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三十五章:北方,北方)

+A -A

    :北方,北方

    其实,我一直犹豫着是不是要告诉宁卉,连汤姐都认为只有她才能劝王总接

    受手术,这一出美救英雄看样子是要继续进行到底了这个态势对宁煮夫等于

    是说让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去做别人的天使。

    而各种迹象表明,宁卉似乎很乐意充当这个角色这让我内心并不强大滴

    犹豫了,这说明绿帽癖如宁煮夫者心里边还是有属于凡夫俗子的小九九老婆

    的身体可以属于别人,可以跟人家XXX,可以在别人身下尽情缠绵与承欢,但

    感情,毕竟是自己的私家领地,这好比各朝各地的皇帝大大们都无一例外要开辟

    个皇家园林作为自己的后花园,是禁止闲人进出的。

    如果,这只是要去跟王总开个房啥的,我会照例屁颠屁颠伴随着鸡巴的亢奋

    去劝说老婆,但这次的事儿不同于单纯跟男人XXX淫个欢儿,宁煮夫那颗文艺

    得唱同桌的你都会把自己唱哭了的弱脆之心感到被结结实实的蹂躏了一把这

    等于是面临了让老婆只是用嘴去含人家的鸡巴还是去说一声我爱你的问题,这N

    ND是一个toeornottoe的问题。

    前者让我乐此不彼,鸡巴充血。后者,事实是宁煮夫也一样为此感到鸡巴充

    血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众淫他千度的境界虐,并快乐着曾经发

    生过这样的事实,当宁卉告诉我她逼逼里盛着王总的鸡巴同时嘴里叫着王总亲爱

    的的时候,我竟然发现自己兴奋得浑身颤栗!

    虐之极,乐之殇。

    我日你个宁煮夫,你这个不可救药的变态狂。

    其实汤姐的请求十分隐晦,这让我看到了一个女人内心无比的纠结,当感觉

    到了另外一个女人在自家老公那里比自己还重要,这总不是任何一个女人愿意看

    到的状况,但为了自己深爱着的丈夫的安危,汤姐却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只是我不得而知,汤姐是不是也有一颗……淫夫的心。

