩的乐章,我只知道,是这次的啪啪啪将我老婆

    送到了美妙的,如此痴狂的顶峰……

    感谢你,王总请相信我这感谢是真的,让我老婆这样快乐……

    我从来没听到过宁卉这么样的像头小母兽一样的嗷嗷的叫着达到了高潮,就

    在宁卉爆发的同时,我的鸡巴紧紧贴着宁卉的臀缝也爆发了。

    当我看见我的鸡巴将宁卉的雪臀射成浪里白条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泪流

    满面……

    当一切归于平静,我看着恹恹入睡的老婆,突然心生爱怜,轻轻滴捋额前散

    落的头发。有些自言自语的说到:「亲爱的,这个情人节好吗?」

    突然宁卉说出一番似答非答的话来让我沉思良久:「一个老公,一个情人,

    做女人真好,可是人家王总的爱人,我是不是对不起她啊老公……」

    说完便听见宁卉轻微的鼾声尤起。

    第二天,王总飞外地继续公干了。宁卉上班,我下午在家正好闲来无事。

    突然一个电话打过来,我一接听,里面传来一个女人雍容的声音:「南先生

    吗?我是汤姐,王总的爱人。南先生现在有空吗?想请你喝杯咖啡。」

    王总滴爱人汤姐约我,神马情况?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