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天性海】(第三十六章:临时女友)

+A -A

P>    :临时女友

    闺蜜,是这样一个充满着危险的诱惑和暧昧的名字。

    虽然我心里骂自打初中开始就是我老婆最好的闺蜜曾眉媚同学狗日的,

    以为这妮怂恿宁卉偷情,给老子戴绿帽子,干的是拉皮条的勾当,做的是破坏宁

    公馆安定团结的这样红颜祸水才做得出来的事。

    我嘴里却嘟囔着:「天助我也。」

    「天助什么?老公你嘟嘟囔囔些啥啊?」宁卉慵懒的猫在我怀里,不解的看

    了看我,问到。

    「哈哈哈,没什么。」因为刚刚才跟宁卉一番温柔缱眷,感到还有些恹恹欲

    睡,现在突然像打了支吗啡来了精神,双眼放着绿光,「老婆,告诉我那小子怎

    么个帅法?」

    「嗯,怎么说呢?」宁卉眼珠子突然转溜了起来,好像在想什么适的

    词,又欲言又止,我估摸着是怕说得太帅了刺激着我。

    「比你老公还帅?」我做了个扮酷的造型。

    「你呀?嘻嘻,你什么时候帅过啊老公?」宁卉眨眨眼,调皮的答到。

    宋丹丹说啥来着伤自尊捏,老婆啊,说人家帅就说人家帅嘛,用得着扯

    上说我不帅嘛?这不存心嘛?晓不晓得你老公是知识才男,走滴是内涵美的

    路子,要赶生在唐伯虎那年代,唐伯虎就得从江南四大才子之一变成五大才子之

    一了有木有。

    「快说啊?」

    「反正我说不出来,说潘安之貌吧,可是我也没见过潘安是啥样子啊,反正

    就是很帅很帅,真没想到一个小屁孩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宁卉语气松疏的说,

    听上去跟上弯月上面的细娥眉一样散淡,只是手在我赤裸的,胸肌并不发达的胸

    膛上不经意的画着圈儿。

    「呵呵呵,心灵感到震撼了是吧?难不成还帅到惊动了党中央?」我感觉体

    内有股子亢奋开始鼓捣起来。花样美男啊,配上我老婆这样的大美女乖乖,

    年龄还比我老婆小,御姐加准发小神马的这要是发生点啥滴……NND太刺

    激了,我的头发乱了。

    不,说错了,我是说我的心儿乱了。

    「呵呵,老公,你怎么跟曾眉媚说话一个调调呢!」宁卉咯咯地笑了起来。

    「是吗?曾眉媚也这样说的?」

    「是啊,连词儿都一样。」

    我日你曾眉媚,你这不明摆着怂恿俺老婆出轨嘛。

    「老婆。」我掠了掠宁卉散落在我胸肌,不,是没有胸肌的胸脯上的头发。

    「嗯?」

    「反正,作为男人,当我看到一个美女的时候,或多或少,我内心总是会泛

    起点色心的涟漪。」我咂了咂嘴做出一付口水滴答的样子,「那么老婆,作为女

    人,当看到这么个你都找不到形容词形容滴帅哥,你的心儿是不是也会小小的色

    女郎一把呵?」

    「去你的!」宁卉刚在我胸膛上还画着圈的手儿立马捏起来就狠狠的擂了我Ang

    一拳,「老公啊,你满脑子除了这些,就没得个正经的啊?」

    说完宁卉并没有如我预料的撅着嘴立马把身背过去,然后把一袭雪白的裸背

    留给我,而是用手环绕着我的腰杆,将滑嫩满香的身子靠缠上来。

    软软的乳房叠着胸儿就过来了,让人有一种像雪糕要化了感觉。

    我赶紧在宁卉的香肩印上一吻,轻轻的说:「老婆,你可答应过我的哦。」

    「老公……不要再做下去了好吗,我只要你好不好,现在我只想要你。」宁

    卉的语气十分温柔,搂我搂得更紧,「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因为爱我,但我已经

    体验过了,我很……满足了,谢谢你老公。」

    「嘎嘎,什么意思啊?」我脑子一嗡,NND下了这么大工夫,磨了都一洗

    脸盆的唾沫才让老婆踏上这一条性福道路,敢情这思想工作还要重新来过?「我

    知道你怎么想的老婆,其实啊,咱们都不要纠结你那个王英雄了,我保证我们不

    会再发生离家出走那样的事,只要……只要咱们共同遵守约法三章,充分搞好宁

    公馆的民与法制建设,咱就一定会走在性福的康庄大道上,哈哈哈!」

    「老公……」宁卉又开始咬嘴皮了,这让我感到原来女人纠结起来也可以这

    样美。

    「好了别纠结了老婆,再说了,我是你老公,我都没要求你为我守贞卫洁啥

    的,难不成你还要为王总守身如玉啊?」

    「老公,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宁卉赶紧申辩到。

    「哈哈哈,既然如此,现在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不,掉下个帅哥哥,就别磨

    叽了,拿下!我还等着你给我数数呢,这才到几啊?」我捏了捏宁卉光嫩如水的

    小脸蛋。

    「可是。」宁卉咬着嘴皮没松开,表示纠结还在继续,「女人……这样做,

    这是需要情绪酝酿的,你以为是你们男人啊?再说……人家还是个孩子。」

    「还孩子呢,都二十一了。毛席都说过,才饮长江水,又吃武昌鱼,你现

    在需要做的是才尝老骨头,又啃嫩青草!」

    「你……这哪儿跟哪儿啊。」宁卉继续给我一拳擂来,「反正在我眼里面,

    他再帅也是个小屁孩。」

    「哈哈哈,不打自招了吧,承认人家帅了?」

    「你……你怎么听话的?」宁卉有点急了,耍嘴皮,我可爱的老婆哪里是宁

    煮夫的对手嘛。

    「我不管,反正你承认人家帅了。」看着老婆被我逗得急成一付没好气的模

    样,宁煮夫觉得乃是天底下一大乐事。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老公……」宁卉顿了顿,「我是承认他帅,可这并不