    纠葛间,我没跟宁卉说王总手术这事,但这事物发展的轨迹已由不得宁煮夫

    的想法来了,最终,劝说王总接受手术还是由宁卉来完成了我老婆还是插上

    翅膀如同天使般再次飞到了王总跟前。

    黑蛋接到宁卉电话时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时候黑蛋的鸡巴正插入在付莉莉的

    屄里肆虐着,付莉莉自己都记不清楚这已经是黑蛋哥哥第几次将自己送入到那种

    高潮连着高潮的曼妙境地。

    这个时候是中午时分,通常这个时候付莉莉总会出现在郑总办公室以一

    个情妇的身份为郑总撸上或者吹上一管,而今天,付莉莉却赤身裸体的蛮缠在黑

    蛋身下,蓬门大开,接受着黑蛋那特种兵身的蹂躏和鸡巴的检阅。

    付莉莉属于那种十分玲珑,娇小,那种坐在特别严肃的办公室里都能坐出一

    股子风骚味的女人,特别是圆巧的乳房恰好凸出到能看出松挺适度的肉感,和细

    致的蜂腰形成了绝配,光是这一条就能谋杀众淫的荷尔蒙与唾液,还不说那看上

    去十分散淡,组起来却狐媚勾人的脸蛋,也是妖精级别的。

    看来黑蛋这小子还真艳福不浅,男人本钱好才是硬道理啊,瞧那身黑又亮的

    嘎达腱子肉,胯下那铁塔般的武器按照我老婆是女人极品中的极品算的话,

    尝过这胯下雄物的汤姐和付莉莉也都算是女人中少有的上品了。

    宁卉这突然间电话打来,平时看上去拙于言,敏于行的黑蛋立马感觉到这个

    电话非同小可,便捂着付莉莉莺莺呜呜还在呻吟的嘴,鸡巴从付莉莉水荡荡的屄

    里拔出来,抄起电话便朝卫生间跑去。

    「宁部长,什么事?」黑蛋问到。

    「嗯……王总还好吗?我只是想问问王总的病情。」

    「情况不太好。医生让他手术,王总不同意。」

    「为什么?」电话那端宁卉的声音急切起来。

    「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劝劝他?」

    「……」宁卉犹豫了一会,答到,「……好吧。」

    「你在哪儿?过一会我来接你去医院。」

    「好的,我在公司。」

    黑蛋从卫生间出来搁下电话,见付莉莉双腿紧闭,脸上明显一副没有满足的

    焦灼神态,便俯下身,分开付莉莉的双腿,让皮润肉紧的臀部侧过来对着自己,

    然后aNg举着依旧铁硬的鸡巴朝臀缝里插进去。

    「噢……」付莉莉一声满足的长吟,「刚才电话……是个女的吧?谁……谁

    呀?」

    黑蛋也不搭话,只是用鸡巴抽插淫水淋淋的屄才能发出的那种的「啪啪啪」

    声做为应。

    「啊啊啊!」付莉莉也许是累了,越临近高潮,呻吟声更一截一截的沙哑,

    「黑蛋……哥……」

    伴随这声尾音特别长的「哥」,付莉莉再一次被铁蛋的鸡巴送入到高潮……

    黑蛋领着宁卉进入王总病房的时候,王总正半躺在病床批阅着一些公司的文

    件,长年军旅生涯养成的轻伤不下火线的作风仍然延续至今。

    真巧,汤姐刚才照顾王总用完中餐家去了。

    话说这世事难料,没想到当我老婆以天使的姿态再次出现在在王总身前的时

    候,尽然是在病榻之旁。

    王总突然见到宁卉竟也有些发怔,但立马恢复了常态,只是刚才紧锁的眉头

    舒展开来。

    宁卉有些忸捏的走向前去,黑蛋知趣的退出了房间。

    「坐这儿来。」王总朝宁卉笑了笑,挪动了下自己身体,用手拍了拍自己身

    旁的床沿。

    「……」宁卉的嘴角也微细的扬了扬。站着的身子却没动。

    「坐啊!」王总将宁卉的惶然与扭捏看在眼里,但表情中没有一点关于失措

    的流露。反倒笑得更爽朗:「站着干嘛?」

    宁卉终于扭身坐在离王总刚才拍床沿的位置还有一掌的距离,目光所及正好

    看见王总手中的文件,微微一笑,笑得有些紧,语气中有一种很轻的疼惜:「都

    不好好休息。」

    「我没事,老毛病了。」王总的眼睛温柔的盯着宁卉,能从这样的目光里看

    出对我老婆多日不见的那种欲念与怀想,「你瘦了卉儿。」

    宁卉没作声,很紧的笑容仍然写在脸上。

    「宁煮夫伤势恢复得怎么样?」王总还能如此淡定的关心老子奸夫关心

    老公,怎么这么别扭,不过王总这份淡定从容的领导素质还真不是盖的王总

    其实从上次来医院看宁煮夫,就已经观察出宁卉态度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嗯,他很好。」宁卉开始可爱的咬着嘴皮这是我老婆标志性的,一种

    外化的表达内心纠结的动作皓齿红唇,娥眉微蹙,煞是娇怜。

    「这段时间工作还顺利吧,你别太累着……」

    「王总。」宁卉没等王总话音落下宁卉没有用当如此私密环境里她本来

    应该用的称谓「亲爱的」,宁卉顿了顿,似乎连自己都对口里的「王总」感

    到有一种陌生,「你做手术……好不好?」

    王总终于明白了宁卉此行的目的,我不确定王总究竟内心能感到多大温暖,

    其意义也许并不亚于那次的温泉之旅,但从王总的表情中看不出来任何变化,只

    是伸出手将自己一方大掌覆盖在宁卉垂落在身旁的手心上。

    「好吗?」宁卉的手心温顺的搁在了王总的手里,宁卉见王总没作声,继续

    恳求到。

    「哈哈哈,好啊,我想知道是卉儿在恳请吗?还是……」王总个老江湖又开

    始设套了。

    宁卉垂下眼帘,感觉到王总掌大力厚的握着自己……然后很轻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话,我考虑考虑。」王总笑声依旧爽朗。

    接着是一阵沉默,空气有一种流动的凝固,宁卉在王总手里温然的感受着时

    间一秒一秒窒息的流逝。

    「那你答应我了。」宁卉突然鼓起勇气说到,抬起头,我以为老婆是不

    是要为王总献上轻柔或者浓烈的一吻宁卉却只是紧紧的握了一下王总的手,

    让手替唇传达了一种力量与温柔:「你多保重,公司还有事,我得走了。」

    王总看着宁卉,目光留连,慨然,然后洒脱的说:「好的卉儿,你也保重,

    下次见到你,希望你胖一点。」

    「嗯。」宁卉点点头,伴随着手指在王总掌中如同曲尾的音符一根一根,慢

    慢滑落出来。

    冬天漫长难捱的湿冷天气终于彻底离去,这座城市的春天尽管很短,但此时

    已经万物盛繁,绿郁葱葱。不经意间,和煦的阳光照射下来,如同予以大地了一

    件春天的盛装。

    这天,宁卉又被曾眉媚早早的预约了,说是要请宁卉吃饭,还神叨叨的说要

    给我老婆一个意外的惊喜。

    「那我叫小南一起吧,这次养伤在家太久,也让他出来透透气。」宁卉电话

    里说到。

    「不不不,千万别叫你老公。」曾眉媚连忙打住。

    「为啥呢?」宁卉不解这位无论任何时候都看上去精力旺盛的曾大侠这又是

    要折腾哪一出。

    「哈哈,到时你就知道了。」曾眉媚想了想又赶紧叮嘱到:「千万别让宁煮

    夫来啊,听到没亲。」

    「你神神叨叨搞些什么鬼啊?」

    「嘿嘿,到时就知道了。」曾眉媚继续要将这神叨进行到底的架势。

    下班宁卉照例跟我汇报了今晚的去向,然后开车赴约。但一路这车塞的盛况

    空前,随处可见的巨大车流直把让整座城市塞成了一座水泄不通的「赌城」。

    曾眉媚一路上没命的催,一直催到宁卉的腿迈进餐厅包房的门口。

    「来了来了,催命一样的催啊你。」宁卉手机还在耳边数落着曾眉媚,曾眉

    媚便已经站在包房门口,活脱脱的出现在宁卉面前。

    「咱们的大美人终于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进来坐。」曾眉媚拉着宁卉就朝房

    间里面走去。

    说话间只见一个十分挺俊英武的青年从房间座位上迎上前来,忽地大变活人

    一样横亘在两位美女跟前。

    宁卉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面前之人,但粗阔的印象中,只觉得是一张稚气未

    脱,俊秀清朗的脸这张脸有完美的轮廓,看上去有阳关般帅气的感觉,脸上

    间或有三两颗青春痘忽如阳光中的耀斑,显得十分昂扬可爱。

    在宁卉跟曾眉媚面前,面前这小伙还有显得来群山峻岭的身高,宁卉真真切

    切只能仰望才能十分清楚的打量少年英俊的脸庞。

    宁卉对所谓帅哥有足够的免疫能力的,平时开玩笑中,她不止一次告诉我那

    种嫩嫩的只剩帅的男人不是她的菜但眼前突然出现这样一位帅的让女人都嫉

    妒的异性物种,出于任何一种女人的本能,被那么怔怔的电着一下都是十分正常

    的反应。

    许久以后,宁卉告诉我,当时她真真切切感觉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被帅

    电着了的感觉眼前这位男孩,真滴太帅了关键帅的一点不奶油,恰巧一

    身耐克运动装,略微散乱的发型使劲往外洋溢着一股子动拓的气息。

    在宁卉还在那怔然的一刹那,脑子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更不用说去判断此

    位英俊少年是何方来路但见男孩表情怯生生的紧,手似乎要伸出来又惶措失

    据。只是喉结嗡嗡的说到声音倒比样子显得更浑熟一些:「宁……宁卉姐……好

    久不见。」

    男孩显得也无比紧张,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了话说我老婆也是顶顶的大

    美女啊,谁人见着不失据一点方寸才怪。

    宁卉姐?NND,神马情况?啥时候我老婆哪里又钻出这么个帅兄来?