    代表我就有那种感觉啊?」

    「我就不相信哪个美女不爱帅哥,这个是普世规律,呵呵呵,面包会有的,

    感觉也会有的。」我诡笑滴说出这番话,其实我心里面已经胸有成竹的预感到,

    我老婆已经成为这小子嘴边的一块肉了,被拿下已经是上钉钉的事儿了,况且

    还有曾眉媚在背后推波助澜这娘们,赶哪天,老子要好好会会她。

    「不跟你说了老公,我困了。」宁卉咬着的嘴皮终于松了下来,我不知道这

    代表着纠结没有了呢,还是在继续着。

    「等等老婆。」我对宁卉挤了个坏笑,然后拉着宁卉的手就朝被褥里我身下

    摸去。

    「嗯,刚刚才做了,又想要了啊老公?」原来此时我的鸡巴矗立如铁,宁卉

    摸到它不由叫了起来。

    「哈哈哈,不是又想要了。是……」我卖着关子。

    「是什么?」

    「我想到了你跟那帅哥XX的情景,想到他在干你,噢,美女加帅哥,那视

    觉享受,太刺激了老婆,结果老公鸡鸡就成这模样了。」

    「流氓!」宁卉迅速把触摸到我鸡巴的手弹开。

    「嗯嗯你老公就是个流氓,是个喜欢老婆跟别的男人做爱,喜欢你给我戴绿

    帽子的流氓。」

    「唉,把你这个流氓老公没办法,不理你了!」

    「呵呵呵,好好好老婆,睡觉睡觉。」

    「老公。」宁卉突然朝我怀里拱了拱身子,「搂着我睡好吗?」

    这当然是跟老婆在床上我经常做也非常乐意做的事,我赶紧将一只胳膊伸到

    宁卉头下,一枕老婆的香梦而去。

    王总终于做了手术,手术还算成功。留在王总头部里三十来年的弹片终于被

    取了出来。宁煮夫肩上那块所谓的勋章,跟人家王英雄这块比起来,就显得来太

    小儿科了。

    这开颅手术动静不会小,王总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和静养。这段时间,宁卉

    公司暂时由郑总代理持日常工作。

    公司的气氛顷刻间紧张与凝重起来,虽然王总凭强势的管理、业绩和个人魅

    力已经获得了大多数的人心所向,但郑总毕竟也在公司盘踞多年,营结了一些死

    党,这王总突然的缺位让各种势力重新开始了拉锯与博弈。

    郑总又开始春风得意的拉起风来,这天中午小憩时分,照例Call付莉莉

    进来自己办公室中午饭可以不吃,这顿撸管是少不了的尽管很多时候并

    不是一定要撸得射出来,但郑总更多要的是让付莉莉这样姿色还算上乘的女人爬

    在自己双腿之间给自己品咂吹箫,从而获得那种心理虚幻的满足感。

    郑总正把自己的鸡巴塞入到付莉莉的嘴里,付莉莉属于标准的樱桃小嘴,这

    一含竟将郑总这根牙签状的命根也含了个没根而入。

    「事办得怎么样了?」郑总呼哧呼哧喘着。

    「嗯……我们……上床了……」付莉莉忙活着含弄嘴里的鸡巴,一边说到。

    「好,盯紧这小子,把他拉过来,姓王的就是断了一支胳膊,他的一举一动

    就逃不过我的眼睛,就等着我怎么收拾他吧……」

    今天郑总像吃了药似的劲头十足,这鸡巴在付莉莉嘴里搅动了半天,不射,

    也没有软下来的迹象,中间还哼哼着唱起了小曲,直将付莉莉吮得个嘴酸舌麻。

    「哎哟,你咬我干嘛。」郑总突然怪叫一声,「好了好了宝贝,我知道你耍

    脾气了,这次只要成功,我就跟老婆离婚,我娶你啊!来来来,别咬我,继续继

    续……用舌头……用舌头舔……」

    郑总这鬼都不相信的话说了几年了,不知道付莉莉是不是会继续信下去。

    话说这段时间对于宁卉也十分郁结,工作倒早已驾轻就熟般轻松,只是这公

    司上上下下搞得人

  本章未完,点击[ 数字分页 ]继续阅读-->>

【1】【2】


最新章节请访问https://m.sinodan.cc

推荐阅读:张静香老师的淫事丝袜熟女们的噩梦一捅江山我和岳母那些事儿翁媳乱情少年轻狂时-母爱第一部曲 偷情的愉悦我在游戏里买的外挂真的可以修改一切新婚太监窃国