    宁卉看着那一脸恍涩仍然掩饰不住的俊朗,努力忆着什么。

    「不认识我了?」

    「你是……」

    「北方,我是北方啊!」男孩到底青春无敌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的白

    牙。

    「曾北方!」宁卉的记忆突然峰路转似的,「啊,就是原来每年暑假都到

    你姐家来玩,然后跟着我们满大街乱跑的那个小屁孩?」

    「是啊,是我啊。」这下接上头了,男孩身上那种阳光般劲头似乎更足了,

    已经少了刚才的拘束。

    「呵呵呵,看我都认不出了,你长这么高了啊!没想到当年的小屁孩出落成

    一个帅小伙了。我印象中还一直想到你那副鼻涕老挂在脸上的模样呢!」宁卉也

    开心的笑了起来。

    这个自称北方的男孩害羞的低下了头,半是因为被我老婆夸长得帅,半是被

    爆出了当年的糗事,在那傻傻的直乐。

    「哈哈哈,说了要给你意外惊喜的嘛。」曾眉媚这才插上话,「来来来坐,

    北方才过来没多久,今天也算为他接个风。」

    「来,宁卉姐,把包拿过来,我给你挂上。」曾北方很快恢复了常态,殷勤

    的对宁卉说。

    「呵呵,挺绅士风度的嘛小屁孩。」宁卉也乐得将自己的包递给了曾北方。

    「北方才从大学毕业,准备来我们城市发展。」曾眉媚一边点着菜,一边说

    到。

    原来,曾北方是曾眉媚叔家的孩子,生活在北方某个海滨城市,宁卉跟曾眉

    媚上初中的时候,他每年都会到曾眉媚家来过暑假。于是,宁卉跟曾眉媚两个疯

    丫头便带着他满大街乱跑,话说三人便在这座城市的烈日酷暑里,胡天胡地的结

    下了深厚的友谊虽然那时候他们并不太懂这友谊的真正含义。这样一直持续

    到宁卉跟曾眉媚上了高中……自那以后,宁卉跟曾北方便再也没见过面了。

    「啊?都大学毕业了,行啊小屁孩。才多大啊?」

    「二十一了都。」曾北方不好意思的说到。

    「这孩子吧,打小聪明,天生就是读书的料,初中跳了两级,高中又跳了一

    级。才这小小年纪大学都毕业了。」曾眉媚赶紧夸到。

    「嗯嗯,真厉害小屁孩。」宁卉然后低声对曾眉媚说,「我去下洗手间。」

    当宁卉在洗手间正在洗漱,曾眉媚不知啥时候冷不丁的就窜到了宁卉身旁。

    「帅吧?」曾眉媚一脸似坏非坏的笑到,「是不是帅得惊动党中央啊?」

    「呵呵,真没想到,能长这么高啊,这小屁孩变化太大了。」宁卉笑笑应和

    到,看得出来宁卉是很肯定曾眉媚的说法的。「到底他有多高啊?」

    「听他说有85吧,我可告诉你啊,这孩子可是天才啊,清华大学的高材

    生,学计算机的。而且德智体全面发展,篮球打得可帅了,还代表学校打过CU

    A,钢琴十级,绘画拿过全国大学生艺术节的一等奖,现在刚毕业,鉴于我们

    这座城市标杆式速度的经济发展,他决定来这发展了!」曾眉媚然后挤了挤眼,

    「十分的……优秀吧。」

    「呵呵,行啊。」宁卉掩饰不住一脸的惊讶,「那时候除了觉得这孩子淘,

    就是经常挂在嘴上的鼻涕了,没想到这么有出息。」

    「亲爱的,记得大学我们曾讨论喜欢什么样的男孩的时候,你曾告诉过一个

    秘密还记得吗?」

    「什么秘密?」宁卉有些诧异曾眉媚怎么提起这事儿来。

    「你说。」曾眉媚故意贴近宁卉,咬着宁卉的耳根说到,「你说你特喜欢学

    理科的北方男孩子那种高高大大,帅气阳光的感觉,我可告诉你,我家可是极

    品北方男加科技男呵。」

    「什么意思啊?」宁卉感到曾眉媚话里有些不对劲,突然明白了曾眉媚的意

    思,顿了半天直到脸色微红,杏眼朝曾眉媚一瞪:「你个疯丫头,你真疯了啊,

    人家……人家可还是个孩子。」

    「呵呵呵,我可告诉你,要不他是我,我早就下手了,啧啧,你说咱曾家

    这品种……太帅了!」曾眉媚越说越来劲,「我说了,我要给你介绍个帅哥啊!

    我可告诉你啊,当初我经常问他来着,我说我跟你宁卉姐谁漂亮啊,这小子都没

    心没肺说宁卉姐漂亮。」

    宁卉知道这曾眉媚神叨叨的来起事来,是什么话什么事都说得做得出来的,

    然后将自来水管拧出一管水,就着湿漉漉的手指朝曾眉媚的脸弹去,「你别乱开

    玩笑啊!没个正经的时候。」然后踢踢踏踏扔曾眉媚那儿自个离开了。

    曾眉媚脸上被这凉水一激,朝着镜子整了整衣服,仍旧一脸坏笑的咕隆了一

    句:「没良心的家伙!」

    宁卉带着一脸淡淡的醉红到家,看得出来老婆今儿是小喝了两杯。

    这女人吧,要是喝点酒,那种迷离的媚态真个是让人勾心迷魂,就宁卉这副

    不轻不癫,恰到好处的美人醉酒之态,一进门就让我给迷住了,顷刻间浓浓的爱

    意升腾,就下决心今晚一定好好一亲老婆芳泽。

    奇怪的是,今儿甚至我有个很久都没有过的念头,今晚我只想跟老婆做一次

    只属于我们两人之间情浓意切的爱,没有第三方,没有想象中的其他男人……

    开始一切顺利,宁卉今夜也正好情动十分,这是宁煮夫受伤后咱两口子第一

    次真正意义上的做爱。

    跟宁卉漫天舌吻的时候,宁卉嘴里还残留的淡淡酒味让我心旷神怡,我贪婪

    的吸吮着老婆的香舌,宁卉也配我将津津玉液不停匀渡到我嘴里。

    然后我们都十分明白对方的特点和需要,以完美的姿态,角度和配来了一

    场酣畅淋漓的69宁卉逼逼上那些毛已经开始重新草长莺飞,稀稀拉拉间竟

    也别有一番风景与异趣。我爱死我老婆逼逼上这些美毛了,每每让我冲动不堪,

    我时而清淡,时而剧烈的将这些雪绒般的毛毛含在嘴里品咂着,宁卉越来越多的

    淫水从阴道里涌出,糊了我满口的淫香,我对着宁卉美丽盛开在两片暗红肉瓣上

    豆豆一嘴叼去,用舌头覆盖着,然后极其温柔的舔弄着老婆身体最隐秘的快乐之

    源。

    我十分熟悉怎样的舌法能让我老婆最舒服与享受,我们互相熟悉对方的身体

    已经到了一个动作,一个姿势都能知道她含义的程度宁卉的身体开始扭动起

    来,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脸,含着我鸡巴的嘴呜呜发出快乐的呻吟,我悉心尽力的

    将老婆往快乐的巅峰上送去。

    很快,宁卉在我的嘴下起来了,宁卉的这次高潮还算强烈,弄得我舌头有些

    发酸,由于起来的时候逼逼紧贴着我扭动,弄得我满脸的淫水。

    接下来,我继续抚爱着,或者享受着老婆让我永不满足的绝美酮体,手指,

    口舌齐用,温柔的安抚着女人高潮间或持续的快感。

    我准备插入了,老婆的逼逼淫情正盛的迎接着我,我的鸡巴刚刚在宁卉口里

    差点射了出来,但我忍住了。我等待这真正插入的一刻。

    我从旁边床头柜掏出一枚套子,正准备打开。

    「干嘛啊老公,别。」宁卉笑了笑,那笑容有很多意思,情意绵长,然后伸

    出手拦住我,「来吧,就这样插进来,老婆好久没有好好的感受……老公的鸡鸡

    了。」

    「可……今天好像也不是安全期啊,怀孕了咋办?」

    「怀了,老婆就给你生个胖小子好不好。」宁卉将迷人的上弯月拉成一根媚

    丝,笑灿灿的说到。

    我突然一阵感动,眼眶濡湿,俯下身去一口含着老婆的香唇:「我爱你,老

    婆。」

    「我也……爱你。」宁卉吮吸着我的舌头说到。

    宁卉脸上柔情万分,身下却也已经湿滑不堪,让我的插入十分顺趟,让我今

    晚的插入十分爱情……

    我的鸡巴开始快慢相间的,随着老婆感受快感的节奏,在老婆的逼逼里抽插

    起来,此时我感到满身满心的快乐洋溢着,幸福到颤栗,我一遍一遍从内心告诉

    自己,正在我身下承欢的,是我的老婆,是天底下最美,最美的女人……

    「老公……」着快乐的喘息,宁卉突然说,「告诉……告诉你件事……你

    别生气。」

    「什么?」

    「前两天……我去医院看王总了,不过……我只是去看看他,我没告诉你,

    我怕……你知道了会多心。」

    「呵呵,没事。」我咯噔了一下,鸡巴抽插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NND

    这王总还真像个幽灵,老子不是说今天要做一次只属于我们两口子的爱嘛,你跑

    出来做甚呢?看来这做一次属于两口子的爱都做不清净了。

    宁煮夫不由得一丝苦笑这绿帽老公还真不好当啊。

    「老公,怎么了?继续啊……继续插我啊……老公你插我好舒服。」宁卉在

    我身下不停的扭动着,我感觉她的逼逼也在用力的挺夹我。

    老婆身下花花的酮体情动万分,肢体缠着我,这让我由不得更多的滞顿,

    我一阵脑门充血,鸡巴在老婆鲜美的一逼汪洋里更加硬立,便再次满身满肉的再

    次冲刺起来。

    「呜呜……老公……老公!」宁卉的呻吟十分爱情,十分欢快……

    宁煮夫使出浑身解数,各种抽插不一而足,十分钟的功夫,我们双双泄身,

    共赴那美不胜收,妙不可言,情不可量的人间至乐之景。

    事后,我照例将宁卉拥入怀中说着一些温馨软语。

    「这段时间曾眉媚跟你挺黏糊的哈,今儿咋又想起请你吃饭了?」

    「哈哈哈,她呀,说是要给我意外的惊喜呢,原来是她叔的孩子来了,我初

    中的时候就认识的。」

    「什么情况?」

    宁卉接着给我介绍了事情的来弄去脉,说了这小子如何的由小屁孩变成了大

    帅哥,如何的天才得年纪轻轻就从清华毕了业,如何的打过CUA以及钢琴十

    级当然宁卉没说曾眉媚背后那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敏锐如宁煮夫者还是捕捉到了这背后异动的信息,将一个帅哥介绍给我老

    婆称做惊喜神马情况?

    这突然让我绿情沸腾,狗日的曾眉媚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我这样骂

    她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不知道她们互相在这个事情已经摊牌。

    这娘们是鼓动我老婆给我戴绿帽是啥的?还叫啥北方的北方男?你不知道老

    子姓南是标准南方人士啊?还啥学理科的高材生,你不知道老子学文科的啊,还

    啥CUA,你不晓得老子大学校队踢的是足球啊?还啥85,你不晓得老子

    才75啊?

    狗日的曾眉媚!

    (感谢光临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艳情短篇合集全文阅读】杨幂-幂事丝袜辣妈张静豪乳老师刘艳高考前夜,我和妈妈发生了关系翁媳乱情与我妈疫情宅家发生的事母上攻略我的美艳校长妈妈新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